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绛雪盘坐在床上,运转着「阴阳采战功」,杜熊的阳精逐渐转化成纯阳之
气,被她吸收到丹田,又经风门』、『肝俞』、『肾俞』、『三里』后,化为纯
阴之气存入中府。

  「阴阳采战功」本是道家双修功法中的一门奇功,女子在交合中吸取「元阳」,
化阳为阴,最后反哺「元阴」给交合的男子,如此阴阳互哺,方符修行大道。修
习此功的女子,通过吸取「元阳」,再化阳为阴,不仅能使功力增进,而且在床
上的战力更是惊人,以采养战,是为此功法名之由来。可惜梅绛雪修习的「阴阳
采战功」残缺不全,缺少反哺法门,只采吸而不反哺,使得此功法变成了一门邪
功。

  梅绛雪看着躺在一旁喘着粗气的杜熊,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愧疚之情,注视
着白色屈辱文字「班氏黑奴,下等之人」,她突然觉得有一种母性的温柔自心底
升起,浪潮般的温暖淹没了她的全身,不由得轻轻自语道:「我在想什么?

  「大哥,你怎如此不济事,「肏屄」竟然也能累趴下……?武壮大声嚷嚷着,
走了进来。

  梅绛雪微微皱了皱眉头,她对这粗鄙恶汉甚是厌恶。

  武壮继续说道:「三哥,既然大哥如此不济事,就让咱爷们儿好好的满足这
骚婊子。」

  「七弟,你这个憨货,怎可对姐姐这样的天仙玉人如此无礼呢?」黄善瞪起
色眼,盯着梅绛雪的玲珑玉体,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狗屁,啥仙子呢,还不是张开双腿,仍由老子肏弄,就你这个怂货才口中
花花。」武壮不满道。

  黄善见武壮在美人面前一直奚落自己,心中火起,不由得大骂道:「你这肥
猪,老子忍你很久了,臭嘴里一直「怂货,怂货」地叫,你骂你爹呢?」

  「老子就骂你了,怂货,你她娘的就是个没有卵蛋的怂货……」

  「你……你,好你个肥猪……,老子打死你……。」

  「要打,你们出去打,本宫还要休息呢!」梅绛雪冷冷地说道。

  「操你个小骚娘们,是不是等不急想要老子的大鸡巴了?老子……」武壮大
声吼道。

  啪……啪……啪……,梅绛雪的玉掌迅速挥起,连续扇了这肥丑头陀十几记
耳光。武壮只觉眼前一阵白影幻起,来不及反应,便已中招,他捂着青紫的脸庞
恶狠狠地瞪着梅绛雪。

  梅绛雪冷冷地看着他,说道:「蠢货,你要记住一点,本宫是你的主人,如
敢再对本宫不敬,就不是扇你耳光这么简单了。」

  「这憨货简直不知死活,竟敢得罪主人,打得好。不过,主人,念他这次是
初犯,还请主人绕过他这一回。」黄善低头弯腰地讨好道。

  「臭婊子,有本事你就杀了老子,想要老子认你为主,休想。反正你的小骚
屄,老子也肏过了,便是死了也值……哈哈哈……」

  「你这憨货,快向主人认个错。你也不想想能侍奉宫主这样的天仙妙人,定
是我们修了八辈子福。你倒好,却不知珍惜。」

  武壮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再言语……

  梅绛雪看着满脸不服气的武壮,心中暗想道:「这厮是个粗直憨莽之辈,毫
无心机,如果能收服,倒是比杜熊,黄善更加可靠,以后我在宫中也是多了一分
助力。」她眉头暗皱,再看到黄善色咪咪的贼眼,心中一亮,以有定计。她玉手
轻挥,封住武壮的气海,然后玉指又射出一道阴柔真气封住他的「会阳穴」。

  「臭娘们,你干什么?」武壮大惊道。他只觉得全身无力,一道阴柔真气在
丹田上方的经脉中游走。

  梅绛雪嘲讽地瞟了他一眼,媚眼转向黄善,娇嗔地道:「奴家腿上有些疲乏,
弟弟能不能帮姐姐按摩一下?」

  「能……能,当然能……」黄善目不转睛地盯着美人儿的修长玉腿,口水不
停留下,他猛地扑了上去,两只手抓起一只小巧的玉足,塞进口中舔吸着。

  「哈哈……啊!好痒啊,你这人怎么这样,奴家让你按摩,并未叫你舔我脚
趾啊,啊……」梅绛雪娇笑道。

  「姐姐,你的脚好香啊,我要舔一辈子。」

  「你属狗的吧,啊,轻点……别咬……啊……不要舔我的小穴,哦!嗯…
…你这人怎么得寸进尺呢!」梅绛雪羞红着脸,握起小拳头轻捶着黄善。

  「姐姐,你的小浪穴骚水真多,啊……好香啊,真好喝……」叽~~叽~~
咕唧~~~咕唧~~黄善猛吸着美人的小穴。

  「啊……嗯……好人,你好会……舔穴啊,爽死……奴家了,嗯……」梅绛
雪故意用发嗲声音浪叫着,媚眼不时地嫖向武壮的下体,见他肉棒把裤子顶起一
个高高的帐包,她嘴角轻扬起一丝讽刺的笑意。

