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奴情缘】第4章作者:jsparrow

发布日期:2018-06-20  来源:

字数:5681  张紫嫣凝望着万里无云的蓝天,呆呆出神。被认定为星月首席的她常常会这么一个人独自的出神,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张紫嫣容姿端丽,头脑明晰,几乎被公认为星月的第一美女。但每当有男同学甚至是老师想要藉故一亲芳泽,总被她以淡淡微笑委婉的拒绝了。像这么样一位实力高强却又难以一亲芳泽的高岭之花,成了所有男人们心中的镜花水月,那样的美好又那么的难以捉摸。  令人望之怯步的除了张紫嫣本身的高强实力外,张紫嫣的家庭也是原因之一,父亲张月是帝国首都禁卫军总教头,一直有小道消息传说张月实力其实不下於「乘风上将」李晨风,可惜两人无缘一较长短。张紫嫣的母亲苏彻柔是帝国议会议员,隶属於对华帝国主战的议会少数党爱国党,不认识她的人可能会被她温婉的外表给欺骗,只有看过她在议会内麻辣犀利的问政方式,才会知道她绝不是好惹的女人。  和出色的家庭相比,张紫嫣的哥哥张凯就逊色不少,同属星月毕业的他至今仍然只是帝国军的一名副营长,挂阶中校。最为人称道的事蹟恐怕就是身为「张紫嫣的哥哥」这个头衔以及曾经短暂的和中央卫视当家主播张敏所传出的一段绯闻。  在这样尚武的家庭长大,张紫嫣的性格却令人意外的和平恬静,在星月学院除了必要的对战外,少有人见过她出手,但每每她出手,总是轻易的将对手败无形,且令对手心服口服,实力之强,手段之高,往往让观战者在心理升起「天才」  两字。  张紫嫣毫无疑问的是个天才,甚至在这个天才满街跑得时代,张紫嫣也是光彩过人。但是古往今来的天才往往都只有两条路,不是名流清史,就是成了疯子。  张紫嫣小小的脑袋里也有着他人所不知道的烦恼。  「紫嫣,我和妃妃还有小岚已经能够熟练的配合施展三才脑波阵了。」饶诗宣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张紫嫣的出神。  「嗯,那我们出发寻找脑奴吧,由我负责主要搜索,你们三个人负责侦查接近我们的人,如果遭到攻击立刻展开阵形防禦. 」  「紫嫣,你为什么这么急着要找到脑奴阿?」对於张紫嫣的战术安排,饶诗宣没有半点怀疑,但是对於张紫嫣对脑奴异常的执着,熟知其恬淡个性的饶诗宣觉的十分神秘。  「以战止战。」张紫嫣淡淡的说了一句。              ** ** ** **  却说王昊一行人在王昊昏倒后的第二天,继续按照王昊原订的计划开始展开脑奴的搜索,原以为脑奴就在栖息山洞附近的王昊,却再也没有感知到第一次那股强烈的杀意。三人只能如大海捞针般的在岛上悠晃着搜索可疑的脑波。  「呦,前面有两股强烈的脑波。」已经在丛林内晃了半天没有任何进展的白岛发现了脑波雷达上传来的动静,兴奋的跳了起来。  「看来应该是班上的同学,我们去看看吧。」王昊也十分好奇,两股脑波充满了战意,显然是两人正在对攻。  三人迅速的奔往脑波源头,抵达时发现两人正在对峙。莫文站在一棵巨树的树枝上,居高临下的紧盯着地面上的陆人贾。  「是莫姊姊,她怎么身上有着血迹?」隐身在树木后的双双不由得低呼一声,莫文是他在星月的好友,个性温柔的她对有下仆身份的双双从不另眼相待,因此双双对莫文十分有好感。  