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世今生】作者:不详

发布日期:2018-06-20  来源:

来世今生字数:20706字下载次数: 24  我不知道人有没有来生,但是,我希望,所有的爱都能在今生永存……                第一章  当我不得不转学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我的世界是灰色的……  不止一次,我想到过死,可是我对死亡有着一种深深的恐惧感,这时我才瞭解自己的懦弱。  深夜我常常在噩梦中度过,而白天,我都处在深深的自责中。  我希望上天能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好让我弥补我对小梅的伤害。  但是,上天偏偏要我经受这种煎熬……  「魔鬼!又发呆呢!去上课了!唉,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舍友「乌鸦」总是不停的絮絮叨叨。  从外地来就读的住校生很少,全年级只有乌鸦、老虎和我三个人,同住一室。  可能都是孤身在外读书吧,同在异乡为异客,尽管我不怎么说话,我们还是在短短的两周时间成了好朋友。  老虎长的虎头虎脑,总是很憨厚的傻笑。  我因为常常自己悄悄跑出去,悄悄的回来,乌鸦给我一个绰号「幽灵」,但是老虎觉得不好听,所以我成了「魔鬼」。  高一的课程倒是没什么压力,但是异乡求学,总希望能金榜题名,所以大家都是格外的努力。  收拾东西,我不声不想的跟在他们俩后面,出了宿舍,教学楼大概有200米远,转过一个弯,我突然看到教学楼门口一个背影,心头一震!  一身紫色的连衣裙,披肩的长发,身影在楼门口一晃,就不见了。  「小梅?不可能的!小梅她难道还活着?小梅!」  我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疯狂的追了过去。身后留下了莫名其妙的舍友。  冲进楼门,楼上楼下的跑了几圈,可是没有那个紫色的身影!  没有什么发现,我真是很沮丧。  乌鸦气喘吁吁的追上我,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  他挠挠头,拍拍我的肩膀,说,去上课吧。带着一脸的困惑。  晚上,他们俩默契的拎来一箱啤酒,我们默默的喝着闷酒,他们俩偶尔东扯西拉,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说实话,我真的很感激他们,没有追问我什么,而他们的陪伴,对我来说是最好的安慰。  喝完最后一瓶酒,我说我出去走走。  老虎叮嘱我早点回来,塞了包烟给我。  我摇摇晃晃的拖着宿醉的身子,来到操场上,月色下的操场格外宁静,只有蟋蟀还在没完没了的唱歌。  我猛力的吸着烟,看着满天的星斗,思念着我的小梅。  小梅,你在天堂还好吗?你知道我在想你吗?你在想我吗?还是在恨我?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任凭热泪涌出眼眶……  躺在冰冷的球场上,深深铭刻在我心里的一幕幕,仿佛在我眼中重现。  小梅紧紧的挽着我,浅紫的T恤,浅紫的长裤,长长的披肩发……  我们漫步在林荫小道,小梅她不时抬头看看我,亮亮的眸子,弯弯的眉毛。  偶尔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让我忍不住猛的吻上她的小嘴。  迎接我的是她用力的一咬!  她咯咯的笑着,撇下我,调皮的跑开了。  我追上去:「来,让哥哥抱抱!」  「会被人看到啦,不要!」  我努力的追逐她,她灵巧的跑来跑去,咯咯的笑着:「狼来了!!」  「嗯,大灰狼要吃小白兔了!」我试图捉住她。  「哼,狼外婆还差不多!啊呦,你耍赖!」  捉住活跃的小麻雀,我才不顾是否有人看见,用力的吻上去,她紧闭双唇。  舌头用力撬开她的牙齿,熟练的探入她的小口。  