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过了过了过了!”

  深夜三点的网吧传出一声欢呼。周围的目光都被吸引到站起来挥拳欢呼的张凡身上。

  终于过了!

  看到巫妖王脚下一地的尸体和丁哥破冰而出的身影,张凡泪流满面。

  玩过魔兽世界的都知道25H巫妖王是何等坑爹的存在。为了它,张凡整整开荒了三个月;为了它,张凡连考前最后一个星期都没复习过;为了它,张凡已经确定自己起码要挂4科了。

  看完剧情,兴奋完后,张凡果断走回宿舍补觉。困得走路都东倒西歪的张凡不幸碰到富二代,于是张凡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上报纸。

  《某少年被撞飞70码》

  “这里是哪里?”迷糊醒来的张凡感觉好冷,鸡皮疙瘩一层层往外冒。

  他戳了戳眼,当场吓了一大跳!

  张凡似乎在一个巨大的冰窑里,冰窑内一地都是被冻结的尸体。而在被冰冻的尸体中间,插着一把剑。

  银白的剑体,骷髅状的剑柄,放射着幽蓝的光,拉风得不行的外形,还有周围让人冰冷刺骨的寒气,不是霜之哀伤还是啥?

  难道我穿越成阿尔萨斯了?穿越粉张凡看着插在冰面上的霜之哀伤和一地的尸体,检查下自己的身体,发现没有变化。

  不是魂穿,是身穿,张凡下了这么个结论,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个冰窟不深,在张凡苏醒的位置走两步拐个弯就看到出口了。站出出口的张凡正好看到一头卡车大小,全身冒火且牙尖爪利的猛兽在点燃一堆木材烤一头小车大小的类牛状生物!

  我勒个去,是魔法世界!

  惊惶的张凡立马狂奔回冰窑,直到剑前才缓一口气。

  尼玛啊,坑爹啊,有木有啊!这竟然是魔兽森林,最经典的异界降临地之一!

  我一个百无一用的大学死宅丢到这里肯定被啃得渣都不剩了。

  人家都说穿越猪脚是有挂的,我的挂呢?

  张凡的目光移到霜之哀伤,幽蓝的光辉诱惑着他。

  这东西是吃灵魂的!

  被吃了变成巫妖王也比死掉好吧。

  你没看到地上的尸体吗?!

  “老子是主角!”张凡大吼了一声,闭上眼直奔到剑前,双手一拔。

  一个淫荡的传奇就这样开始了。

  第一章 女奴骑士与不屈圣女

  拔出沉得夸张地双手剑的张凡抱着剑摔倒在地,一股清凉的意识插进他的脑里:

  “主人您好。”

  张凡愣了愣,反问:“你为什么叫我做主人?”

  “额,因为地上那群死人想破坏我,逼我用尽全部能量用出霜之哀伤的愤怒把他们团灭了。虽然我吸了他们的灵魂,但我连消化他们灵魂的能量都没有了。只能与主人缔结主仆契约,借助主人的灵魂力量来消化他们的灵魂。”

  “额,你借我的灵魂对我有害吗?”

  “没有的,只是让主人您睡了三个小时而已。”

  “喔,”张凡点点头,“对了,我该怎么称呼你?小哀?还是小剑?”

  “剑你妹!,你们全家才剑!”霜之哀伤有点恼了,“主人你还是叫我琳玫吧。”

  “啊?你是个娘们?”张凡想起《骑士的血脉》里的同名角色。

  “进来我的灵魂空间你就知道了。”