  武壮只觉得下体硬得快要爆炸了,但每次在他想要爆发时,在他丹田的上方
经脉中,总会恰时地出现一道阴柔真气来阻止他。他双眼通红地盯着眼前这对狗
男女,恨不得取代黄善,狠狠地扑到玉体上亲吻她身上的一切,但他无能无力,
气海被封使他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当对面两人开始互舔对方性器时,他干嚎出
声,下体传来针刺般的痛楚。这时他才明白,眼前美人不再是当年任由他欺凌的
那个脆弱女子了。

  两人呈六九式姿势互相挑逗着,梅绛雪紧紧地握住黄善七寸细长的肉棒缓缓
撸动着,她伸出灵巧的香舌舔着龟头,又不时地把肉棒放入口中吸允。她抬头看
向浑身颤抖的武壮,媚笑道:「你这浑人,对本宫可曾服气?」

  「啊……额……宫主……饶了我吧,受不了……鸡巴疼死了,我服……了」
武壮疼得青筋暴起,颤抖着断断续续地说道。

  梅绛雪缓缓地跪起,阴部紧贴在黄善的嘴巴上,当黄善的长舌刺进她的屄穴
中快速搅动时,她娇吟一声,骚水喷得黄善满脸都是。她缓了片刻,轻挥玉手解
开了武壮的禁止。

  武壮见禁止已解,便想扑上前狠狠地蹂躏眼前的美人儿,但下体传来的余痛,
又让他踌躇不前。梅绛雪见这肥丑头陀抓耳挠腮的样子,不觉失笑出声,她媚眼
轻抬,娇嗔道:「你这厮,方才那般凶恶,好似要吃了人家,现在又为何踌躇不
前,莫非不喜本宫的身体?」

  「不……不,宫主美若天仙,我……我……」武壮双眼死死盯着梅绛雪的玉
体,吞吞吐吐地说道。

  「你这憨货,如今本宫对你袒露身体,你又有何顾忌?上来狠狠地蹂躏我吧,
本宫喜欢你的粗鲁。」梅绛雪为了收服这莽汉,也是霍出去了,淫词浪语层出不
穷。

  武壮听到此言,猛地扑了上去,只见他搂住美人的玉体,舌头钻进美人儿的
玉唇中。吐气如兰地美人儿的舌头被强烈吸引、交缠着,他由于过份兴奋不禁发
出了深沉的呻吟,恣肆地品味着眼前的美艳佳人被他这个肥丑恶汉强迫接吻的娇
羞挣拒,贪恋着她口中的黏膜,逗弄着柔软的舌头,连甘甜的唾液都尽情吸取,
不但淫乱且死缠着。

  他尽情用舌去舐美人儿光滑的贝齿,丝丝带幽香气息的香津玉液渗入他的口
中,甘醇却让人血脉贲张,美人儿柔软的芳唇娇嫩可口,她檀口吐出的气息芬芳
好闻,她的丁香嫩舌让他吸吮到几乎断掉,直到美人儿被他吻得快窒息的时候,
才放开她稍作喘息。

  此刻美人儿被奸淫动弹不得,只好美眸含羞紧闭,丽靥娇羞,桃腮晕红如火。
他把美人儿从黄善身上抱到怀中,快速退下衣服,把胀成紫红的七寸长的粗肥肉
棒送进那微微分开的雪白玉腿间,那浑圆硕大的滚烫龟头在她娇艳的梅花花蕊上
来回轻划着,龟头的马眼顶着她红嫩的肉芽揉磨着,并用大龟头拨开她的花瓣,
借着湿滑的淫液将整根粗肥的肉棒不经意间向前一挤,猛力地插了进去。

  「啊!好粗……好硬……」梅绛雪一声淫叫长叹,只觉一股酥麻酸痒,夹杂
着舒服与痛苦的奇妙感觉,随着火热的粗肥肉棒,贯穿体内直达花心。她修长圆
润毫无多余赘肉的双腿,笔直的朝天竖了起来搭在丑肥头陀的双肩上,五根白玉
般纤长秀丽的脚趾也紧紧并拢蜷曲,就如僵了一般。黄善恨恨地看了一眼武壮,
他跪到美人儿的身后,握住两只白嫩的玉乳轻轻地搓揉着,细长的淫舌灵活地舔
弄着美人儿的小耳。