她含着我的舌头,轻轻的吸吮,我也努力伸长舌头,在她口中搅动。  她灵巧的小舌头也迎合着我,好像一条小蛇,灵巧的钻来钻去。     ***    ***    ***    ***  「说,到底是谁的!」  一声惊雷,打破了我们的温情。  我发现,我们站在教务处,那个面目狰狞的小老头,正在声嘶力竭的大吼。  「赵雪梅,你说,是不是他的?」  「不,不是……」  「那是谁,除了他,还有谁?」  「……」  「那周岩你说,是不是你?!」  「我……我……不……」  我不明白自己怎么这么的懦弱,敢於偷尝禁果,却不敢於承认。  甚至我觉得这不是懦弱,是卑鄙。  小梅静静的望着我,那眼神里没有责怪,没有失望,只有一种深深的爱意。  我她妈怎么这么懦弱,我总是在责怪自己,我觉得她充满爱意的眼神,就像一把剑,深深的刺入我的心脏!我为什么没有胆量和她一起承受?     ***    ***    ***    ***  「小梅自杀了,唉,各方面的压力太大,一个小女生,哪里承受的住啊」。  听到母亲的这句话,好像被闪电击中,我的眼前一黑,血液涌上我的大脑。  「不,我不相信,你骗人,你骗人!!!!!!她不会这么做,不会!」     ***    ***    ***    ***  我大声的喊叫,朦胧中,我看到老虎端着一杯水,坐在我的床头。  「来,喝点水,你又作噩梦了!想开点,没有过不去的坎!」  「兄弟,下回能不能回宿舍睡啊,看把老虎累的那身臭汗,背你回来还真是够难,跟死猪似的,呵呵!」乌鸦还是忘不了调侃两句。  「谢谢了。」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充满了感激。  「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嗯,晚安!」                第二章  接下来的日子很平淡,转眼已经接近元旦了。  或许是时间可以慢慢的平复伤痛吧,我的心情也慢慢的恢复了一些,不再那么痛苦了,只是偶尔才会想起我的小梅。  这天课间,我一个人无聊的准备下楼去转转,就在楼门口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一个女生和我迎面走来。  她穿着一件淡紫色的羽绒服,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正在和同行的女友说笑。我可以肯定,那是我上次见到的那个紫色的背影!  我真的有一种造物弄人的感觉,她居然和小梅的长相惊人的相似!  弯弯的柳叶眉,小巧的鼻子,说笑的时候露出洁白的牙齿,牙齿都小小的,给人很纤细的感觉,记得我常常逗小梅,说她是鲨鱼……  我一下就呆住了,我以为我看到了我的小梅,可是理智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  随即我也发现她和小梅的长相还是有些区别的,应该说有九分相似。  最让我感到震动的是,小梅很喜欢长发披肩,偏爱紫色,可是面前这个女生,居然和她是那么像!  她们说笑着,和我擦肩而过,我怔怔的站在那里,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过了半晌,我才突然回过神,回头去看,她们早已不知去向!!!  失魂落魄的回到教室,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上课了,我仍旧呆坐着。同桌冰儿推了推我:「喂,别发呆了,上课了!」  我没有理会,不过没多久,我的思绪不得不中断了,因为,语文老师百发百中的粉笔头再一次准确的命中我的额头。  她妈的,我怀疑他是不是李寻欢的后人。恨死我了,全班只有我吃他的飞镖最多。他才不管我是年级第一名,特别是语文成绩也很出色。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我难看,我干!  