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3934
  
 
  夜幕已垂,华灯初上,街上行人如梭,接踵擦肩。
 
  众人重回蓝天别府,大敞厅烛火辉煌,老管家蓝福已派人送上丰盛酒菜。这 一顿酒,大家吃得很痛快,慕容翔以为自己宏量,却碰到海量的三宝小和尚,这 一顿酒,喝了足有两个时辰。
 
  黑色小妖三女和周晓航年龄相差有限,在一旁叽叽喳喳的彼此相谈甚欢,蓝 宇却静静的做在一侧,愁锁着双眉,默然不语。
 
  饭间银剑神尼玉灵子说起了今天之事,原来中午时分慕容翔来访,玉灵子觉 得如此等候敌人来攻不是办法,就和慕容翔商量打算引蛇出洞,正好这时管家蓝 福派出的蓝家下人眼线来报,说那四海茶坊内来了许多陌生的武林人物,玉灵子 便叫蓝宇去做诱饵,将他们引出来,好抓些敌人来审问,这才有了下午的一幕。 
  众人酒足饭饱之后,在大厅中围桌而坐喝茶议事。
 
  玉灵子叫下人将岭南双煞带进大厅,双煞被三宝和尚点了穴道只能乖乖的听 命,玉灵子神态既威严,语声却慈祥地说:「二位施主是何人指使你等前来,可 否如实相告?」
 
  双煞追魂太岁崔伟,瘟神阎天柱此时低着头,诺诺的说道:「我等已是阶下 之囚,还有什么不可说的,我们是拿了人家五千两银子,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 
  只听得蓝宇一扬剑眉,接道:「想不到我蓝宇居然值这么多钱,呵呵」一声 冷笑。
 
  黑色小妖道:「你们不是一直追随安亲王的嘛,怎么又做起这等买卖」 
  崔伟道:「那日在销魂山庄门前,被千面骚狐刘煜姗打败后,安亲王觉得颜 面扫地,就把我俩赶走了」
 
  玉灵子道:「二位施主,那给你们银两的是什么人?」
 
  瘟神阎天柱说道:「回禀神尼,我们也不知道是谁,我们住在客栈内,一早 起来就看见桌子上有五千两银票,和一张信笺,写着让我们来对付一个小姑娘, 我们兄弟二人也有自知之明,如若拿了人家银票不办事,就凭人家在我们身侧神 不知鬼不觉的就能放入银票和纸条,我们兄弟肯定不会有好结果,但一看是对付 一个小姑娘,所以就应承下来了」
 
  玉灵子听得一颦黛眉,道:「他们让你对付哪个小姑娘」
 
  追魂太岁崔伟道伸手一指周晓航,道:「就是这位周姑娘,可我们左等右等 也不见周姑娘到来,但钱财已收,没办法才想到去偷袭蓝公子的」。
 
  只听得玉灵子脸色凝重,慕容翔和黑色小妖等面面相觑,周晓航却无辜说道: 「他们对付我干嘛?」
 
  玉灵子面色一整对二煞说道:「贫尼本当废了你们的武功,但念你们尚无大 恶,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是、非这间的把握,希望你们今后能分得清楚!须 知孽海茫茫,却有着因果轮回,望你们能听贫尼良言忠告,你们去吧」说完吩咐 三宝和尚解开了岭南二煞的穴道。
 
  一旁的奶兜兜急道:「神尼怎么这么轻松的就放了他们,况且他们说的话真 假还不知呢」
 
  玉灵子微微一笑:「他们能说的也就说了,不能说的怎样他们也不会说的, 况且贫尼看他们说的不似假话」
 
  岭南二煞两人谢过三宝起身后,望着玉灵子抱拳躬身满面羞惭的垂首道: 「多谢神尼活命之恩,我兄弟二人日后定会谨遵神尼教诲。」
 
  玉灵子沉声道:「人孰无过,只要及时悔改,也就是了,前途珍重,二位请 吧!」
 
  岭南二煞追魂太岁崔伟,瘟神阎天柱抱拳一礼,转身行去。
 
  玉灵子又叫下人将那白须老者和白胖健壮妇人带了上来。
 
  奶兜兜只见那白须老者精神奕奕,全无半点受伤之态,吃惊的问道:「你的 伤这么快就好了?」
 
  白须老者羞愧的说道:「多亏那位姑娘的灵药相助,姑娘给老朽喝的那一滴, 犹如玉液琼浆,老朽行功一周,居然内伤全好了。」说罢,朝黑色小妖深深一辑: 「老朽多谢姑娘赐药之恩」
 
  众人一听,无不为之怔住,都用惊讶的眼光看着黑色小妖。
 
  黑色小妖见状不由一皱眉心,咳嗽一声,说道:「谁管你伤好不好,我只问 你,你是谁,谁指使你来的?」
 
  慕容翔目光一扫黑色小妖嘿嘿一笑,对白须老者说道:「恕老夫年迈眼拙, 这位老兄莫非就是当年纵横南北的阴山老怪吧?」
 
  阴山老怪轻声一叹,点点头,道:「慕容兄所说不错,老朽正是阴山老怪李 文轩,这是内人张美芬」
 
  却见阴山老怪的白胖老婆张美芬噗通一下跪了下来,哭诉道:「神尼饶命, 我们夫妇实在是没办法,我们也不想侵犯诸位的虎威,实在是被逼无奈……」 
  玉灵子起身来扶,柔声说道:「李夫人快快请起,有话好好说,你们为何来 此,又有何隐衷,起来说就是。」
 