  武壮这狠命地一插,直接顶到她体内深处,火热烫人的花蕊立即紧紧箍夹住
肉棒根部,它的每一寸都被娇软嫩滑的阴唇和火热湿濡的粘膜嫩肉紧紧地缠夹紧
箍在那依然幽暗深遽的娇小花蕊内。梅绛雪贝齿轻咬,娇靥晕红,桃腮羞红似火,
在那根粗肥肉棒逐渐深入雪白无瑕美丽玉体的过程中,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
快感刺激涌生,清雅仙子急促地娇喘呻吟,娇啼婉转,似乎抗拒又接受那挺入她
美穴幽径被淫液弄得又湿又滑腻的肉棒。

  「啊……嗯……唔……爷,你的肉棒好粗啊,奴的小骚屄被快你撑坏了,喔
唔……嗯嗯,爷……你轻点啊,骚货受不了……啊!」梅绛雪浪叫着说出武壮最
爱听的话儿,诱惑着他更加激烈地肏弄。

  说话间梅绛雪扭动娇躯挣扎,武壮控制不了挺动的下身,娇艳无比的花蕊壁
上的嫩肉好象在蠕动似的,不停地吸允着粗肥肉棒,每当的肉棒抽出再进入时,
阴道壁的嫩肉就会自动收缩蠕动,子宫腔也紧紧的咬着他龟头肉冠的颈沟,像是
在吸吮着他的龟头,武壮没想到美人儿的美穴更甚从前。

  她微动了一会儿,因抖动着胴体及性器相互磨擦,带来阵阵快感与花蕊内的
蜜汁不断涌现,她放弃了挣扎,静静的躺在黄善的怀中,下身是与武壮赤裸相贴,
武壮的粗肥肉棒已经整根插入她的阴道,大龟头顶在她的阴核花心上,紧密的一
点缝隙都没有。武壮只觉得眼前的艳丽尤物肌肤如凝脂,柔嫩而富于弹性,他感
觉得出她与自己紧贴在一起的大腿肌肉绷得很紧,反而带动阴道的紧缩,子宫颈
将他的龟头紧紧的咬住,使他舒爽无比。武壮将大龟头在她花心用力顶一下,她
一声淫叫啊……他又开始轻轻挺动肉棒。梅绛雪皱起眉头娇嗔道:「嗯……爷,
你用力点嘛,骚货的小屄痒死了……」

  「骚婊子,爷这就让你上天……老子肏死你这个贱货。」武壮颤抖着满身肥
肉,吼叫道。

  「啊,好弟弟,后面不要啊。」梅绛雪惊呼,黄善的舌头卷入了她的后庭,
酥痒难耐。

  黄善淫笑道:「嘻嘻……好姐姐,小弟的棒子又细又长,像条黄鳝,天生善
于钻洞,姐姐只管闭上眼睛享受,包您爽快便是。」

  听说要被插后庭,梅绛雪又是期待又是害怕,她假装闪躲,佯装反抗,把两
恶的兽性挑逗出来,武壮死死抱住梅绛雪,黄善用力抱住梅绛雪的翘臀,兄弟俩
配合默契。

  梅绛雪一幅惨遭凌辱的样子,不时喊:「不要,不要强奸我……」

  武壮见美人儿一副惊慌害怕的模样,心中不由得升出一股暴戾之气,他恶向
胆边生,狠狠扇了美人儿一记耳光,同时快速地抽插花蕊,口中骂道:「臭婊子,
给老子装什么清纯,谁不知道你是个烂货?」

  「呜……嘤……爷,奴错了,奴是个……烂货,嗯……爷的鸡巴……好粗啊,
奴的小屄……要裂了」梅绛雪仰起梨花带雨的俏脸,讨好地舔着眼前肥丑恶汉的
黑色乳头,呜泣道。

  武壮被刺激了,丑恶的鸡巴抽插得更加迅速,梅绛雪刚想喊,小嘴就被恶汉
封死。随着一阵勐抽疾抽,美人儿俏脸更加晕红,花蕊中淫液氾滥,不时地从武
壮粗肥的肉棒上滴落。

  黄善就是想要这些淫液,用淫液涂抹到菊穴口,梅绛雪知道是什么意思,她
娇躯微颤,与武壮疯狂接吻。武壮绝对是色中恶鬼了,见过各种各样的女人,能
让他这么迷恋的实在不多,但此刻梅绛雪骚浪的风姿,却深深地印在他心中,再
也难以忘却。