课间休息的时候,冰儿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  她是班长,平时对班里同学的事情关心的比较多,很称职。长的娇娇小小,眼睛也有点小,脸上还有点雀斑,最好看的是两颗兔牙,笑起来很可爱。  班上的男生开始觉得她一个还没有发育成熟的小鬼,当班长能行么?没想到,她泼辣的性格,还有做事很细緻,很耐心,让大家都比较信服,慢慢都收敛起嬉皮笑脸,对她都很佩服。  虽然是同桌,但是我不怎么和她说话,其实我和谁都不怎么说话,我喜欢静静的呆在自己的世界,思念我的小梅。  到是她,总是想方设法找我说话,问个问题,讲个笑话什么的。我跟她也算是比较熟了。  下了晚自习,想想今天碰见的那个酷似小梅的女生,让我不由得再次陷入深深的自责中,我又去买了三瓶白酒,准备喝个痛快!  乌鸦和老虎陪我喝了一些,我是只求一醉,大口的喝着烧酒,让酒精刺激我的胃,感觉到差不多了,我又想去走走。  老虎劝我,现在天气太冷,冰天雪地的,别去了,可是我说,别管我,摇摇晃晃的出了门。他们也跟着我出来了,我说:  「别跟着我,让我自己待一会儿!」  他们没有理我,还是默默的跟着。  管他呢,我自顾来到操场,坐在看台上,点上烟,猛猛的吸了几口,烟雾灼烧着我的肺,火辣辣的,让我揪痛的心稍稍感觉舒服了一点。  我抬头望望天空,幽蓝的夜空,星星闪亮的眨着眼睛,淡淡的银河,仿佛缓缓的流动。  哦,那是牛郎星,那个是织女星,哼,牛郎织女,她们每年还能够相见,可是我却再也看不到我的小梅了……  眼泪忍不住再一次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忍不住放声大哭……  哭了好久,我感觉到有人搂住我的肩膀,是老虎,他的眼睛也红红的?  乌鸦在旁边冻的蹦蹦跳跳,老虎说:天太冷了,我们回去来个一醉方休如何?  嗯,我点了点头,我们互相搀扶着回到宿舍。  又是几杯烈酒下肚,乌鸦试探性的问我为什么哭?  「兄弟,有什么伤心的事说出来,这样心里会感觉好受点,把我们当兄弟的话,就让我们分担你的痛苦!」老虎也劝我。  借着酒劲,也是感激他们的友情,我泣不成声的回忆我的故事,也倾吐着我的痛苦。  我和小梅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我们是邻居,而且一直都是同班同学,每天我都会和她一起上学,放学,晚上一起做功课。放假了,我会跟她一起出去玩。  到了初中的时候,同学们有时候会拿我们开玩笑,说我们是小情侣,我们表面上不在意,其实心里都在想,希望真的是。  我清楚的记得,初中三年级的时候,一天晚上,我们在一起做功课,我做完了,抬头看到她正低着头沉思,眉头皱着,头上戴着一支小小的紫色发夹,粉红色的小嘴紧紧的抿着。  我问她怎么了,她才仿佛猛的从梦中惊醒。  啊的一声,急急的瞥了我一眼,小脸上泛起红晕,然后快速低下头,我发现她的脸越来越红,甚至细细的脖颈都涨红了。  我还以为她病了,起身过去摸她的额头,很正常呀?怪了。  她红着脸站起来,结结巴巴的对我说:  「我……我……你……你……」  欲言又止,眼神里带着羞怯,又好像是带着责怪。  我,我一下反应过来,我明白她想说什么了,我知道她在想什么了,因为已经很久了,我一直都睡不好觉,因为我也在想着同一件事情。  那就是:爱情!!!  两个彼此爱慕的人,却都羞於启齿,今天,我要鼓起勇气,打破僵局。  「小梅,我……我喜欢你!」  我捉住她的双手,大胆的说出了在我心中重复了一万遍的这一句话。  小梅她挣脱我的手,一下扑进我怀里,双手紧紧的抱着我,抱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不过我这时候,主要感觉却集中在紧贴我前胸的那两只软绵绵的小兔子身上了:P(妈的,我为什么天生就这么色啊)  很特别的感觉!第一次感受到这两团软呼呼的东西,我的心脏怦怦的猛烈跳个不停,小弟弟也蠢蠢欲动。  我抱住她,她抬起头来,羞怯的说她也喜欢我!  我慢慢的将头凑近她,她明白我要做什么,慢慢闭上双眼。  我将唇轻轻的盖到她的唇上,软软的,我轻轻的吸吮她的嘴唇,好甜好甜。  