  张美芬站起身来哭泣道:「不瞒神尼,我丈夫自从二十年前受蓝大侠活命之 恩,立誓不下阴山一步,二十年间我丈夫恪守诺言,从未离阴山,可是前些日金 钩陶朱突然来访,说我们的独生爱女被人抓了去,如若不听他们的话小女就活不 成了……呜呜……」说完又痛哭起来。
 
  东方妞儿接口道:「你们的女儿叫什么名字啊」
 
  白胖妇人张美芬道:「小女名叫李欣然……」
 
  奶兜兜道:「哦……阴山五魔中的李欣然,原来是你们女儿。」
 
  阴山老怪李文轩黯然一叹,接道:「不错,阴山五魔除了小女以外,我那四 个不成器的徒弟也被他们抓了……」
 
  玉灵子道:「那他们叫你们来此,也是为了宇儿吧?」
 
  阴山老怪李文轩惊慌的说道:「神尼,老朽绝不知道此事是为了蓝公子,蓝 大侠对老朽有活命之恩,永铭肺腑,怎敢在对蓝公子有所图,他们是叫老朽夫妇 来缠住一位姓李的姑娘,可老朽夫妇当时却未见那位李姑娘到此,见那川中四丑 就要落败,才打算去伸把援手,却不想被那位姑娘一招打的吐血……」说完抬眼 看了看奶兜兜,黯然一叹。
 
  玉灵子和慕容翔对望了一眼,同时把目光转注到奶兜兜的身上。见奶兜兜颜 若春花,娇丽动人,怎么都不像能有一掌打的阴山老怪吐血的功力,奶兜兜笑嘻 嘻的,一副如无其事的神情。
 
  玉灵子心头一抹讶异,慕容翔却笑呵呵的说道:「想不到你们姐妹三人不但 武艺高超,而且个个内功精深,小妖姑娘能硬接紫魔的劈空掌力而不见示弱,兜 兜姑娘一掌就打得阴山老怪吐血,东方姑娘的落英掌更是如江河下泻,猛不可当, 打的川中四丑阵法凌乱,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神尼,我们都 老喽,这以后的江湖是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了」
 
  玉灵子笑道:「是啊,这伙人对咱们可谓调查甚详,用心良苦的招来紫青双 魔来对付你我,又让岭南双煞对付晓航,就连李姑娘都算计在内,却不知咱们这 还有三位武功高强的小姑娘。今日若非三位姑娘……唉!当真要一败涂地了」 
  三女得到玉灵子和慕容翔赞誉,乐的一脸娇媚,笑得如花盛放。
 
  慕容翔却对阴山老怪说道:「其实他们还是失算了……,假如今日李姑娘也 在的话,就凭你阴山老怪李文轩也能缠住李姑娘?那李姑娘可是……」。 
  玉灵子急急打断慕容翔的话接到:「李老施主,你们爱女情深,贫尼也不能 怪罪于你,如有令媛的消息,贫尼定当设法营救,你们也去吧。」
 
  阴山老怪李文轩一听连忙抱拳道:「多谢神尼大量海涵,李文轩铭感五中, 如能救得小女之命,李文轩有生之年,不忘大思!」
 
  却见李文轩的白胖老婆张美芬扑通一下跪在慕容翔面前泪水泉涌而出,哀求 道:「慕容大侠,贱妾听闻过慕容大侠的规矩,求慕容大侠救小女一命,贱妾愿 做牛做马侍奉慕容大侠,若救出小女,我们母女二人一起做您的母狗性奴,我们 母女虽然姿色平庸,但只要大侠愿意,我们母女愿做您的夜壶马桶,求求慕容大 侠……」说完砰砰砰的给慕容翔磕起头来。
 
  慕容翔一愣,散光一扫玉灵子,见玉灵子眉宇间微泛怒意,连忙起身避开张 美芬,伸手指着张美芬急急的说道:「哎哎哎,老夫早就不做这档子买卖了,你 个妇人怎可在神尼面前胡说八道。」
 
  那副窘态逗得黑色小妖三女和周晓航,齐声扑哧一笑!
 
  阴山老怪李文轩怒声对张美芬喝道:「神尼面前,岂可放肆,还不快快起来。」 连忙辑身对玉灵子说道:「贱内救女心切,言语有失,望神尼海涵」
 
  玉灵子手一挥,道:「二位请吧!」
 
  阴山老怪李文轩拉着他的白胖老婆抱拳告辞而去。
 
  慕容翔见玉灵子面色渐缓,回身坐下说道:「阴山老怪二十年未下阴山,如 今女儿丢了,却也不得不违背誓言,想那阴山老怪也算不得什么正人君子,蓝大 侠已失踪十五年,他却依然恪守承诺,实属不易」
 
  慕容翔见玉灵子不语,不禁向她看去,却见玉灵子眉头紧锁,低头沉思,细 看之下,玉灵子不但清秀绝俗,而且容色照人,实是一个绝丽的美人,婀娜的身 形,虽裹在一袭宽大缁衣之中,仍掩不住窈窕娉婷之态,只看得慕容翔呆了一呆。 
  玉灵子突然抬起了头美目直盯着慕容翔说道:「慕容施主,你说何为正,何 为邪?你心中可否有个界限?」
 
  慕容翔被她看的一愣,连忙扭过头,端起茶杯饮了一口,呵呵笑道:「这还 不好分吗,你是正,我是邪嘛,嘿嘿」
 
  玉灵子面容一缓,平和的说道:「不瞒施主,这么多年来贫尼也是这么认为, 曾经因为此事还和蓝啸天辩论过。」
 
  慕容翔道:「蓝大侠莫非还有高见」
 
  玉灵子抬头望着远方,似是无限回忆的柔声说道:「他说正邪本无X*X界,凡事
 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午夜梦回不会被噩梦惊醒,百年后不会因憾事闭不上眼 睛,就当为正。为了自人利益欲望,乱造杀孽,无端惹起是非,仗势欺人,乘人 之危之辈就当为邪。」
 