  说完,张凡就感觉一道巨力把他扯进剑里,刺骨的寒气冻到入心入肺。

  剑里的空间跟打LK时候的剑里的空间差不多。那是一个圆形的小房间,夜空般漆黑的墙壁和天花,冰做的地面,还有开始散乱的被撕裂的类人状灵魂在天花上绕圈转。

  房间的中央有两个女子,一个金长卷少女,一个黑长直御姐。

  御姐的皮肤像魔兽世界的死亡骑士一样的淡蓝色,只穿着黑色的裹胸和热裤,纤细的素手捏着少女的下巴逼她抬起头,一脸戏谑地看着她的脸。

  爆乳,纤腰,翘臀,冷艳又妖媚的面容,简直就是黑暗女王希尔娜瓦斯。

  少女被冰霜锁链像受难的耶稣一样挂在一个黑铁十字架上,身穿希腊风格的简约白裙子,身上散发着圣洁的光辉。

  散落的金发,水蓝的双瞳,白嫩的肌肤,樱红的双唇,天使般的脸蛋这个词根本就是为她而生的!

  哇塞!黑暗女王SM光辉女神啊!小凡果断竖起敬礼!

  “主人,”死骑御姐扭过身娇声呼唤,向张凡走来。

  翘挺的肉峰荡起了炫目的乳波,不怎么见过美女的张凡直接看呆了。

  “怎么了主人?”御姐走到张凡跟前,左手叉腰挺胸摆了个POSS,“这个身体好看吗?”

  “好好好,”张凡连连点头,一双狗爪子已经伸到丰腴的双峰做运动了。

  “你对琳玫姐姐做了什么?恶魔。”少女星目怒挣,“愿狗的烧尽你的灵魂!”

  “琳玫?小剑,那MM为什么这么叫你。”张凡搂住死骑御姐,两只咸猪手在她身上乱摸一通。

  “剑你妹!”御姐似乎特别讨厌这个名字,“我的灵魂因为冰封皇冠一战被撕成几块,所以借了主人的部分灵魂能量后跟这个女骑士的灵魂融合,就成了现在的我,琳玫。”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个男的灵魂,魔剑霜之哀伤不是应该是个爷们吗?”

  “去你娘的魔剑,我真正的力量不是用来杀人的。”琳玫脸对脸,眼瞪眼地贴着张凡说,“我真正的力量是蛊惑人心。灵魂就像田里的地瓜一样,活人的灵魂只要不过度损坏,过一段时间就会长回来了。你阿尔萨斯控制一批人给我吃不就好了吗!偏偏喜欢杀人,还经常压榨我的力量去制作什么死亡骑士,冰霜巨龙,到头来全都背叛了自己。最离谱的是在冰封皇座的时候,明明一刀就能搞定弗丁和他带来的那帮杂碎,却偏偏爱装13搞什么一阶段二阶段三阶段,搞到我被那把垃圾灰烬劈成两半,真是气死我了。”

  “所以,”琳玫右手搭在张凡的头上,“我想拴住你的性子。有野心不是问题,问题是要学会低调,学会好省快多地解决问题。”

  听完琳玫掏心挖肺地一顿吐槽后,张凡安慰地抱着她,抚摸着她柔顺的黑丝。

  “至高的狗的,请你聆听信女的愿望,烧死这对恶魔吧。”一边旁观的少女有碎碎念起来。

  “狗的?狗的是什么?”张凡疑惑。

  “狗的就是这个世界的人信的光明神教的主神。”琳玫窃笑,“在他们的语言里就叫狗的。”

  “这……”张凡瀑布汗。

  “喔,对了。琳玫你抓这个美女锁在这干什么?”

  “他们这批人是那个什么光明教会的人派来灭掉我的除魔小队。这个女孩是教会的十二圣女之一。我想把她变成主人的仆人,并通过她的身份为我们日后的行动做掩护。可是我一直控制不了她的灵魂。”

  “你休想控制我,恶魔。”圣女扯开嗓子大喊。

  “啊?”张凡一手拍在琳玫翘挺的PP,“你演示下怎么控制她?”