  「喔,要裂了。」梅绛雪突然呻吟,她的细腰越弯越低,翘臀更翘,显然,
她的屁眼被黄善插入了。虽早有思想准备,梅绛雪依然觉得屁眼有撕裂感,她欲
罢不能,只好强忍着。

  黄善却亢奋不已,扶着梅绛雪的臀侧大叫:「姐姐的屁眼真带劲,好紧,好
舒服。」

  武壮急道:「让老子也弄一下。」说着便抽出肉棒,绕到梅绛雪身后,黄善
让武立,拔出细长肉棒,武壮挺着粗壮的肉棒对准美人儿的屁眼插了进去,一声
痛呼,武壮乍停,梅绛雪回眸,埋怨道:「爷,你的鸡巴太粗了,奴的屁眼差点
被你插裂了,还有你们怎么回事,光弄奴屁眼吗,别的地方不弄吗。」

  黄善淫笑:「都弄,一起弄。」

  说着提起细长柔板再插入花蕊,菊花绽放,那淫肉翻卷,梅绛雪大声叫唤,
武壮加速,梅绛雪随即耸动身子:「啊!嗯……唔……不能……一起弄,一起弄
……的话,奴家……怎受得了,啊……」

  黄善适时递上肉棒:「姐姐,含住。」

  梅绛雪没多少犹豫,张嘴就含,来这里就是给他们兄弟肏弄,当然要顺着他
们心意,梅绛雪将黄善的肉棒吃掉三分之二,黄善舒爽耸动:「七弟,我们一起
插,我插这骚货的小嘴,你插她的屁眼,哈哈,真淫荡,姐姐真淫荡,改天我找
一帮兄弟轮流操你。」

  不要。」梅绛雪急忙吐出肉棒。她喘息着白了黄善一眼:「光你们三个,姐
姐就应付不过来了,叫别人来做甚?」

  黄善肆无忌惮地用肉棒敲打着梅绛雪的俏脸,她娇羞白了他一眼,挣扎说:
「最多五个,再多的话,我可受不了。」

  「姐姐试过了。」黄善觉得意外。

  梅绛雪扭腰耸动,份外娇娆:「哪曾试过,五个人却是好像正好。」这『正
好』两字一说出口,梅绛雪满脸羞红,想想这前洞后洞,左手右手,加上小嘴,
确实正好需要五人。

  黄善是个淫邪之徒,自然明白箇中奥妙,他佯装不懂,淫笑道:「嘻嘻…
…,好姐姐为什么「正好」。」

  武壮哈哈大笑,抽插后庭的同时,狠狠地用肥掌扇着美人儿的臀肉。

  梅绛雪知道被两恶戏耍,不禁撒娇道:「啊,嗯……你们坏死了,逗弄奴家,
下次不让你们肏我了。」

  黄善赶紧讨好,热吻美人儿,用硬挺的肉棒捅戳她下体梅花,两恶玩得兴奋,
却是嫌弃杜熊像个死猪般的横躺在大床中央位置,于是便催促梅绛雪下床到地毯
上继续。

  梅绛雪媚声道:「爷,你先拔出来嘛,不拔出来,奴家怎么下床。」

  武壮醒悟,拔出了丑肥肉棒,梅绛雪袅袅来到床边,然后趴跪在地毯上爬行
着,她雪白的玉臀圆润翘立,她一边爬,黄善就一路爬跟着,像狗一样闻嗅着美
人儿的屁股,龌蹉之极,不过,梅绛雪却很满意黄善在他面前像狗一样。

  「骚货,自己上来。」武壮已躺在地上等候,他张开毛茸茸的肥腿,粗肥的
肉棒高高翘立,示意梅绛雪主动坐到他的肉棒上。

  梅绛雪虽然讨厌这种屈辱的姿势,但她的花蕊一直空虚着,酥痒着,非常需
要充实。眼见肉棒虎视眈眈,她不再忸怩,娇羞地骑了上去,小手执起粗肥肉棒
对准自己的花蕊插入,几次插试之后,整支肉棒徐徐地深入,深达子宫。

  「啊!嗯……嗯唔……哦!好硬,好粗啊,小屄……被塞满了,好美啊,嗯
……唔……爽死奴了,爷,你的鸡巴好粗啊!」梅绛雪仰头呻吟,雪白的玉臂陡
然撑住那武壮满是肥肉的胸膛,翘臀一起一落,优雅耸动开来,那骚浪的姿势迷
晕了黄善,他贴了上去,干瘦的胸膛紧贴美人儿的玉背,双手穿过她肋下,一举
抓住了两只肿胀翘立的美乳,揉玩时,黄善的下巴搭在美人儿的颈窝中,惹得美
人儿咯咯媚笑,风情万种,她知道黄善的肉棒就在她臀后,她知道这细长如毒蛇
般的肉棒会插入她的菊穴。