  慕容翔听得一怔,双目凝注在玉灵子脸上,瞧了良久,突然叹一口气道: 「蓝大侠当真不愧为侠,高论句句入我老驼子的心」
 
  玉灵子接着道:「贫尼当时曾和他谈论过你色怪。」
 
  慕容翔笑到:「你们居然还谈论过我老驼子,不知是怎么说的」
 
  玉灵子微笑道:「不怕施主见怪,贫尼当时视南淫,北贱,还有你色怪都为 淫邪之辈。」
 
  一旁的奶兜兜和东方妞儿听后不由地香舌一吐,却也不敢多说。
 
  慕容翔哈哈笑道:「神尼倒也不必虚掩,说老驼子是淫邪之辈,老驼子也不 得不认,那蓝大侠又怎么说?」
 
  玉灵子道:「蓝啸天说南淫北贱还有你色怪,四分正中六分邪,六分邪中却 有四分正,贫尼当时以为他存有私心,诸位在茶坊中也听到那福威镖局的方老镖 头的话了,北贱玉壶春是我亲姐姐,而且还和蓝啸天有过那么一段往事。」 
  灵子目光一扫慕容翔,见慕容翔抬着头望着天花板呆呆的出神,便说了句: 「慕容施主」。慕容翔仰天一叹,沉声说道:「知我者蓝啸天也。」
 
  东方妞儿接口道:「那几个镖师说的慷慨激昂,一副舍身取义的模样,但真 的有事,却跑得干净。」
 
  玉灵子说道:「东方姑娘,无论何事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切不可武断的下 结论,福威镖局的铁掌金环方长青方老镖头,是蓝家的世交,其实今日宇儿离开 茶坊时,那方老镖头就认出了他的背影,之所以没同去,是因为他们回了福威镖 局一趟。」
 
  东方妞儿道:「他们不去帮忙,回镖局干嘛去了」
 
  玉灵子叹口气道:「他们是回去交代后事去了,方老镖头和几位镖师义薄云 天,但贫尼怎忍心叫他们去赴难,在山坡路口被贫尼劝了回去。」
 
  东方妞儿羞愧的道:「晚辈误会方老镖头了」
 
  少侠蓝宇环顾了下众人,见众人无不是为他蓝家不计生死的维护自己,还有 那义气深重的方老镖头,心中愧疚,坐立不安。
 
  奶兜兜探过头来,笑容可掬的向玉灵子问道:「神尼,你是我师傅的妹妹, 那我该叫你什么呢」
 
  玉灵子满面慈祥的伸手在奶兜兜的秀发上抚摸着,温和的说道:「孩子,如 果你愿意,可以叫一声阿姨」
 
  奶兜兜只觉玉灵子柔和的眼神中,如有无限热力,顿使人冷心一暖,让她突 然想起师傅来,忍不住悲从心来,伏在玉灵子身上,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阿 姨……兜兜有亲人了……兜兜命苦,从小就没了爹妈,自幼和师傅相依为命,师 傅临终还将毕生的功力传授与我,师傅对我的恩德我一分都没来得及回报,可怜 兜兜唯一的亲人也离我而去,阿姨……我好想我师傅,呜呜……」,她哭的婉转, 说的清脆,句句断肠,字字血泪,玉灵子轻抚着她一头秀发,心中念起姐姐,一 阵感伤,热泪也夺眶而出……
 
  周晓航心地纯洁,听奶兜兜说的凄惋,闻之酸鼻,泪水若断线珍珠,籁籁下 落也跟着哭了起来,坐在一旁独自烦恼的蓝宇见周晓航哭得像个泪人似的,伸手 拉着周晓航的胳膊本想说几句劝慰之言,但心内烦乱,想不起如何劝慰,幽幽一 叹,并肩和她做在一起。
 
  玉灵子强忍心内悲伤,拭去泪水,抚着奶兜兜一头秀发劝道:「孩子,不要 哭啦!你师傅就是活着,也不会跟你一辈子。」
 
  黑色小妖和东方妞儿上前拉起奶兜兜,安慰道:「是啊,你如今有了阿姨, 还有我们姐妹,以后我们一起天天快快乐乐的闯荡江湖,不是也很好嘛」。 
  三宝和尚听着心爱的人凄凄婉婉的哭诉,不禁鼻子一酸,上前脉脉深情的说 道:「兜兜姐,小和尚为人木讷,不会说什么安慰之言,让你欢心,但我立誓从 今以后竭尽所能,不让你在受半点委屈,姐姐放心,小和尚无欲无求,只想今生 今世陪着姐姐,姐姐想做什么,小和尚都无怨无悔的支持你,只求让小和尚爱你 ……」。
 
  奶兜兜回头看着三宝和尚,只见他身子微颤,目含泪光,心中一热,啊呀一 声,向和尚扑去,紧紧的抱着小黑和尚「相公……」泪如雨下。
 
  她这一声相公叫的玉灵子一愣,玉灵子两眼直直惊讶的看着二人。
 
  东方妞儿掏出一块绢帕,送交奶兜兜手中,奶兜兜接过绢帕,抹去脸上泪痕, 又给三宝和尚擦了擦,小黑和尚脸上本来就又黑又脏,又留了些泪水,经兜兜一 擦,简直就像在他黑脸上画起了地图,看的奶兜兜扑哧一笑,说道:「你这黑秃, 你这脸上尘土,就好像你家传至宝似的,就舍不得洗洗」
 