  “嗯,”琳玫双目对着圣女一瞪,圣女立刻开始精神涣散。

  催眠瞳术?!张凡发现捡到宝了。

  “成为吾主的奴隶吧!”琳玫蓝光大盛,圣女双目失去焦点,红唇微涨。

  “不!”圣女挣扎了一下,身上的圣洁光辉让她恢复了神智,“我绝不会当恶魔的奴仆的。”

  “每次都是这样,”琳玫嘟嘟嘴,“关键时刻她灵魂里的圣光之力就出来搅局,我又没有足够的暗影之力去消除。”

  “你刚才说什么?圣女阁下。”张凡好像想到什么。

  “我说薇薇安?阿邱菈,狗的最忠诚的信徒,水瓶宫圣女是绝对不会想你这样的恶魔屈服的!”少女一字一顿的说。

  “狗的最忠诚的信徒吗?”听到这句话,张凡有了一个超邪恶的构想。

  第二章 圣女的使命

  “琳玫,像刚才那样催眠她。”那个邪恶肥猪男对占据了琳玫姐姐的魔剑器灵下令。

  “不!”薇薇安心里一声怒吼,但是那浑圆的双眼让她神智模糊。

  “不,我不能睡。我不能……”

  “薇薇安,薇薇安。”

  谁在呼唤我,我死了吗?这就是死了的感觉吗?好温暖,好安详。

  薇薇安睁开双眼,看到一个她刻骨铭心的身影。

  “乐芙兰老师!”在一年前死在黑暗教会手里的老师竟然眼前,薇薇安挤进老师的怀里紧紧地抱住她,不住地抽泣,“老师,薇薇安……薇薇安一直好想你……”

  “真是傻女孩。”乐芙兰温柔地抚摸着薇薇安的背,慈祥地看着这个最疼爱的学生。

  五六分钟以后,薇薇安从重逢的激动中恢复过来,赖在老师的怀里。

  “老师,”薇薇安问:“这一年你去了哪?”

  “我去了哪?”乐芙兰微笑着说:“这里就是天国,至高的狗的最忠诚的信徒才能进入的天国。”

  “啊?这里是天国。”薇薇安惊叹。

  “嗯,薇薇安。”乐芙兰老师注视着她,双眼突然发出摄人心魂的光芒,“薇薇安,我们都是至高的狗的最忠诚的信徒对吗?”

  “嗯。”薇薇安呢喃着。

  “所以我们都是狗的最忠诚的奴仆。”

  “我是狗的的奴仆。”

  “我们的生命,身体和灵魂都属于全知全能的至高的狗的主人。”

  “我的生命,身体和灵魂都属于狗的主人。”

  “我们生存的唯一使命就是侍奉狗的主人。”

  “我生存的唯一使命义就是侍奉狗的主人。”

  “薇薇安,”乐芙兰停止了施法,“明白你要做什么了吗?”

  “嗯,”薇薇安顺从的点点头,“就是侍奉狗的主人。”

  “乖女孩,”乐芙兰抚摸一下薇薇安的头顶,“但是现在的你还不能侍奉狗的主人,主人让我教导你侍奉狗的的知识。你要认真学哦。”

  “嗯,乐芙兰老师。薇薇安一定会认真学的。”薇薇安全神贯注地看着老师。

  “首先我要讲侍奉狗的主人时用的一些知识,”说完乐芙兰脱下了身上的连体修女袍,露出成熟丰韵的娇躯,从山洪泛滥的密林中抽出一根长长的假阳具展示解说,“我们要侍奉的就是主人胯下大大的肉棒。它开始只有很小,在我们的侍奉下它会变大,最后会射出神圣的圣精。圣精一定要根据主人的要求喝掉或者涂抹在身上哦。”

  “嗯,知道了,老师。”薇薇安一副认真听讲的好学生的样子,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话语有多么淫秽,“我们侍奉主人就是要让主人的肉棒变大然后射精,最后喝掉圣精或涂在身上。”

