.
  羽龙站在落地玻璃窗观看远处的景物之时,一声轻微的开门声响了起来。羽龙转过身去,惊呼道:「霞姐你怎
么又回来了呢?」
  咦,不对!她不是张霞!「张静?」
  羽龙差点就认不出来了,此人正是张霞的孪生姐姐张静!
  张静嘟着嘴,道:「好你个小鬼,为什么对妹妹就霞姐霞姐的叫,你应该也叫我作静姐的。」
  羽龙苦笑着摇了摇头,暗道:「她们两姐妹的性格实在太……」
  想了半天,羽龙还是找不出什么词语来形容她们了。
  不过,有一点不可否认的是,她们两个长得还真是漂亮!一模一样的面孔和身材,同样的成熟美艳!但看张静
光亮乌黑的头发向后盘起,扎了一个漂亮的妇人髻,露出白皙的粉颈,风情万种,好象暗含秋水的眼睛水灵灵的,
性感尖挺的琼瑶小鼻,充满性感诱惑力的樱桃小嘴,白色的衬衫挡不住她傲人的曲线,胸前一双挺拔的乳。峰撑起
了两个高高的山丘,翘挺浑圆的股部搭配上修长的大腿,简直将那「S」形的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一双灰底白带
的高根鞋把她的小脚烘托的让人垂涎三尺,十只脚丫的脚甲上涂上了一层几乎透明的指甲油,实在引。诱男人犯罪
的天生尤。物!
  「小坏蛋!干嘛用那种色迷迷的眼光看着人家!」
  张静娇嗔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人,都是色狼!」
  羽龙一点尴尬的意思也没有,反而是一副笑眯眯地招呼张静坐下,道:「谁叫静姐年长得那么漂亮,看到我的
眼球都快要跳出来了!」
  「哼,口甜舌滑!」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张静心里却是甜滋滋的,试问又有哪一个女人不喜欢别人赞美她的美丽呢?
  张静拿出一个文件夹打开递到羽龙面前,「这个确认接受合同你还要签一下字呢!」
  羽龙借着那合同的时候顺手在她的玉掌上摸了一把。
  「你——」
  张静可被气得不轻啊,她瞪了羽龙一眼,道:「小色鬼!」
  羽龙将合同放下,走到她的身边坐了下来,道:「静姐你不会只是为了这一份合同就特地来找我的吧?」
  张静愣了一下,她来找羽龙还真的有其他事情呢!「我还真的还有其他事情呢!那是关于公司在日本投资的问
题,那边要求你亲自过去洽谈?」
  「还有我去?」
  张静点头道:「当然了,作为公司的法律顾问,我也要陪同你一起的。」
  羽龙笑道:「那还好,有美人姐姐相伴,我也不会无聊,至少还可以看一下美女律师的风采!」
  张静送了他一对卫生眼,白玉小手掐住他的腰部,嗔道:「看你调戏我!叫你坏!」
  可是连张静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做出这么亲昵的动作来,一张成熟美艳的俏脸不由一红。
  羽龙趁机抓住她的手腕,道:「姐姐可真狠心呢!痛死我了!」
  「痛死你活该!」
  张静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是羽龙却紧紧抓住不放。「放开我!」
  羽龙不但没有放开,反而拉着她的手将她整个身体拥如怀中!
  张静每偶想到羽龙竟然敢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的大脑一时短路,当她回过神来之时却已经被他狠狠地吻
住了樱桃小嘴了!
  「唔……」
  小嘴被吻住,张静双手不断地捶打在他的胸膛之上。
  羽龙不管不顾,他双手抱着张静成熟迷人的娇躯,只觉得触手绵软,幽香阵阵,不禁有些意乱情迷,仿佛有什
么东西在驱使着他一样。
  羽龙弯身一把将她横抱了起来,大步流星的走进内里的休息室里,用力将她往床上一扔。
  张静刚想要呼叫,可是当她看见羽龙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时她的身体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一般,竟然一动不动地
愣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羽龙将他的衣服撕得粉碎,露出了结实强壮的身体。
  当羽龙呀上她的身体之时,张静这才猛然醒悟!
  她随手就刮了羽龙一巴,大喊道:「羽龙!你醒醒!」
  羽龙愣了,他捂住自己被打的脸颊,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女人,他感到一丝不可思议,自己这是怎么了?好
像控制不了自己一样!哦,不对!是应该控制不了自己的兽。欲!他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心里YY一下而已,却真的
付诸行动了!