  三宝和尚见奶兜兜面露笑容,心中高兴,傻傻的笑道:「只要兜兜姐高兴, 小和尚保证以后天天洗的干干静静的」
 
  奶兜兜看着他那痴痴的样,玉手一伸抚摸着他的脸颊说道:「那倒不必,我 们以后高兴怎样就怎样,只要活的高兴,自己问心无愧,管他别人怎么看,用不 着刻意的去改变什么。」
 
  慕容翔哈哈一笑:「说得好,只要问心无愧,想怎么活就怎么活」
 
  玉灵子玉唇微启,满脸惊疑的看着奶兜兜二人,又看了看慕容翔,讶异的问 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未等慕容翔答话,只见黑色小妖匆匆跪倒玉灵子面前:「启禀神尼,我二妹 不知道神尼是她阿姨,前日已和三宝小师傅私定终身,求神尼恕我妹妹未禀明尊 长之罪,三宝师傅和我妹妹情投意合,还望神尼成全。」
 
  奶兜兜也拉着三宝和尚跪在玉灵子面前,目带哀求的说道:「阿姨,兜兜自 幼放荡,三宝却不嫌弃于我,怜我爱我至深,请阿姨成全我们」
 
  东方妞儿也赶忙陪跪道:「求神尼成全」
 
  玉灵子被几个孩子弄的慌张失措,睁着一对大眼睛,盯着着几人,瞠目结舌, 半晌说不出话。
 
  慕容翔见状,咳嗽一声,笑道:「神尼,刚才问老驼子正邪的界限,其实江 湖上正邪之分,严格说起来,那是见仁见智的看法。所谓正大门户中人也有很多 作了不少见不得天日的事」。语音一顿,看看了看几个年轻人,接着说道:「像 我们这些被正人侠士视作邪恶之辈的人,也有很多重情重义、是非分明之人。」 
  玉灵子面色一缓,微笑着说道:「翔老不用拿话激我,贫尼不是迂腐之人。」 又对地上跪着的众人和蔼的说道:「你们都起来吧,贫尼又没说不同意,你们那 么紧张干什么」
 
  奶兜兜众女见玉灵子满面慈祥的看着他们,欢欣若狂的站了起来,却见三宝 和尚仍跪伏于地,奶兜兜见他不肯起来,说道:「呆子,阿姨都已经同意了了, 你还跪着不起来干嘛?」
 
  三宝和尚话未说黑脸先红,结结巴巴的说道:「小和尚还想求神尼一件事」 
  玉灵子脸上泛现出一种悲天悯人的神情,缓缓说道:「三宝,既然你和兜兜 两情相悦,贫尼岂有横加阻拦的道理,你还有何事?」
 
  三宝和尚的黑脸从耳根红到脖子,绉着双眉道:「小和尚知道神尼和我师傅 交情甚好,求神尼在他老人家面前,替小和尚美言一二」。
 
  奶兜兜听罢,立时小嘴一嘟,有些黯然的说道:「你是怕你师父瞧不起北贱 的徒弟喽?」
 
  三宝和尚见兜兜不悦,急忙说道:「不是,绝对不是,兜兜姐你千万别这么 想……」
 
  玉灵子道:「那是为了什么?」
 
  三宝和尚道:「小和尚……再怎么说也是个和尚,这千百年来也没有和尚娶 老婆的,我怕……我怕……我师父不同意……」
 
  众人一听小和尚这滑稽的理由,都掩口失笑,被奶兜兜的哭诉感染,一阵伤 感的周晓航也跟着娇笑起来,只有蓝宇在那默默的坐着,眉宇间忧虑重重。 
  玉灵子微微一笑道:「三宝和尚,这点你放心,无求大师生性豪爽,不拘俗 礼,绝不会不同意,倘若他真不同意,自有贫尼来和他说就是,你起来吧。」 
  三宝和尚连忙拜谢,起身坐在奶兜兜身旁。
 
  玉灵子微微一叹,道:「今日之前,贫尼一直视南淫北贱是淫邪之人,可今 日若没有这些贫尼眼中的这些淫邪之人,后果不堪设想,细想当年蓝啸天说的道 理,贫尼倒是肤浅了」
 
  慕容翔哈哈一笑道:「神尼不必妄自菲薄,江湖中岂止只有神尼视我们为邪 恶之人,我慕容翔不敢说是什么正人君子,但老驼子从没做一件让自己良心不安 的事,就是今天那紫魔已被小妖姑娘的精妙掌法弄的慌乱失神之际,老驼子有几 次都可将他立毙与铁径之下,老驼子却下不去手。」
 
  慕容翔押了一口热茶接着说道:「好事老驼子也做过几件,不值一提,但东 方骏却不然,东方骏默默的惩恶扶危,不知在他手上惩治了多少巨恶,前些年中 州蝗灾,十万饥民,苦度岁月,东方骏跑遍中州,中州之内的巨恶,奸商,贪吏 被东方骏闹的鸡飞狗跳,惶惶不可终日,被逼无奈凑集了十万两纹银赈灾。可东 方骏南淫的身份,黑白两道都不能鉴谅予他。」「
 
  众人一听,无不为之怔住。东方妞儿接道:「我爹还做过这样的事?怎么连 我都不知道。」
 
  慕容翔说道:「如不是老驼子亲眼所见,就是别人和老驼子说起,老驼子都 不会相信,那年正好老驼子也在河南,几次遇到东方骏,都是匆匆而过,老驼子 情知有异,便悄悄的跟了他几天,老驼子了解了事情之后,不禁对东方骏肃然起 敬,也学着他,去那些富甲、恶绅的家里闹,哈哈」
 