  梅绛雪迎合着武壮着耸动雪白的身子,耸动的幅度不大,但花蕊吞吃肉棒很
利落,隐隐有吧唧吧唧的响声,淫水很多……看着武壮咬牙切齿的表情,美人儿
发出吃吃娇笑之声。

  两恶被她骚浪模样勾引得如痴如醉,他们更加疯狂地发动攻势,一个插屄顶
子宫,一个破菊捅屁眼,双棒夹击之下,梅绛雪贝齿轻咬,娇靥晕红,桃腮羞红
似火。她闭上眼睛,轻吐香舌,表情既是欢愉又十分舒服,十分性感诱人。情欲
高涨的她玉手狠狠地搓揉着自己嫩白硬挺的乳房,口发出骚浪地呻吟声。

  两支肉棒威力十足,奋勇进攻,四手乱摸,弄得梅绛雪身软手软,舒服之极,
她大声浪叫:「啊啊啊,嗯……你们……两个坏蛋,玩死……本宫了,啊!嗯
……嗯唔……好爽……两根肉棒……又挤一起了……骚货……我快要……被你们
……插死了,啊!嗯……唔……哦……」

  「臭婊子,换个姿势」。黄善建议道,他想着和美人儿热吻,让美人儿扭着
脖子回头亲,又不太舒服,面对面才能尽兴。

  武壮同意,梅绛雪也没拒绝,两只肉棒暂时离开美人儿的身体。她转了个身,
背对武壮,分开双腿再次骑在武壮身上,让武壮先插入她的菊穴,然后徐徐后躺,
躺在武壮身上,两条雪白的玉腿打开。阴部娇艳的梅花绽放着,花蕊也微微洞开,
武壮握住她的两只雪白如玉,狠狠地搓揉着。黄善这时再压上去,将细长肉棒插
入美人儿的花蕊。

  「啊,好美……」梅绛雪舒爽无比,双穴充实,异样连连,黄善见达到了目
的,吻了上去,边吻边动,淫欲流淌,那一刻很温柔……

  武壮大声质问道:「骚货,老子肏得你舒服吗?」

  梅绛雪吐出黄善的舌头,娇喘道:「嗯……唔……舒服,美死了奴家了,爷,
你的大鸡巴……太粗了,奴的骚屁眼……都被你……塞满了,好充实……」

  武壮见黄善又吻住了美人儿,心中吃味儿,嘴上酸酸地说道:「好……好
……好,你倒是心疼这细棍子。」

  梅绛雪回头用媚眼瞟了一下这满脸横肉,相貌丑恶的肥汉,嗲声娇喘道:
「嗯……谁叫……你这恶汉,鸡巴……这般粗大,嗯唔……哦,把奴家的……屁
眼,都……快……插裂了……嗯!」

  「你这骚货,连大哥的黑鸡巴你都受得了,却拿谎话哄骗老子……老子不爽。」
武壮狠狠捏着两只雪白玉乳,梅绛雪惊呼呻吟,黄善又亲上去,两人又是一番热
吻,黄善也是动情道:「好姐姐,弟弟我不只想肏你,更是喜欢你,往后弟弟就
跟随着姐姐,便是姐姐让我去死,我也心甘情愿。」

  武壮也是跟着附和,他发现自己已经深深地迷恋上这个美人儿,但是他又拙
口笨舌,不善言辞,于是便瓮声瓮气说道:「宫主,从此洒家的性命便是你的了,
想要尽管拿去,洒家绝不哼一声。」两人言辞相投,恋人相同,一起肏弄自然水
到渠成。

  梅绛雪已深陷情欲,芳心愿意和两恶保持主宠关系,只是女人矜持,佯装犹
豫:「你们想哪去了,本宫怎会要你们性命,我可以让你们跟随我,但是我有一
个条件。」

  「好姐姐你快说嘛。」黄善急道。

  梅绛雪脸色羞红地撒娇道:「你们以后不得要求我和你们欢爱,只有我想要
的时候,你们才能跟我做。」

  武壮哈哈大笑:「可以,可以,宫主你想要,我们兄弟三人奉陪到底。」

  梅绛雪顿时芳心喜悦,黄善再低头,大口大口地舔她的雪白玉乳,美人儿更
是骚浪逼人,纤腰摇动,娇嗔着催促:「你们一起动呀,奴家要你们狠狠肏弄
……」

  两恶得令,马上大力抽插起来,三人齐耸动,房间里响起了杂乱无章的声音,
有喘息,有尖叫,场面极其淫靡,两兄弟疯狂奸淫这清丽仙子,她的花蕊和菊穴
分别被两支大肉棒同时抽插,一双白嫩修长的玉腿震颤着,彷彿不知该放在哪里。