突然,一条软软的小舌头钻了过来,我吓了一跳,我不知道接吻还需要舌头!呵呵,但是这件事情,天生就会吧,我开始吸吮她的舌头。  然后试探性的把舌头探入她的小口,细细的牙齿,小巧的上颚,我忘情的用舌头在她嘴里搅动。她的津液甜甜的,我好喜欢。  突然,她用力的在我的舌头上一咬,啊呀,猛地收回舌头,痛的我龇牙咧嘴,我说,你干什么啊?  她说,让我永远记住她,说完,莞尔一笑。关心的问我,咬痛了吧。  呵呵,不痛才怪哦,我想我几天都不能好好吃饭了。  她再一次把娇嫩的小脸凑上来,我紧张的说,又来?  她笑笑的说,不会啦。接着吻上来,小小的舌头也探了过来,我本想要咬回给她,可是我舍不得。  不知道吻了多久,我们才停下来,她笑吟吟的伸手帮我擦掉嘴角上的口水。呵呵,毕竟是初学者,技术太差,搞得下巴上都是。  就这样我们的关系变得明朗了。                第三章  「那后来呢?」乌鸦问道。  扔掉烟头,灌下一杯烈酒,再点上一支烟,我继续讲下去。  后来,没过多久,一个周末,小梅的父母出门去了,我们在她的卧室里,又悄悄的亲密。  一阵忘情的热吻之后,也许是青春期的冲动吧,我抑制不住对性的好奇,试探性的轻触她的胸部,我问她,我,可以吗?  她点点头,害羞的把头埋在我的怀里。  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控制着颤抖的双手,解开她浅紫色的睡衣,里面是同样的紫色胸罩。胸罩镶着镂空的花边,上面还点缀着一些黄色的小花。  我不知道从何处下手,她羞怯的引着我的手,划过她光滑的背脊,指引我解开后面的挂钩。  她伸手褪下两根肩带,一双雪白挺翘的乳房露了出来。  我低下头去,贪婪的亲吻着她的胸乳,双手也不停地在双乳上游动,我含住她的乳头,她轻哼了一声,仿佛被抽去了筋骨,躺倒在床上。  我就像一头猛兽,扑了上去,吸吮她的乳头,用力的揉捏乳房,她喉咙里发出压抑的轻声呻吟。  吻了一阵,我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兽欲,手忙脚乱的脱着衣服,小梅也脱去了长裤,但是还穿着浅粉色的小内裤。  我脱光了衣服,然后不顾她的羞涩,扯下她的内裤,她紧闭双眼,双臂交叉抱在胸前,身体绷得紧紧的。  我顾不了那么多,分开她的双腿,俯下身去。  说实话,我虽然知道性爱的方法,但是不知道我该去哪里。  倒是坚挺的肉棒提醒我,冲进去!  我没头没脑的一阵寻找,小梅始终紧绷着身体,只能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声。  我焦急的寻找,寻找,这时候,一只小手伸过来,引导我来到一个柔软的地区。是这里吗?  她没有做声,只是收回了手,我腰部用力,试图进入,但是我真是有点怀疑,因为努力了半天,也无法进入。  我急得满头大汗,突然,我暗叫一声不好。虽然没有做爱的经验,可是我有自慰过啊。只觉得一股电流从我的弟弟直通大脑,我还没有来得及移开肉棒,乳白的精液就已经喷射到她的秘处。  我FAINT!她吃惊的问我,是什么?  我,我,我,结结巴巴,不知怎么回答。  她也似乎明白了,嘻嘻的笑了几声,这反倒让拘束的气氛有所缓解。  可能是年轻吧,我的肉棒并没有完全软掉,再加上精液的润滑,我反而如鱼得水,肉棒感觉似乎找到了那个小小的洞口,我慢慢的但是用力的向里挺进。  挺进,冲破重重阻碍,她的身体猛的抖了一下,我终於成功进入了!  我这时才长吁了一口气,眼光转移到小梅脸上,我这才发觉,她的眼角挂着几滴泪水,耳边的长发上,挂着星星点点的泪珠。  她哭了?我问她,是不是很痛,她点了点头,突然上身挺起,狠狠的一口咬在我的肩头。  撕心裂肺的痛,我啊呀一声,她才松开口,我肩头的齿痕渗出了鲜血!  「给你做个记号,你永远是我一个人的!」  「哇,让人看到怎么办?」  「不管,你活该,谁让你欺负我!」  「还痛么?」  「好一些了,你……你动一动吧,感觉好涨!」  「嘻嘻,我不敢哦,怕你咬我!」  她假装嗔怒,装出要咬我的样子,我当然早都按捺不住了,开始缓慢的进出。  