  玉灵子叹息道:「其实蓝啸天早就说过南淫北贱除了有些荒淫之外,也是惩 奸除恶的侠士,东方骏惩恶扬善就连家人都不知道,可谓侠心隐者,但南淫北贱 却也荒淫无度,为武林同道所不耻也是必然。」
 
  慕容翔面色一整,肃然道:「神尼佛法精深,岂不知食色性也,武林人豁达, 江湖人开通,可喜怒哀乐爱恶欲,七情六欲,只是有些人较能克制,有些人较为 坚强罢了!单凭这一点就将我等统统视为淫邪之辈,是否有些偏激呢?」 
  玉灵子神情肃穆的看着慕容翔,沉思半晌,才道:「无我无皮相,善恶自在 心头,七情六欲,人伦纲常,但也要知欲越浓,孽越大,欲孽本为一体,不可过 分强求。」
 
  慕容翔仰天大笑:「好一个无我无皮相,人之大欲,世上至乐,神尼却把它 形容得如此不堪,那老驼子就要试问能做到无我无皮相的又有几人?」
 
  玉灵子皱眉不语。
 
  慕容翔接道:「假如少林佛法修为百年的高僧,突然有一天,少林寺化为灰 烬,他会不会也无我无皮相呢?神尼佛法高深,钱财名利身外之物的得失,老驼 子相信在神尼心里不会起任何波澜,但神尼守身如玉几十载,假如有一天……神 尼会不会也处之坦然呢?」
 
  蓝宇一听慕容翔说话越来越发难听,剑眉一挑,穆然站起,就要发作,却见 玉灵子玉手一挥,示意他坐下。无奈只有气奋的盯着慕容翔。
 
  黑色小妖见玉灵子脸色凝重,在一旁拉了下慕容翔,小声说道:「死驼子, 别说了。」慕容翔咧嘴一笑,起身抱拳道:「神尼恕罪,老驼子绝无半点冒犯神 尼之心,只是就事论事,其实当今武林能叫老驼子由衷佩服的只有神尼一人,虽 然老驼子败在李姑娘掌下,老驼子愿赌服输视她为主,莲花夫人技比天人,却也 只是武功一道,蓝啸天行侠一世却也落个阶下之囚,阴无极心比天高,到最后也 变成废人,方子文脾气躁急,却也落个毒发身死,唯独神尼,出道以来未有败绩, 神尼人品武功无不是世人典范,就拿神尼处理岭南双煞和阴山老魔一事,老驼子 真是由衷的佩服。」
 
  蓝宇听他不但父亲就连师傅都被他一顿数落,但玉灵子面前,发作不得,只 好强按下心中愤怒,只好冷笑一声,愤愤而坐。
 
  玉灵子勉强挤出一些笑意,说道:「翔老,不必给贫尼带高帽,其实翔老说 的不无道理,无我无皮相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人,贫尼受教了,翔老请坐。」 
  玉灵子对蓝宇和周晓航说道:「宇儿,晓航,日后你们行走江湖,切不可只 以在江湖的声誉量人,那就有遗珠之憾了」
 
  蓝宇和周晓航起身说了句是。
 
  玉灵子接着说道:「宇儿,我今日见你一直心不在焉,莫非有什么心事」 
  蓝宇经玉灵子一问,心中对慕容翔的岔愤顿消,面色戚然的说道:「师叔, 今日那川中四丑说要带宇儿去见故人,可当今世上除了父母,宇儿还哪有故人, 宇儿一想到父母深受牢狱,而为人子却不能膝下尽孝,现在又牵扯进这么多人为 了我蓝宇舍身卖命,宇儿心如刀绞,宇儿本想随四丑而去,却又怕师叔不允,所 以心神烦乱,不知如何是好」
 
  玉灵子一颦黛眉说道:「宇儿不必心急,若四丑之言真实,也证明你父母还 在人世,贫尼找了十五年终于有了一丝眉目,自当设法营救。」
 
  却见蓝宇扑通一声跪在玉灵子面前:「宇儿求师叔答允,让宇儿随他们而去, 哪怕身受牢狱严刑的煎熬,宇儿也要见一见父母。」
 
  玉灵子怒道:「胡闹,你父母让贫尼找了十五年,难道你还要让贫尼再找十 五年吗?」
 
  蓝宇被玉灵子骂的羞愧难当,父母失踪,玉灵子单人只剑在茫茫江湖中苦苦 搜寻,玉灵子对他蓝家的恩德他几世都还不清,虽然心中欲见父母的心切,却也 不敢顶撞玉灵子,神情凄苦的跪在地上,说不出话来。周晓航一见宇哥哥跪拜地 上,立时紧随拜倒,本想替蓝宇说几句求情之言,却不知从何说起,只说了一声: 「请师傅原谅宇哥哥吧。」
 
  慕容翔见状也上前说道:「神尼息怒,蓝公子想念父母慌不择言,此事咱们 在从长计议」。
 
  玉灵子面色微缓,说道:「你们起来吧,这件事容我想想」
 
  蓝周二人起身落座,慕容翔环顾了下众人,只见黑色小妖眼珠子乱转,不知 又在琢磨什么。
 
  此时忽闻一声清越的鹤鸣,黑色小妖慌忙而起,向众人一礼说道:「神尼, 翔老,晚辈有事要先行告退」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紧忙起身也要随黑色小妖而去,黑色小妖拉着二女的手说 道:「二位妹妹,姐姐有事要出去一下,你们今日就住在这里,神尼若有差遣也 好方便行事,姐姐明日就回。」
 