  “全答对了,薇薇安。”乐芙兰鼓励地看着薇薇安,“接着我要说的是我们侍奉主人所用的四个部位。它们分别是:”乐芙兰双手指着自己的嘴,“热爱圣精的嘴巴。”,双手滑到翘挺的豪乳上上下捏了捏,“淫荡流奶的奶子。”,张开双腿,双手伸进密林中掰开粉红的阴唇,“欠肏的骚穴。”,扭腰提臀,双手撑开肥美的臀瓣,“还有骚浪的屁眼。”

  “热爱圣精的嘴巴,淫荡流奶的奶子,欠肏的骚逼和骚浪的屁眼,”薇薇安跟着老师的动作在自己圣洁无暇的身上比划着,“我记住了,老师。”

  “嗯,很好,不愧是老师最喜欢的学生。”

  听到乐芙兰的话,一种发自内心的幸福感充满薇薇安的心灵,舒服到极点的薇薇安不自觉的发出一声娇呼。

  “最后,以后说话的时候,除非狗的主人另有要求,一定要自称淫奴哦。”

  “嗯,淫奴薇薇安明白了,老师。”娇柔顺从的薇薇安似乎没有注意到,挚爱的老师脸上古怪的笑容。

  “好了,我要带你去面见狗的主人。记住老师刚才说的话哦。”

  “嗯,淫奴知道了。”天真烂漫的薇薇安娇声应答。

  穿行那人间根本不应存在的庞大华美的建筑群中,想到将要见到终生侍奉的狗的主人,薇薇安就开始兴奋紧张。白皙的肌肤染上异样的绯红,真让人想咬一口。

  薇薇安跟着老师一座高耸入云的大教堂里。从教堂宽大的正门一直铺到最深处的红地毯尽头是一个简朴但厚重的巨大皇座,皇座上坐着一个模糊的人影。

  “淫奴乐芙兰参见主人。”乐芙兰落落大方地跪下行礼。

  “淫……淫奴薇薇安……参见主人。”薇薇安动作有点僵硬。

  “起来吧。”皇座上的声音平静却充满威严。

  “是,主人。”乐芙兰扶了扶过度紧张的学生。

  “薇薇安,我交给你一个任务。”

  “主……主人请说。”薇薇安感到无上光荣,她激动地颤抖着。

  “我想到下界以一个凡人的身份观察世界,检查它的漏洞。在这期间,你当我的肉玩具。”

  “是,淫奴薇薇安一定完成任务。”薇薇安像殉道者一样坚定地说。

  “好吧,薇薇安。现在我会复活你。你复活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在下界的化身,去吧。”

  说完,薇薇安头晕目眩,仿佛整个世界都被扭曲了。

  一片黑暗。

  冰窟中

  琳玫把之前故意用冰保护好的薇薇安的身体上的冰融化,融化的积水把薇薇安身上被撕裂的希腊式白色长裙给打湿了,凹凸有致的娇躯尽显眼前。

  “主人,我已经把那个圣女的灵魂重新导入她的身体里了。”忙完了的琳玫说,“真想不到制造梦境还能像主人这样用的。你是个有脑子的主人,我喜欢。”

  “喜欢就慰劳慰劳我啊,”张凡双手从背后绕上,欲抓琳玫的伟大胸怀。

  “要慰劳就让她慰劳吧。”琳玫闪身一躲,一推。

  当张凡快要与大地母亲亲吻的时候,一个娇柔的身躯拉住了他。

  “主人,”薇薇安冲着在不久前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的张凡娇声呼唤,蔚蓝水灵的双瞳的痴迷眼神是那么的顺从,倾慕和恭敬,“淫奴薇薇安为您服务。”

  第三章 圣女的改造

  “主人,淫奴薇薇安为您服务。”薇薇安恭顺地跪在张凡面前。

  “薇薇安,你听过‘水瓶性奴’吗?”张凡说出关键词。

  听到关键词,薇薇安抖了一下,眼神空洞无比,红唇微张,像充气娃娃一样一动不动。

  很好,催眠效果很完美。张凡得意地笑了笑。琳玫滋滋有味地看着张凡表演。

  “薇薇安,我是谁?”