  再看张静那近乎半。裸的玉。体:她胸前那一双白嫩而高耸的玉。乳将乳。罩撑得满满的,随着她呼吸之间的
轻轻颤动,就好像有了生命似的,在她的胸前活蹦乱跳地晃荡着。那樱桃似的小嘴儿,两边迷人的菱角线条分明,
充满了成熟女人特有的风韵与高雅的气质!长长而卷曲的睫毛犹如天上的新月,一双水灵灵的丹凤眼,此时正在默
默流泪,但却透射出无限的成熟魅力。
  她全身肌的。肤白嫩细滑,玲珑有致的美好身段,绝对可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
  「我——」
  羽龙根本不知道要说一些什么话才好。可是压着这具成熟的躯体的感觉就好象蹭在软绵绵的丝绸之上一般柔顺
润滑,让他舍不得离开。
  张静看到羽龙那原本血红的双眼已经回复正常了,心里一喜,却又委屈地抱着他的颈项大哭起来:「你没事真
的太好了,刚刚吓死我了!」
  她的这一搂抱可真是要了羽龙的命!两人的身体再次紧密相贴,而此时羽龙可是一丝。不挂的,而张静也只是
穿着三点式而已,她胸腔的雄伟压在羽龙的胸膛上,此时也只能用扁平来形容了,虽然戴着乳。罩,但还是被挤压
得惨不忍睹!
  羽龙身下那原被就展现得一柱擎天的巨龙这一次直指天际!坚硬火热之物紧紧地抵在自己的双腿之间,张静这
时才明白他们现在的姿势有多么的暧昧,娇靥一红,她连忙松开自己环住他脖子的双手改为撑在他赤。裸的胸膛之
上试图推拒着他的压迫:「你……你先让我起来啦!」
  羽龙不但没有后退,反而是将她压得更紧,一双大手抓住她的香肩,痴迷的道:「你真美!」
  说着便向她性感的朱唇吻去。
  「不要!快住手,我们不能这样的!」
  张静扭动螓首避开狼吻,可却是把自己白皙的粉颈裸露在羽龙眼前。
  羽龙也不客气,他一口咬在张静的颈项之上,轻轻地撕咬,来回舔弄,温热的舌头带来了阵阵的快感,就好象
是被电击中一般酥软无力。
  「别这样,求求你了!」
  张静低声抽泣着。
  羽龙握住了她的纤细玉手,一点也不给她喘息的机会,他在玉手上亲吻了一翻,道:「我会给你快乐的,给我
吧!」
  张静的身体猛地一震,自己可是有丈夫的人啊! 「不要,别这样,我现在已经很快乐了,我有自己的家庭!」
  不过,她的声若蚊鸣,说出这话连她自己也感到底气不足。这几年来,自己的婚姻生活如同虚设,味如嚼蜡!
自己也有好几个月没有享受雨露的滋润了。现在被这么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搂住,她芳心乱跳,心里隐隐有点欢喜,
可是自己能够这样做吗?
  张静轻轻的抽出手,身体本能的挪后了些,道:「我们真的不能够这样!」
  望着张静不经意露出的雪白的脖颈,丰。挺高。耸的雪峰,修长的玉。腿。羽龙顿时血脉喷张,心猿意马,体
内的欲。火有攻心之势。
  「我会好好对你的,给我吧!」
  羽龙温柔的揽住她娇。嫩的肩头,将她压在身下,嗅着那清馨的成熟女性的淡淡体。香,亲密体验着那具充满
诱。惑力的娇。躯,是那样的柔软,是那样的舒适!他甚至能透过那薄薄的乳。罩感受到内里那如绸缎般娇嫩柔滑
玉。乳。
  他张嘴含住那绵软的耳垂,双手开始了不安分起来。
  张静似被电击般的猛的抽紧了身体,她惊呼道: 「不要!」
  张静如同一只无助、迷惘的小羔羊,只能够苦苦挣扎,「我有丈夫的,你不能这样对我!」
  羽龙用舌尖细细的品味着那精致耳垂的柔。嫩,用火烫的嘴唇吻着她的耳孔,双手已经滑落到柔弱无骨的腰肢
上,用力的箍紧,把她完全的纳入自己的掌控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