  玉灵子道:「既然小妖姑娘有事就先去办事,兜兜,东方姑娘,客栈龙蛇混 杂,本就不适合姑娘家居住,这里空房众多,就不要回客栈了」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拉着黑色小妖的手,恋恋不舍的说道:「姐姐早去早回。」, 黑色小妖道:「姐姐明日就回」说完向众人告辞而去。
 
  慕容翔望着黑色小妖离去的背影,笑道:「这个丫头,不但功夫高深,而且 鬼精灵似的,今日若不是她激我,我慕容翔还是个冥顽不灵的老顽固」
 
  玉灵子笑道:「其实通过今日之事,你慕容翔倒是真的无我无皮相了」 
  慕容翔哈哈一笑:「我老驼子就剩个臭皮囊了,还什么相不相的」。
 
  周晓航娇笑道:「刚才听见鹤叫,莫不是李姐姐来了,嘻嘻」
 
  慕容翔笑道:「你这是想念李姐姐吗?分明就是惦记人家的大白鹤,哈哈」 
  「是谁想我的大白鹤呢?」门外传来一个娇脆、甜美的声音,那声音隐隐间 含着一股祥和之气,使人听到那声音之后,顿然间心神为之平静下来。
 
  只见一袭白衣的李晓兰款款走来,慕容翔见李晓兰嘴角间似笑非笑缓步行来, 只看她一身白衣自裙,愈觉纯洁崇高,不可逼视,连忙起身说道:「李姑娘,你 来了,坐这里」说完将自己的正坐让了出来。
 
  李晓兰拜见了银剑神尼,只轻声对慕容翔说了句:「翔老怎么如此客气。」 落落大方的坐了下来。
 
  慕容翔嘻嘻一笑坐在下位,说道:「姑娘今日去后,却不知那伙人居然将那 四十年不曾露面的紫青双魔都请了出来,若不是奶兜兜她们三姐妹及时来援,咱 们就算一败涂地了。」
 
  李晓兰道:「紫青双魔这么厉害吗?神尼和翔老联手难道还不能取胜?」 
  玉灵子接到:「紫青双魔固然武艺高强,但贫尼和翔老还不至于败给他们, 可不但有紫青双魔,还有川中四丑,岭南双煞,阴山老怪,说来这伙人也算无所 不能了。」
 
  慕容翔笑道:「敌人固然人多势众,但当时若是李姑娘在,他们也不过是一 些跳梁小丑罢了,哈哈」
 
  李晓兰听着他奉承的话,微微一笑未作理睬,而一旁的奶兜兜和东方妞儿却 一声嗤鼻。
 
  玉灵子见状和声说道:「李姑娘,这两位姑娘上次在酒楼见过,却未曾介绍, 这位是奶兜兜姑娘,这位是东方妞儿姑娘。」接着又对二女说道:「这位是莲花 夫人的爱女,九天玄女李晓兰姑娘」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一听是莲花夫人的女儿,不由心中十分震惊,再看在旁边 的李晓兰,不但美艳绝伦,而且在那至美之中,隐现出一种震慑人心的高华气质, 使人不敢逼视。二女都自认是绝世无伦的美女,但在李晓兰那高傲的神情下,略 显黯然,二女忽生妒念,奶兜兜当先说道:「我是北贱之徒」,东方妞儿紧接着 说道:「我是南淫之女」
 
  李晓兰见二女刁蛮中带着几分天真的神态,微微一笑,起身说道:「兜兜姑 娘好,东方姑娘好。」
 
  二女也未起身,只是轻声应了句『好』。便自顾自的闲聊起来。
 
  李晓兰摇头坐下苦笑一声,却见周晓航上前拉住李晓兰的胳膊说道:「李姐 姐,兜兜姑娘和妞儿姑娘都答应住在这里了,不如你也住在这里吧,人多了也热 闹。」李晓兰看她那娇稚无邪的神态,笑道:「这么多人能住的下吗?」 
  玉灵子道:「李姑娘放心,这里空房众多,一会贫尼让下人打扫一下,都住 在这里吧,有事也好互相照应。」
 
  李晓兰道:「那晚辈就叨扰了」
 
  周晓航伸手一拉蓝宇,开心的笑道:「宇哥哥,太好了,李姐姐也答应住在 这里了。」蓝宇神态茫然的说了句『嗯』
 
  李晓兰看蓝宇一片茫然若失的神情,对周晓航说道:「小航妹妹,你宇哥哥 这是怎么了?」
 
  周晓航闻得李晓兰的问话,心直嘴快的她便将今天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 
  李晓兰沉思了一会,自语道:「这其实也未必不是个办法。」
 
  玉灵子一听,大感惊异的说道:「李姑娘的意思是让宇儿随他们去?」 
  李晓兰恭谨的说道:「神尼,敌暗我明,咱们这样的等他们来攻,稍显被动, 不如换个策略」
 
  玉灵子道:「什么策略?」
 
  李晓兰淡淡的道:「他们不是要让蓝公子去见故人嘛?咱们不妨将计就计, 就让蓝公子跟他们走一趟?」
 
  奶兜兜嗤鼻一笑:「我还以为什么上策,那岂不是肉包子打狗,一去回不来 了。」
 
  李晓兰笑道:「我不是说让蓝公子自己和他们去,我们可以一起陪着蓝公子 去。」
 
  东方妞儿在一旁不以为然的说道:「你以为人家傻啊,会让咱们这么多人跟 着去。」
 
  李晓兰道:「我们可以和他们谈谈条件嘛,我料他们绝不会让神尼和翔老相 随,但我可以啊,他们又不知道我的底细,若是谈的好,你们三姐妹也可一起去 啊」
 
  周晓航叫到:「我也去」
 
  蓝宇迫不及待的说道:「万万不可,几位姑娘对蓝家已屡伸援手,蓝宇无以 为报,怎能再让诸位姑娘因为蓝家之事以身涉险,此事万万不可」
 
  李晓兰缓缓的说道:「蓝公子不必着急,听我说完,假如他们答应,那么也 没什么涉险的,他们若要控制我们,无非就是点穴,或者服毒,临行前我会传授 大家移穴换位之术,在佩戴我母亲师门可解百毒的莲花玉液,只要我们知道蓝大 侠的所在,我便让神鹤仙儿速速去接我母亲,我那神鹤日行数千里,只要我母亲 一到,任凭他什么狼谭虎穴也会瞬息土崩瓦解。」
 