慢慢的,她有了感觉,阴道慢慢分泌了一些淫水,我的抽动变的容易些了。於是我开始加快速度,奋力的抽动。  她也控制不住的慢慢发出越来越大的呻吟声:  「嗯……嗯……啊……哦……嗯……」  这呻吟就是我的冲锋号,我奋力的冲刺、冲刺。她也双腿勾住我的腰,双臂用力抱紧我的身体,指甲慢慢陷进我的肉里。  啊,肉棒传来的强烈刺激,夹带着肩头和背上的疼痛,刺激的我更加疯狂,我不顾一切的用力抽插。  「啊……啊……我……受不了了……啊……」  伴随着她忘我的呻吟,我用力一挺,在她的秘穴深处,射出了我的精液。  好累呀,我趴在她身上,喘息着坠入了梦乡。  就这样,我们偷尝了紧果,尽管能做爱的机会不多,但是一有可能,我就在她身上发泄我积郁的欲望。  可是,就在中考前的体检时,一个犹如晴天霹雳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小梅怀孕了!!!  「我操,你她妈的怎么不知道呀,她怎么也没发现呀!」乌鸦大声的咒骂我。  是呀,我们真是粗心,居然没有想到会怀孕!  「别打岔,后来怎么样了?」老虎示意乌鸦闭嘴。  我灌了一口酒,继续讲下去。(情色的内容我可没有讲呀,我是写给大家看的哦,别误会呀)  这在当时的时代,简直是晴天霹雳,教务处长当既把我们找了去,他就是要知道,是不是我干的坏事!  那时候,我是学习的尖子,班长,在大家心目中是标准的好孩子,我胆怯,我怕说出来,我会失去大家对我的讚赏。  我不敢承认,小梅她也坚决否认是我的,我现在知道,她真的是对我好,可是我怎么对得起她的爱呢?  她被迫休学了,我顺利的毕业,在这段时间,我们再也没有见面,我不敢去找她,我怕别人知道我犯下的罪恶,我也不敢面对她。  但是就在中考完不久,我就听到了小梅自杀的消息,我震惊了,我向父母承认了我的错误,我妈妈说:  「晚了,现在承认还有什么用呢?」  为了让我摆脱阴霾,父母让我投靠到千里之外的这个城市的叔叔家。  就在我收拾行装,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收到了一封信,是小梅给我的信!  这是她给我的遗书!字迹已经模糊,我能想象她写信的时候,一定是泪湿衣襟!  她说,她已经成为别人眼中的坏女生,如果和我在一起,只会破坏别人对我的看法,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再在一起了,没有我,她活着也没有意义,所以她选择了死!  她还说:  「如果有来生,我愿做你的妻子,一生一世不分开!!!!!!」  「如果有来生,我愿做你的妻子,一生一世不分开!!!!!!」  「如果有来生,我愿做你的妻子,一生一世不分开!!!!!!」  ……  ……  ……                第四章  这句话就像一把匕首,一字一句都刺在我心里!我的头嗡的一声,胸口一阵发热,哇的一口鲜血吐在手里的信纸上,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操,你她妈的,敢做还不敢当,你算什么男人呀!」乌鸦眼睛红红的,破口大骂。  「骂的对,我没有胆量面对事实,我让小梅独自承担别人的蔑视,别人的嘲笑,我不是个人!」  「你真的做错了。」老虎擦了把眼泪,认真的说:「但是,小梅的做法也不对。算了,都过去了,看开点!」  是啊,都过去了,但是失去的永远无法挽回,如果能让我重新选择,我一定会勇敢的站出来,我要和小梅共同承担一切。  擦干眼泪,再来一杯,他们也说了他们住校的原因,乌鸦的父母离婚了,他不愿接受苛刻的后母,所以住校了。  而老虎,他的父母在一次车祸里双双离世,他也是在他叔叔家,但是从小他失去父母,性格的独立性很强,非要住在学校,尽管他叔叔一家对他都很好。  我们喝呀喝,聊呀聊,哭一阵,笑一阵,最后到四瓶白酒都快见底了。呵呵,三个人比赛似的哇哇大吐了一地,昏昏沉沉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有人敲门,老虎开门一看,过来拍我一下,说找我的,我正睡得香,没有理事他。  