  “你是至高的狗的,我的主人。”

  “我是你的主人,所以你服从我的任何命令,是吗?”

  “是,主人。”

  “薇薇安,看着她的眼睛。”张凡指向琳玫。

  琳玫发动能力,让薇薇安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

  “薇薇安,服从我接下来说的话并把它当成自己的想法。”

  “服从……当成自己的想法……”深度催眠下的薇薇安连话都说不清。

  “当你服从主人的命令和触摸主人的身体的时候,你都会有一种充盈的满足感,因为你的身体和灵魂都是属于主人的。你喜欢这种感觉。你越是喜欢这种感觉,就越爱主人。”

  “服从……触摸……满足……爱主人……”沉睡中的薇薇安露出甜美幸福的笑容。

  “你爱主人。你永远忠于主人。你永远不会怀疑主人。”

  “爱主人……忠于主人……不会怀疑……”

  “永远记住催眠的感觉,并觉得爱上这种感觉。”

  “爱上……催眠……”

  “醒来吧。”

  “主人。”薇薇安呆滞的双瞳回过神来,热切地看着张凡。

  “薇薇安,你刚才不是诅咒我想我死吗?”张凡玩弄着薇薇安的胸部,玩味地微笑着。

  “主人,”薇薇安惶恐地颤抖着,“薇薇安不知道您的身份……”

  “称淫奴!”张凡厉声打断她的话,纠正她的“错误”。

  “是,主人。”薇薇安被吓得快哭了,想跪下但因为张凡在玩弄她的乳房又不敢跪,“淫奴薇薇安冒犯了主人,淫奴……淫奴我……”

  “算了,吓吓你而已。”看到催眠效果如此强大,玩够了的张凡非常满意,抱着浑身发抖地薇薇安,感受这少女青春娇艳的身体,“不知者不罪嘛。”

  “主人……”薇薇安整个人都贴在张凡身上,灵动的美瞳闪烁着泪光,痴迷地看着张凡。

  薇薇安楚楚可怜的样子挑起张凡内心最黑暗的欲望,熊熊欲火在张凡心里燃烧,早就竖起的小张凡涨得发疼。这时一只清凉的小手隔着衣服握着胀痛的小张凡。

  “主人,你的肉棒好大。想要淫奴吗?”薇薇安一副天真娇憨的表情却说着如此淫秽的话语。

  张凡把薇薇安推到在冰上;薇薇安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能挑起性欲的。

  张凡脑里只剩两个字:

  推倒!推倒!

  “主人,”薇薇安娇躯泛起娇媚的绯红,双手紧紧抱着张凡,双目含泪,“冰面上好冷啊。”

  额……张凡从精虫上脑地状态恢复了,看到冷冰冰的冰窑和旁边掩嘴暗笑的琳玫,这确实不是OOXX的好地方。张凡扶起冻得发抖的薇薇安,说:“琳玫,我们离开这里吧。”

  “是,主人。”琳玫挺胸回应,就去拔霜之哀伤。

  “主人,谢谢。”薇薇安低头细声道谢,娇羞的表情可爱得让人想咬一口。

  “那你就好好侍奉我吧。”张凡拉过薇薇安,抱着这个萝莉属性的极品少女,双手不老实地到处揩油。

  “嗯,啊……”薇薇安抬头深情地看着主人,可能是被触摸到敏感点,娇声呻吟。

  “好了没,主人?”琳玫手握霜之哀伤问到。

  “嗯。”张凡才发现刚才忽略了琳玫的存在,有点脸红。张凡拉着薇薇安的娇嫩细手,跟琳玫走出洞穴。

  第四章 野战

  走出冰窑,张凡发现刚才在洞口烤肉吃的巨兽正在洞口前呼呼大睡。

  “啊,是中级魔兽炎齿兽。”薇薇安不太惊讶。

  炎齿兽的头像犬类一样狭长,双目巨大,四肢着地行走。后肢比前肢粗壮而前肢上的骨爪比后肢上的要长和锋利。后面有一条鞭子一样细长的尾巴,尾巴末端有一坨厚厚的毛发,估计是用来拍打身上的蚊子的。