  奶兜兜和东方妞儿听罢嗤之以鼻,李晓兰视若未见,争着圆圆的大眼睛看着 玉灵子。
 
  玉灵子低头沉思了一会,有些担心的说道:「倘若他们搜身,将解毒圣药搜 去,又当如何呢?」
 
  李晓兰微笑道:「那莲花玉液只要一滴就可解百毒,一瓶不好藏,藏一滴两 滴的应该不成问题」
 
  慕容翔心中忖道:这移穴换位的功夫只是听说,却没见人练成过,而那什么 莲花玉液一滴就能解百毒,他也是心下存疑,突然想到黑色小妖日间用一滴灵药 便解了麒麟烟的毒,一滴就治好了阴山老怪吐血的内伤,心中诧异,沉思不语。 
  玉灵子突然起身说道:「今日天色已晚,不如大家休息一夜,至于李姑娘所 说之事,明日容我们计议一番再作道理。」
 
  蓝天别府客房众多,东西两厢各有三间客房,玉灵子将慕容翔、东方妞儿、 奶兜兜和三宝和尚,安排在了东厢客房。玉灵子和周晓航还有李晓兰住在西厢客 房,蓝宇独居主卧。玉灵子将奶兜兜和三宝和尚送到客房门口,十分温和的说道: 「武林儿女,不拘小节,你们已是夫妻,今日就住在一起吧」。奶兜兜虽然天生 淫荡,但在玉灵子面前也不禁脸上一红。玉灵子温婉一笑转身离去。
 
  慕容翔刚刚熄灯上床,「嘿,老驼子,这么早就睡」,东方妞儿人随声到, 俏丫头身形一晃闪了进来。
 
  慕容翔连忙起身惊讶的说道:「你这小丫头,胆子也忒大了,这要让玉灵子 看到那还得了,快回去。」
 
  东方妞儿轻声笑道:「呵呵,你个老驼子也有怕的人」
 
  慕容翔小声说道:「老驼子怕过谁,但这是在蓝天别府,不是你们家,可随 便肏屄,玉灵子和那蓝公子本来对咱们这些人有偏见,咱们要是还在这里乱搞, 岂不是更不让人瞧不起,你个小丫头年少无知,速速回去」
 
  东方妞儿道:「谁要和你肏屄了,昨日你把我肏的现在小屄还痛呢,哪敢在 肏,只不过兜兜姐和三宝双宿双飞去了,小妖姐又走了,我睡不着闲着无聊,过 来找你聊聊天而已。」
 
  慕容翔咧嘴道:「聊天也不行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若要被蓝公子和玉灵 子知道,这成何体统,再说老驼子和你有什么好聊的。」
 
  东方妞儿娇哼的说道:「不聊就不聊,反正无所事事,把你的鸡巴给我吃几 口」也不管慕容翔同意不同意,跪在床边就去脱他裤子。握住慕容翔半软不硬的 大鸡巴,张嘴就舔弄起来。
 
  慕容翔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大鸡巴被她温暖的小嘴含着,一下 就硬了,心道:这小贱屄当真淫荡的可以,反正肏她嘴她也发不出声音,何乐而 不为。两手按着美丽的东方妞儿,大鸡巴狠命的在她嘴巴里快速的抽插,胯下的 妞儿此时只能发出「呜……嗯……」极为细微的呻吟声。
 
  奶兜兜和三宝熄了灯,双双躺在床上,三宝和尚双手轻拂着奶兜兜的玉臂, 只觉凝如羊脂,滑腻异常,轻轻叹息道:「托佛祖保佑,菩萨显灵,叫小和尚终 于得偿所愿」
 
  奶兜兜扑哧一笑:「哪个佛祖会保佑和尚娶老婆,哪个菩萨仙灵会让和尚来 肏屄,你个呆秃,让我看看你这脑袋是不是整日念佛念傻了」一只手在小和尚光 秃秃的大脑袋是抚摸着,另一只手却摸向了小和尚的鸡巴。
 
  小和尚傻笑道:「小和尚能娶到兜兜姐,肯定是积了几辈子的福份,没准小 和尚真是罗汉转世也说不定呢,嘿嘿」
 
  奶兜兜一只手攥着他的鸡巴,一手摸着他的光头笑道:「你就是罗汉转世也 是个王八罗汉,哈哈」笑完接着说道:「相公,昨夜你抱着我让慕容翔肏,你心 里是怎么想的啊,难过吗?」
 
  却不见三宝回话,手中突然感觉三宝的鸡巴不但抖了抖,而且坚硬如铁。 
  奶兜兜感到十分诧异,在三宝和尚的头上拍了一下:「你个呆秃,我问你话 呢,你不回答,却抖动鸡巴,难道在用下面的头想事情啊?」
 
  三宝痴痴地说道:「小和尚见你被慕容翔肏,心里确实有被戴绿帽的委屈, 但小和尚跟着你的第一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小和尚只要兜兜姐快乐, 小和尚也快乐。」
 