「看起来两个人在战斗阿,真奇怪,这两个人难道有什么仇吗?」白岛觉的奇怪,陆人贾虽然平素一副恶少模样,可也没有真的和别人结下什么深仇大恨,看眼前这模样可不是什么同学之间切磋比试的感觉阿。  「先看看再说。」王昊十分沉稳,对於莫文他没什么特别的交情,对於陆人贾更是恶感多於好感,他可不愿就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搅进一场浑水。  「哈哈,莫文,你就乖乖放弃抵抗吧,凭你控形初阶的修为,怎么会是我的对手?」陆人贾如狮子般看着眼前极其弱小的猎物。  「哼,你究竟为什么要杀了雨庭和孟航他们?」莫文美目含恨,肩头上的鲜血仍然不断流出。  「为什么?」陆人贾一呆,似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哈哈,是阿,我为什么要杀他们?我不只要杀他们,我还要杀你,把你先奸后杀,在奸再杀,哈哈哈……」陆人贾大笑不止,神态疯狂。  「无耻!」飞梭急射而出,直扑陆人贾脑门。陆人贾赶忙练出脑波盾护住面门。启料飞梭竟有回旋效果,虚晃一招,往回飞去。莫文趁陆人贾身形一窒的空档,又发出了五六枚的飞梭,分别从上下左右不同方位攻向陆人贾。  「莫文的控制力很好阿,可惜脑波不够凝练,威力不足。」王昊看着眼前的战斗,心中分析着莫文的实力。  脑波之锻炼,由原力境至化物境,需先控制脑波频率,自然状态下的脑波包含着各种频率,不同频率的脑波互相干扰,抵销了彼此的能量,无法发挥出足够的杀伤力。控制脑播的频率范围可将脑波凝练成物,是谓化物。控制脑波停驻在不同的频率可以练出不同的物体,常用于战斗的不外乎脑波剑、脑波枪、脑波盾。  虽号称化物,控制频率不够专一的化物境初阶者所化出来的往往只是半透明的能量流体,直至频率控制足够精准,才能将物体凝练成形。  化物境与控行境最大的差别在於脑波的传送距离,若说化物境战士的职能是剑士,控形境战士就是弓箭手。控形境不仅要控制脑波频率,还要加强脑波的振幅(能量),以求将脑波发送至远处。化物境者可以练出脑波机鎗,却无法使用其发射子弹的原因便是因为其脑波能量不够强,无法将脑波弹发送至远方。  脑波战士之间的战斗,除了对战双方的境界的差异,对所用的武器频率适应性、熟练度,也是很重要的因素。一位控形境中阶战士,若没有特别熟悉之武器,甚至有可能被化物境的战士用近身武术打败。  然而眼前的莫文与陆人贾的战斗却不存在这样以弱胜强的可能性,陆人贾善使机鎗,其熟练度固然没有莫文的飞梭来的熟练,但是他控形境中阶强力的脑波强度原本就较莫文来的强。陆人贾张开脑波盾护在身体附近,莫文却以飞梭隔空攻击,固然角度刁钻,然则以己之弱攻敌之坚,舍进而求远的结果,便是飞梭尽数爆裂在陆人贾的脑波盾上。  「哼,贱女人,玩脱了吧……」又被挡下一轮猛攻,莫文此时已经乏力的撑在树干上喘气。陆人贾解除了脑波盾,凝练出脑波双枪对准莫文一阵扫射,莫文见机不对,一个鸽子翻身翻下树木,藉着树干抵挡敌人的攻击。  「叱!」陆人贾觉的脑后一股劲风急扑而至,来不急护助后身,赶忙一个懒驴打滚往前翻了出去,却原来是双双见到莫文遇险,忍不住出手相救。王昊和白岛二人见双双出手也从藏身出走了出来。  「双双,莫要放这恶?走了!他杀了雨庭和孟航。」眼见强援陡至,莫文一阵放松,摊在树干上喘息,扑红的脸上挂满了汗珠,微微隆起的胸脯不断的起伏着。