  「好姐姐,谁的肉棒更长?」黄善疯狂抽插,他在三人的最上面,像骑着骏
马飞奔的骑士。

  「嗯……唔……啊!你的……长,快把奴的……子宫,捅穿了,啊!」

  「那谁更粗。」武壮不满地质问。

  「嗯……哦……,爷的更粗,奴的骚屁眼……快被你……插裂了,啊!轻点
……疼死了」梅绛雪浪声叫着。

  「你更喜欢谁?」

  梅绛雪回眸看向躺在床上如死猪般的杜熊,喘息道:「嗯……当然……更喜
欢……你们大哥……啦,他那么……强,奴……差点……被他……给肏死了。」

  两人心里不住地吃味儿,脸色阴晴不定。

  梅绛雪被两人的样子逗得咯咯娇笑,乳浪翻滚,刚笑几声,笑声变成了呻吟:
「啊……嗯唔……哦,好舒服,屁眼……也舒服,嗯……你们好会玩,骚货要被
你们……玩坏了……爽死了……好爷爷……亲弟弟……你们太强了,奴要死了
……啊……嗯……」

  爱液禁不住长流,从花蕊流到菊池,恰好润滑了菊穴的进出,武壮欲望滔天,
可他最先忍不住:「老子要射了,受不了这骚屁眼,臭婊子,老子射你死。」

  黄善也在猛力冲刺,肉棒狂插红肿的花蕊:「七弟,你忍着,我也快了,我
们兄弟一起射死这个贱货。」

  梅绛雪肉穴抽搐,眼神迷离,她大声浪叫:「啊,嗯……嗯……你们肏死
……奴了,奴的骚屄……和骚屁眼都被你们……肏肿了,你们好狠……嗯……啊
……求求你们……射给……贱货吧,射死我这个……烂婊子,啊!」

  高潮剧烈爆发,三人紧紧相拥在一起。

    *****************************************************

  「二姐,你在想什么呢?」丁慕兰仰起孩童般地俏脸,好奇地看着梅绛雪。

  「啊,没什么。」梅绛雪羞红着脸,当年荒唐事想想就令她害羞,为了收服
那三人,她也是霍出去了,圣者们调教她的淫词浪语,她随口而来,也不知是自
己淫荡,还是存着愧疚之情,但那三人对她的忠心却是不必言表。将来有机会脱
离百花仙宫,说不定那三人会派上用场。

  「二姐,你的表情真的好奇怪哦,想男人了嘛?嘻嘻……」

  「小淫娃,你讨打啊……别跑……」

  「嘻嘻……好姐姐,不要嘛……饶了小兰儿吧。」丁慕兰靠在梅绛雪怀里撒
着娇,孩童般的俏脸蹭着梅绛雪的玉乳。

  「好了,四妹别闹了,这次你出去,有什么任务?」

  「能有什么好事,还不是让我去迷惑男人呗。」丁慕兰嘟着嘴,童颜上生起
不满之情。

  「哦,你能详细地说说吗?」

  「二姐你也知道,当今晋国皇帝多年荒淫酒色,且年龄已过耳顺之年,身体
早已不行,但他没有子嗣,于是朝中大臣想在皇室中选立太子。」

  「这和你又有何关系?」

  「二姐,不是小妹说你,你这消息也太闭塞了吧?你知道大姐这三年去哪了
吗?」

  「宫中不是传言大姐闭关了吗?」梅绛雪疑惑道。

  「我的好姐姐,也就只有你相信这鬼话。大姐才不是闭关呢,她如今是平南
王「王妃」。」

  「啊,什么?大姐又如何成为平南王「王妃」?」梅绛雪惊呼道。

  「我的傻姐姐,大姐如何成为王妃,咱们不必去管它,你应该问,圣教让大
姐做这个「王妃」有何目的?」

  「却是为何?」

  「圣教长者们曾言,「上有庙堂之高,下有江湖之远,庙堂在江湖之上。如
今晋国皇室中最有可能登上太子之位的有两人,其中平南王呼声最高。」

  「原来圣教所图是让姐姐坐上晋国皇后之位,可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唉,还不是这位平南王缺钱呗!贿赂大臣,编练私军,都需要钱,于是他
们盯上了洛阳巨富张进财。」丁慕兰叹声道。