  奶兜兜愧疚的说道:「相公,那以后我只让你一个人肏,不让你再受委屈了。」 
  三宝急急地说道:「千万不要,小和尚不要兜兜姐不快乐,那天你也说了, 只让一个人肏,你会感到乏味,小和尚不会让老婆乏味的,正如你说所,只要对 得起良心,我们高兴怎么活就怎么活。」
 
  奶兜兜凄然的说道:「昨夜那样本是小妖姐和我故意戏弄你的,可如今我们 真成了夫妻,在那样做我觉得对不起良心,对不起你。」
 
  三宝和尚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兜兜姐不用觉得对不起我,昨夜我抱着你 让慕容翔肏,开始确实有些难过,但是后来却觉得异常的兴奋,到后来心里完全 是刺激,根本就没了伤心之感,兜兜姐你说小和尚是不是有病,居然喜欢看别人 肏自己老婆」
 
  奶兜兜吃惊的说道:「你真的喜欢看,是发自内心的吗?」
 
  三宝和尚呆呆的道:「当然发自内心的,刚才你问我抱着你让人肏是什么感 觉,我就兴奋起来了,鸡巴硬的发胀,不行,小和尚明日要去找个郎中看看,我 这病还病的不清咧。」
 
  奶兜兜闻言欢声大笑:「你这呆秃,你去找郎中怎么说?你说你喜欢看老婆 被人肏?就算你说了又有哪个郎中能治好你的病,哈哈」
 
  三宝和尚看着笑的花枝招展的奶兜兜,郁闷的道:「那……那……怎么办?」 
  奶兜兜抚摸着三宝的大光头笑道:「你个呆秃,你这叫绿帽癖,就是爱看心 爱的人被人肏干。我师傅说世上很多人都有这癖好,就像妞儿的爹爹东方骏就是 如此。」
 
  三宝说道:「那我就不治了,以后就跟着老婆,看老婆被人肏干。」
 
  奶兜兜笑道:「那你以后可就要当一辈子的王八了,你愿意吗」
 
  三宝突然一拍大光头,志成的说道:「兜兜姐但请放心,我小和尚别的不行, 可就凭小和尚这大光头,肯定能当好一辈子王八盖子。」
 
  逗得奶兜兜失声大笑。笑过后一拍小和尚的脑袋,深情的说道:「王八相公, 上来……肏我……」
 
  三宝鸡巴早就坚硬如如铁,翻身就趴在奶兜兜身上,大鸡巴对准小屄,刚要 往里插。却听奶兜兜说道:「慢点,不要让人听见」
 
  三宝心里讨道:确实不能大声的肏屄,否则让玉灵子听见那可就惨了,想罢, 屁股慢慢的沉了下去,大鸡巴挤进了奶兜兜的小屄里,缓抽轻插起来。
 
  奶兜兜发出一声低沉而又愉悦的呻吟,双腿紧紧的夹住三宝的身体,臀部不 自主向上顶,十指用力的抓住三宝的背,将三宝的身体紧紧的压在她的乳房上。 
  二人虽然缓插慢肏,却有着仿佛偷情的刺激,使二人更加的兴奋,奶兜兜不 敢发出声音,只好拼命地扭动身躯,以泄心中的欢畅与高潮,在奶兜兜高潮的同 时三宝和尚也将数以亿计的小王八和尚射进了奶兜兜的小屄里。
 
  慕容翔还抱着东方妞儿的头,狠狠肏干东方妞儿的小嘴,听到隔壁奶兜兜笑 语不断,心道:这小两口还挺黏糊,有一天老驼子也和你们一起乐呵乐呵,嘿嘿。 
  慕容翔心中正想着歪念,突然隔壁笑声戛然而止,却传来一振木床吱嘎吱嘎 的响声,慕容翔呵呵一笑,突然站起了身子,东方妞儿的小嘴被大鸡巴正插的有 些喘不过气来,慕容翔突然站起,大鸡巴也顺势在东方妞儿的小嘴里拖了出来。 
  东方妞儿娇喘着说道:「怎么?老驼子,不玩了?」
 
  慕容翔轻声说道:「玩,老驼子教你个新玩法」说完猛然提起东方妞儿的的 足踝,将她头下脚上的倒提起来,说道:「老驼子也让你爽爽」大嘴一张就覆盖 在东方妞儿毛茸茸的小屄上。
 
  东方妞儿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连忙捂住嘴巴,怕惊叫出声,突然感到小 屄一阵暖流,慕容翔的老舌头在她小屄里打着转的舔弄,让她异常的舒服,心道: 死驼子还有点良心,不枉我的擅口被你爆肏一回,张嘴就把眼前的大鸡巴吞了进 来。
 
  慕容翔一边舔屄,一边晃动着屁股,大鸡巴在妞儿的嘴中不停地来回抽动, 妞儿娇鲜的嘴唇被鸡巴抽插的不停地张合,大鸡巴在她的口中反反复复的抽送。 
  隔壁木床吱嘎声停歇,慕容翔也无心再战,大鸡巴猛然强顶了十几下,突然 一挺深深的插进东方妞儿的嘴里,硕大紧绷的阴囊不停地收缩颤动,只见东方妞 儿的喉头一鼓一涨,被猛射精液。
 
  慕容翔射出的精液量巨大,东方妞儿嘴里被射的满满,小脸鼓鼓的,突然吐 出了了鸡巴,将嘴里大量的精液咕噜咕噜的咽下,张开嘴巴大喘一口气,那大鸡 巴脱离妞儿嘴巴的束缚,在空中像喷头一样,突突的射在妞儿娇美的脸上,妞儿 紧闭着双眼,任由慕容翔的大鸡巴喷射,乳白的精液射的妞儿满脸都是,顺着秀 发往下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