  薇薇安缓缓道来:“这是西永夜森林外圈最强大的掠食魔兽,我们除魔小队来的时候就见到不少。但因为这种魔兽很聪明,只要你展示出他对付不了的实力,并尊重他和他的领地,他就默许你的行为,不会攻击你。”

  “问题是我们只有三个人,我只是战斗力等于5的渣滓,我们打得过这畜生吗?”张凡问。

  “额……这……我只是水瓶座的圣女,我擅长治疗术和封邪魔法。”薇薇安低着头回答。

  “琳玫,你呢?”张凡转身问琳玫时,发现人已不再了,背后传来一阵撕天裂地地叫声。

  “吼!!!”

  回头看到滚到一边去的琳玫,和全身冒火的炎齿兽。炎齿兽像狼一样的头颅上的双目被霜之哀伤从左到右贯穿,剑身直接没入头颅里,估计被伤到脑袋了,肯定活不久了。

  “你怎么做到的,琳玫姐姐。”薇薇安表现得就像个好学的小姑娘,“我记得炎齿兽是一种警觉性很强的魔兽,对生命体的气息有一种特殊感知能力。”

  “死亡骑士怎么会有生命体的气息呢?”琳玫侧着脸目无表情,“从这里走路去法伊特要四天,问题是以主人的身体素质估计八天都走不完,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坐骑。”

  看着地上已经开始奄奄一息的炎齿兽,张凡问:“你说我们要骑这个。”

  “嗯,够大,不是么。”

  “额……”这琳玫做事情可够震撼的。

  琳玫拔出死翘了的炎齿兽脑袋上的剑,说:“复活吧,吾之仆从!”

  说罢,霜之哀伤冒出缕缕寒芒。一股冰冷的气息包裹着炎齿兽。尸体上的筋肉如冰雪消融般消逝,只剩巨大的骨骼。“吙!”头骨的双瞳冒出了幽蓝的鬼火。整个骨架接着冒出幽蓝的冰焰,骨架炎齿兽站了起来。

  “吾赐汝之名为冰焰!”琳玫双手握剑插地。

  “吼!”冰焰仰天长啸。

  冰焰作为一种交通工具,绝对与舒畅两字无缘。整个背上只有那么一条不宽的脊柱能坐,而且这脊柱还特别硬,相当搁屁股。另外,冰焰是绝对没有什么减震可言的,这让晕车的张凡很不习惯。

  出于张凡的要求,在琳玫难为情的目光和薇薇安温顺的目光下,张凡坐在两女的中间。张凡前有健美御姐,后有娇柔萝莉,上下其手,好不快活。

  天黑前,张凡一行人走到一条小溪边休息。冒着幽蓝冷焰的冰焰配上漆黑的森林给张凡想起某些鬼故事里的情节。

  “主人,不打扰你睡萝莉咯。”琳玫露出一副“我懂的”的表情,看了看张凡和薇薇安,“我去守夜了。”说完,就一阵风地跑了。

  “主人……”薇薇安娇羞地低着头,双手放着双腿间的私密处。

  “薇薇安,还记得老师教你的东西吗?”张凡靠在一棵几人合抱粗的大树站着。

  “嗯,”羞涩的薇薇安一头钻进张凡的胸怀,声音小得蚂蚁都听不见。

  “让主人看看你的身体吧。”张凡双手环抱着薇薇安的纤腰,低头舔了舔薇薇安娇嫩的耳朵。少女的清香让人心醉。

  主人抱着我,好暖,好舒服,好满足,好想永远被主人抱着。

  “主人,”薇薇安星瞳迷离,“淫奴明白了。”