  「难道让你去诱惑张进财?」

  「不是,当然不是,这老家伙精着呢,哪有那么容易?」

  「那他们要你做什么?」梅绛雪奇怪道。

  「哼,气死我了,他们要我假扮洛阳司马家的侧室小姐,还给我取名「司马
馨儿」,然后让我嫁给张进财那不成器的儿子做平妻。」丁慕兰气鼓鼓地说着,
童脸上满是郁闷之情。

  「又不是真的嫁给他,你气愤什么?」

  「可是……毕竟要他拜堂成亲嘛,人家可是一直梦想着,与一个潇洒英俊的
公子拜堂成亲哦。」

  「哈哈哈……四妹你……你还没见过张进财的儿子,怎知他不英俊潇洒?」

  「我……我当然知道,这家伙胖得像头猪,而且还十分好色,不过这家伙与
三姐的儿子江流云交情倒是不错,如果让我嫁给三姐的儿子,倒是……」丁慕兰
仰起小脸,表情微微陶醉。

  「你这小淫娃,三妹的儿子可是要叫你一声「舅母」,你想哪去了……」

  「嘻嘻,等我见了这小子,看我不诱惑死他。」

  「四妹,你提到三妹,倒让我想起了明天的「花仙选宾大会」,你说三妹会
来吗?」梅绛雪担忧道。

  「三姐肯定会到的,我上次带话给她了。本想给她道明实情,却不想小妹被
人监视了,于是也不敢与她细说。」

  「「花仙选宾大会」应该是我主持,唉……希望三妹能有办法应对,到时我
会想尽办法告诉她实情。「梅绛雪叹声说道。

  「二姐,你可要小心,不要被圣教的人发觉了。」丁慕兰担忧道。

  「我会注意的……」

  「嘻嘻……说了这么多,差点忘了给二姐送礼物。」丁慕兰童脸上洋溢着丝
丝笑意,她从怀中取出铜铃,轻轻摇动,在悦耳的声音响起后,一名身高九尺的
黑大汉走了进来。

  丁慕兰拉起童脸,老气横秋地说道:「黑狗子,眼前这位仙子便是本宫的二
姐,你好好地要伺候她,知道吗?」

  「是,主人,只要肏到主人的小嫩屄,就是让俺黑狗子死也行……」黑丑大
汉憨直地讨好道。

  丁慕兰满脸羞红跺着脚,骂道:「你这傻子,我不是对你说了嘛,在别人面
前不要提「肏屄」两个字,你要气死我啊。」

  「呵呵……你这贱妮子,从哪找来这傻汉……」梅绛雪看到这憨直的傻汉,
又见丁慕兰满面羞愤之情,失笑出声。

  「嘻嘻……二姐,别看黑狗子傻,下面那玩意可是厉害得紧,兰儿的小嫩屄
都被肏肿了,现在还疼呢!」丁慕兰在梅绛雪耳边低语道。

  「四妹,你也知道我不会……」梅绛雪娇羞道。

  「二姐,你千万不要认为黑狗子是个什么好人,他第一次遇见我,便把我强
奸了呢!」

  「怎么回事?」

  「那天,我出去……」丁慕兰便把事情的原委娓娓道来。

********************************************************************

  当日丁慕兰出去办事,走到幽静的树林中,她全然不觉背後的树上,有双贪
婪的眼睛正肆无忌惮地看着她。

  「哎呀!」一声,美人儿被从树上跃下的男人压倒在地,吓得赶快挣脱开来,
不及站起的身子却是怎麽样也逃不出去,映在她眼中的是个身着破衣的九尺大汉,
面貌看起来有些呆傻,但却有一股难掩的淫邪之气。

  「小娘子,交出财物,顺便劫个色,哈哈哈。」大汉淫笑着,开始解下衣服,
美人儿似是扭伤了脚踝,站不起来也逃不了,惊恐的眼睛直看着那人衣服散落了
一地,八寸长的肉棒如儿臂般挺立,看来已经好久没有做过那事了。

  这大汉憨声大叫,故意装作凶恶的言语让美人儿听到,好增加她的恐惧∶
「此山俺是爷,此树是爷种,要想从此过,女人留下色,男人留下财,哈哈哈
……」

  丁慕兰童脸上满是恐惧道:「好汉,你……你好像说错了,应该是「此山是
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里面可是没有提到「色」字,
不如让我给你买些吃的,再……再给你买些……新衣服,你就放过我呗。」