又睡了一会儿,有人推我,我不耐烦的说:「操,谁啊!」  挣开朦胧的睡眼,一看,是冰儿,SHIT,赶紧坐起来。  冰儿「呀」的一声轻叫,我才反应过来,我是习惯只穿小内裤睡觉的,一坐起来,上身整个是光溜溜的。  她赶紧转过头去,我扯了被子裹上,问她什么事?  她说看看我为什么不去上课,我说喝多了,她气得细细的眉毛揪成一团:  「这是什么理由,下午必须去上课!」  冰儿走了,乌鸦感慨说,好羡慕呀,我们有个这么好的班长,他们不去上课可是没有人理睬。我也没理会他。  到了元旦,班上搞晚会,张灯结綵的,好不热闹,我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为了不让大家扫兴,还是参加了。  中间有一个节目,是由冰儿随机抽取一个人的名字,让他表演节目。  没想到是我,难道她是故意的?  我不好拒绝,於是让班上会吉他的同学伴奏,唱了当时很流行的一首罗大佑的《恋曲90》  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脸  怎么也难忘记你容颜的转变  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  转头回去看看时已匆匆数年  苍茫茫的天涯路是你的飘泊  寻寻觅觅常相守是我的脚步  黑漆漆的孤枕边是你的温柔  醒来时的清晨里是我的哀愁  或许明日太阳西下倦鸟已归时  你将已经踏上旧时的归途  人生难得再次寻觅相知的伴侣  生命终究难舍蓝蓝的白云天  轰隆隆的雷雨声在我的窗前  怎么也难忘记你离去的转变  孤单单的身影后寂廖的心情  永远无怨的是我的双眼     ***    ***    ***    ***  想起我的小梅,唱着唱着,我的声音变的哽咽,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流动,声音也变得嘶哑。反倒和罗大佑的声音有点接近了。  演唱完了,整个教室安静了几秒钟才响起掌声,我看到有的女生还在默默的擦去眼泪,女生真的太容易被感动了。  同学们都说我唱得很好,我强忍住泪水,谢谢大家。  第二天课间,冰儿,笑吟吟的说我唱歌真得很好听,我咧了咧嘴,想,你一个小女生,怎么知道我唱歌的时候的心情呢!  时间过得飞快,放寒假了,学校专门给住校生一间教室自习,我们哥仨闲来无事,也去踢踢足球。  每天自习,冰儿和班上的几个女生都会过来,我们都觉得她们没有必要,可是她们说人多有学习气氛,不会的还可以互相请教。  春节到了,除夕夜,我在叔叔家吃完团圆饭,坚决要求回宿舍,他们也没有坚持,让我带了些饭菜做夜宵。  回到宿舍,没想到那哥俩也来了,我们照例开始喝酒。  这段时间,心情好了很多,很少会再喝酒了。可能是把压抑在心里的痛苦,向朋友倾诉之后,心情感觉会轻松一些的缘故吧。  酒过三巡,突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冰儿和班上的两个女生,我很吃惊,问她们来做什么。  她说她们来陪我们守夜,顺便监视我,不能酗酒:p  请她们进来,不用介绍,那两个女生一个是小娟,一个是玲玲,都是天天到学校上自习的,和乌鸦她们也很熟了。  大家开心的说说笑笑,酒倒是喝的不多,因为我喝一口,冰儿非要也喝一小口,她还笑着说要尝尝醉酒的滋味,我~~~  我很感动,她们在除夕夜居然来陪着我们,我发现对冰儿产生了好感,可是,我怎么有资格?我赶紧喝了一大口酒,压住自己的非分之想。  我这种人怎么还有资格说爱?  不知不觉,天都快亮了,女生都喝了不少酒,小娟和玲玲撑不住了,挤在老虎的床上睡着了。  老虎和乌鸦也睡到乌鸦床上了。  我劝冰儿去睡一会儿,白天还要去拜年,可是她说不瞌睡,我想她可能觉得我会没有地方睡,我告诉她我不瞌睡,她不听。  於是我们聊天,我发现她的目光有时候会注视着我的眼睛,我似乎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一种熟悉的眼神,熟悉但是却让我不敢去想!  