  薇薇安依依不舍地暂时离开了主人的怀抱,双手拉开在战斗中被撕裂的有点走光的白色长连衣裙的肩带。玉指一放,整条连衣裙从玉砌的温润娇躯上滑落。

  她的裙子里面竟然什么都没穿!美丽的胴体就这样摆在张凡面前任君品尝!刚好一掌能握的俏乳,粉嫩可人的蓓蕾,曲线优雅的纤腰,稀稀拉拉的金色毛发下粉嫩的阴唇娇嫩欲滴。看惯了毛片里都被玩得发黑的性器,对女体只是一知半解,眼前的娇嫩胴体点燃了张凡的熊熊欲火。

  “主人,淫奴好看吗?”被主人狼一样的眼神的薇薇安满心忐忑,弱弱地问了一句。

  “好!”张凡张嘴含着她的粉嫩蓓蕾,一手玩弄着另一侧乳房,一手揉捏着薇薇安柔嫩的臀瓣,享受着那温润的触感。

  羞红了的玉体被挑逗起来,少女的双手紧抱着张凡的头,紧闭的玉唇不禁发出悦耳的呻吟:

  “主人……啊……别舔……啊……薇薇安……好奇怪……这是什么感觉……好舒服啊……被主人玩好舒服啊……嗯啊……”

  张凡玩弄乳房的手顺势滑倒那娇嫩欲滴的处女穴外,潮水已经打湿了毛发,张凡的手指小心地抚摸着少女的阴唇。

  “嗯啊……主人摸薇薇安欠肏的骚逼啊……薇薇安好舒服啊……”薇薇安记起在天国中老师教的东西,活学活用起来。

  张凡手指头摸到一个不大的突起物,难道是传说中的阴蒂?张凡转手捏着一扯。

  “啊哈……主人好疼啊……”薇薇安大声呻吟。

  “薇薇安,我要来了。”欲火焚身的张凡翻过来让薇薇安靠在树干上,一手握着小张凡放在紧紧闭合的阴唇前。

  “来吧,主人。”面如桃花的薇薇安双手引导小张凡放在她的蜜穴口,纤腰不自觉地在扭动,“享用薇薇安欠肏的骚穴吧。”

  毫无经验的张凡不敢太用力抽插这忠诚可爱的女奴,他温柔耐心的轻轻抽插着薇薇安的小穴,慢慢深入出奇紧窄的小穴。薇薇安的肉穴不断的夹紧,肉壁上一层层的圈圈一样不断地蠕动,像一张小嘴在吮吸着他。

  “主人……嗯啊……好痒……下面好痒……”薇薇安双手环抱着张凡的头,毫无赘肉的细腿夹着张凡的腰,俏脸后仰发出愉快的呻吟。

  “用力肏我……对,就是这样。好爽啊……主人,唔……”张凡一吻封着薇薇安的嘴,张凡粗糙的舌头攻入薇薇安的口腔里,激烈地舌吻着。

  两具赤裸的肉体缠绵着,抚摸着。

  西永夜森林霜之哀伤冰窑

  “奥列妮娜女士,都找过了,没找到魔神预言中的神器。”一个一身黑铠,黑布蒙头的人问。

  “切,神圣教廷的狗贼又抢先了一步。”旁边穿着一身黑长袍的祭祀打扮的猥琐男咬牙切齿。

  “不,还不一定。”一个同样穿黑长袍的美得勾人魂魄的美女一脸平静,“地上的尸体有几具?”

  “共28具,圣骑士,祭祀,冒险者都有,但是找不到理应来这里封印神器的圣女的尸体。”

  “呵呵,”美女露出狡黠的笑容,旁边的猥琐男和蒙头男为之一震,“很明显,圣女的队伍拿到了神器,但伤亡惨重。我们还有机会截住她们。”

  “出发吧。狩猎的时候到了。”性感的红唇吐出阵阵杀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