  「你好像……说得有些道理,以前弄不好俺会放你了,可是俺……俺黑狗子
半年都没有肏过屄了,真的好怀念那种滋味啊!」大汉陶醉道。

  「不……不要……饶了我吧……救命啊!」丁慕兰的声音发着难过的哆嗦,
啊!」哀叫一声,大汉一手抓住她的领口,用力一撕,外衣当场给撕到了底,裂
成了两段,露出了白色的抹胸和小裤,樱花般的白肤在幽暗的阳光下像是会反光
般,亮亮的更显诱人。

  黑狗子把她压倒在草地上,撕去了她仅剩的蔽体之物,在幽暗的树林中,她
的肌肤彷佛透明一般,映着她惊吓的脸孔,在男人眼中自有一种奇异邪恶的引诱
力。隔着衣服还真看不出来,如孩童般的美人儿发育很好,双乳浑圆巨大,白白
的、涨涨的,非常好看,乳尖带着粉红色、嫩嫩的光泽,令人忍不住就想咬下去。
丁慕兰奋力地想挡住腿间的部份,在男人强硬的手下却是一点用也没有,黑狗子
硬是分开了她的双腿,看着她下身那丰润的乌黑,大腿上纹着黑色蝴蝶与白嫩肌
肤相映,黑色龙形阴环穿在娇嫩的阴蒂上,他禁不住如此强烈的视觉刺激,加上
女孩那带着嚎哭的声音,使黑狗子的阳具变得更硬更热了,它正贴在女孩儿的大
腿上,使她更加不知所措。

  他朝美人儿的粉嫩屄穴上吐了几口吐沫后,下身一挺而入,美人儿的小穴又
紧又窄,她痛得双腿紧夹,阵阵热力烘烤着他久旱的巨大肉棒,舒服极了。「啊!
又紧又窄,爽死老子了。小骚货你爽不爽啊?哈!哈!」

  「呜……嘤……好疼啊……快裂开了……爹爹快来救我,嗯……呜……」童
颜美女的哭叫声使黑狗子愈加疯狂,耸着屁股,疾顶狠挺着,一下比一下重、一
下比一下深,每一下冲刺都深达花心,有几下没几下的搔刮着。女孩儿穴口的粉
嫩嫩的阴唇全翻了出来,光润润的,淫水汨汨地流出。

  美人儿的哭啼声愈来愈小,取而代之的是声声带着微呓的呻吟和呜咽,像是
感觉到了好处般,稚嫩地开始扭摇起来了。黑狗子被美人儿一阵阵的顶挺下来,
抽插得愈加勇猛,美人儿像是和他呼应一般,双腿箍上了他的腰,悬空的臀部旋
转得更加浪了,口里发出童音呻吟道:「好人,好哥哥……插死……兰儿了,兰
儿的小嫩屄……快被哥哥的大鸡巴……捅穿了,好舒服……爽死兰儿了……嗯」

  黑狗子连抽带送,还不时地旋转着阳具,好和美人儿的胴体更加契合,紧紧
密密地占有着她,他粗鲁叫骂道:「好个臭婊子,和俺村陈寡妇一样骚。」陡地
这黑大汉脊椎骨一麻,浓浓的白色精液便射了出去,人也沉醉在这满足感之中。

  满足的黑狗子蓦地惊恐了起来,身下美人儿的迎送一点未歇,脸上却带着被
强奸的女子不该有的媚笑。她四肢紧紧搂抱住他,紧窄的小穴里像是有着千百张
小口,不断地吸吮他的龟头和肉棒,温暖的小嫩穴何等诱惑,黑狗不断射精,阳
精一次次地射了出去,阳气也不断散失,射入女孩儿的体内。黑狗子大声呼叫饶
命。

  丁慕兰赤裸裸地坐在黑狗子下身上,一点羞意都没有,脸上还颇为得意,从
叶间射下来的阳光映着她微带汗湿的光滑胴体,美丽依旧。美人儿站立了起来,
刚才被黑狗子那样勇猛干着的小穴,赤裸裸地显露在眼前,虽是这样的动作,下
身却一滴精水也没漏出来。黑狗眼中除了陶醉还有害怕,全没有了方才的得意。

  「女侠饶了俺吧,俺愿做你的牛马,天天给你骑,只要偶尔……偶尔让俺肏
你的小嫩屄……」这憨傻黑汉,宁到死都不忘肏美人儿的小嫩屄。

  丁慕兰笑了笑,纤手轻拨,乌润的阴毛,黑色的龙形阴环,就显在黑狗子眼
前,他如牛般的淫眼死死地盯着这片艳色。「黑狗子便宜你了,念你阳元还算充
足,伺候本宫也算尽心的份上,以后便跟我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