我躲闪着她的目光,每当这时候,她会停止说话,直到我看她!  酒精的刺激让她有点唇齿不清,她的脸红扑扑的,点点的小雀斑也变得格外可爱。  她总是笑眯眯的,但是热烈的目光却让我心惊!  我努力想逃避她的目光,只好借酒压惊,结果她不听我的劝告,越喝越多,后来,突然她晃了晃,突然哇的吐了出来,很突然。  吐的满桌狼籍,更可恨的是她衣服上全都是呕吐物!吐完了,趴到桌上,睡着了!?  我不知所措,去喊那两个女生,喊不醒,老虎和乌鸦跟我一个毛病,喝完酒睡觉的时候,你喊他,他答应,但是身体决不会动一下。  我把冰儿拖到我床上,可是她的衣服怎么办?  没办法,只好动手,脱掉她红色的毛线衣,里面是一件粉色的内衣,然后脱下她的牛仔裤,里面是一件黑色的紧身毛裤,衬托出她纤美的曲线,让人无限遐想。  我在想什么啊,自己骂了自己一句,赶紧收回思绪。  给她盖上被子,我收拾了一下房间,然后去把她的脏衣服洗了,洗完摆到暖气上,很快就会干了。                第五章  一个人自斟自饮,过了不知道多久,天也濛濛亮了,外面开始有了星星点点的鞭炮声。  初一早上要放鞭炮,吃饺子,大家都要回家去的。  玲玲和小娟都被吵醒了,那边乌鸦、老虎也迷迷糊糊的起床了。  可是冰儿怎么都推不醒。  眼看天都亮了!  她们四个居然说让我照顾冰儿,嘻嘻哈哈的全走了!  看到她们互相在使眼色,我想她们大概是想撮合我和冰儿,可是,我有这个资格吗?  她们走后,我只好望着熟睡的冰儿发呆,俏俏的小脸,睡得很平静。两颗小兔牙,看起来是那么可爱。  过了一阵,她翻了个身,居然开始发出鼻鼾声。  可能是睡觉的姿势不对,我过去轻轻推推她,她没有反应,我於是伸手到她脖子下面,把她的头扳正。  她似乎感觉到了,身体动了一下,转成侧躺,却伸手抓住我的手,压在脸下面,嘴里唧唧咕咕,不知嘟囔了句什么,又睡着了!  我又不忍心吵醒她,只好坐在床边,看着她甜甜的睡相。  时间就那么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别人都觉得,发呆一定很枯燥,可是我却喜欢,思绪转来转去,时间也不知不觉就过去。  后来我觉得手有点发麻,想抽回来,可是她紧紧的压着,我只好用力,结果她被我弄醒了。  「呀,我是不是喝醉了?」  「你觉得呢?」  她坐起身,小脸微微发红,同时也发现她身上的衣服少了。  她环顾了一下,看到暖气上面的衣服,又看看我,抿嘴笑了笑,向我展示她的小兔牙。  我赶紧把衣服拿给她,藉口洗脸,溜出去了。  用冰冷的凉水洗了把脸,酒精麻醉的大脑清醒了好多。接了半盆水,回去看冰儿已经穿好衣服,打开门窗,释放一下满屋的酒气。  倒些开水,让她洗个脸,我看她摇摇晃晃的,所以提出送她回家。  她没有拒绝,好在她家很近,她的父母开的门,看到她喝了酒,也没有责怪她。甚至当她母亲知道我就是「大名鼎鼎」的周岩时,非常的热情。还要我多在学习上帮助冰儿。  中学的生活很平淡,对於我们这些学子来说,唯一的目标就是考上大学。  和冰儿的关系也没有什么进展,因为我真的觉得我没有资格,但是躲避她的藉口不能一用再用,所以我们的关系还是超过了普通的朋友。  乌鸦呢,和小娟好上了,老虎和玲玲却成了一对,这让我大跌眼镜。因为小娟不爱说话,玲玲却是很外向。看来还是互补的情侣比较好吧。  6月的一天,上完晚自习,冰儿说有几个问题要问我,班里的同学三三两两都走光了。  给她讲解完,我收拾课本,就在这时候,她突然叫我:  「周岩!」  「嗯,怎么?」  「我……我喜欢你?!」  什么?这句话让我大吃一惊,我一直小心翼翼,就是不愿这事发生啊,因为我连想都不敢去想。  现在她这么说,我怎么拒绝她?如果我拒绝她,她会不会很伤心?  她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能够伤害她?  啪,我手里的课本洒落了一地,我却没出息的落荒而逃!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冰儿。  我习惯性的跑到操场上,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的转来转去。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想了好久,我想,就让我当个逃兵吧,也许过两天就没事了,於是回宿舍睡觉。  第二天星期五,冰儿居然没有来上课,我有点坐立不安,结果第一堂又中了语文老师的「飞镖」。  好容易第一节课下课了,我也不顾旷课了,跑去冰儿家里看看。  敲了半天门,她才开门,眼睛红红的。  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事。  「那你去上课吧!」  「我不要你管我!」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冰儿,对不起!我……」  「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自作多情!」  「我……」  「你走啦,我不想再见到你,出去!!!!」她居然大喊大叫。  我想也好,让她自己冷静一下吧,灰溜溜的回去宿舍,买了几瓶白酒,猛喝起来。  等老虎和乌鸦回来,我已经醉的不成样子了。  迷迷糊糊的,醒来已经是星期天上午,房间收拾的乾乾净净,那俩傢伙,不知道到哪里幽会去了。  想到冰儿,我突然有点不太好的感觉。  摇了摇头,想赶走不好的感觉,但是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我对自己说,只是去看看冰儿怎么样了!  敲了敲她家的门,她父亲开门,看到是我,他出来,关上门,对我说,我们能不能到下面说几句话!  战战兢兢,我不知道他要说什么,难道是冰儿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感觉背上一阵阵的冒冷汗!  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他告诉我,冰儿三天不吃不喝了,问我,我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没什么,请相信我!您误会了,我们之间没有什么,真的没有什么!」  「我相信你,你是个好孩子。我想告诉你,不管你们是不是在恋爱我和她妈妈都不会干涉,但是,毕竟你们都还小,我希望你们最好不要……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叔叔,请您放心!」  「那好,我们上去吧,你好好劝劝她。」说完,他居然搂着我的肩膀,和我一起上楼。  没想到,冰儿的父母这么开通,我真的很感激。  可是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呀,让我更说不清了,管他呢,冰儿没事就好。  开了门,她父亲居然说有点事出去,让我自己找她!  我在客厅犹豫了半天,才过去轻轻的敲她的卧室门。  敲了几下,我小声的叫着冰儿的名字,许久,才听到开锁的声音,然后又没动静了。  我想了想,进去吧,先不管这么多了,轻轻推门进去,她钻在被子里,只有一绺乱蓬蓬的头发露在外面。  我咳嗽了一声,过去坐在床头的小板凳上,我轻轻的叫她,不理我!  「冰儿,我知道你在听,我想说,说真话,我也喜欢你,但是,我没有资格,真的,我没有资格接受你的爱!」  我听见她在被子里小声的抽泣,我继续说下去:  「我曾经犯过不可饶恕的错误,我配不上你,真的!」  「我不听,你根本就是看不上我!呜……」  看到她痛苦的哭泣,我的心也阵阵的刺痛,冰儿啊,对不起,我不该伤害你!  我想,要想让她明白,只有把关於小梅的一切告诉她了![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qwee 金币 +5 感谢您给众淫带来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