适才的一轮猛攻实在消耗太剧,此时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此时双双和陆人贾斗的正紧,双双只有化物境高阶,最擅长使用一长一短的双刀。双双的刀法十分独特,长刀正握主劈砍,短刀反握主挥削,搭配灵动的身法,一时间压的陆人贾不住后跃。  「没想到双双这丫头那么厉害。」白岛啧啧称奇,星月学院的授课依境界授课,一般来说三年级的毕业班学生都会达到控形境,并一起修习远距攻击的技巧,但也偶有双双这种只能和一、二年级生一起修习化物境近身格斗技巧的人,因此白岛鲜少见到双双动手。  「脑波控制能力越是强大的战士往往愈容易忽略自身身体的锻炼,双双反其道而行,加强身体的修行,减少脑波的剧烈消耗,反而更能持久战斗,普通控形境的战士反而不是他的对手。」王昊对双双了解远比白岛为深。但这番观点固然言之成理,然则双双得以压制住控形境主要的原因还是她所修习的武术与一般正规军用武术差异及大,更近乎暗杀术、潜行术一类的刺客技巧,往往杀的普通战士措手不及。  陆人贾败象渐成,身体已多了数道口子,口中怒吼,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平素被自己调戏的丫头怎么会如此厉害,一旁还有王昊这么样一个高手虎视眈眈,陆人贾愈斗愈乱。  「双双,活捉他,我还有话要问他。」王昊听完莫文的话,感觉疑点重重,陆人贾坦言杀人应该是不会假了,然则杀人的动机又是什么,其疯狂的举动是否是受到了控制,这些疑点实在要好好问清楚。  又斗数招,双双身形飘忽,绕到陆人贾后方,从脑杓一击而下,成功让陆人贾昏厥。  「好了,双双你去搀着莫文同学,我们先找个地方歇息吧。」王昊指挥着众人往丛林外走,陆人贾由白岛练出手铐铐住双手负载其肩上。  「嘿,昊哥,就在这里吧,让两位小姐在这便清洗一下,我们到旁边去。」  一行人走到一座小溪旁,白岛对王昊努了努嘴,王昊心领神会,交代了双双一番,两人负着陆人贾往丛林内走去。  「莫姊姊,你还好吧,快用这个溪水清洗一下伤口吧。」双双轻轻的搀扶着莫文坐到地上,担心的看着他染满鲜血的左肩。  「不碍事,只是擦伤而已。」莫文微微一笑,对双双示意感谢。  「嘻嘻,趁少爷和小鸡不在,不如我帮你清洗伤口后在顺便一起洗个澡吧,来这岛上到现在还没喜过澡呢。」双双慧黠的一笑。  「小鸡?」莫文微觉奇怪。  「就是那个白岛白小鸡阿,别看他长那样,他可是超级胆小呢,嘻嘻。」  「哈哈,双双你真有趣。」莫文被双双娇憨的表情逗笑了,脸上终於一扫阴霾。  「我先帮你把衣服解开吧。」双双将莫文身上的星月制服解开,露出了被束胸缠住的雪白胸脯。莫文俏脸微微娇羞,家教严格的她即使在同性面前也鲜少袒裼裸裎。  莫文的伤其实没什么大碍,子弹擦边而过,没有伤到要害。反而是逃避陆人贾追杀时的巨大精神压力和最后一场剧烈战斗的消耗导致身体虚弱。稍稍清洗伤口并喷了止血喷雾,血就已经止住了。  双双安顿好莫文,便开始窸窸窣窣的解开身上的衣着,露出青春的肉体。双双只有17岁,身体还没有完全成熟,雪白的躯干因为长期的锻炼显的十分匀称,小腹上微微凸起的腹肌充分展现了女体的力与美。  「莫姊姊,一起来吧!」身为王昊女仆,双双在王昊家里一向与其他女仆一起洗澡,因此对这样的事觉的再自然不过了。但看着双双健康姣好的裸体,莫文却是一阵害羞,虽然不是没有见过其他同性的裸体,但她可不曾见过像双双那么洒脱的妞。  「嘻嘻,莫姊姊难道在害羞?」看到莫文低头撇脸的害羞范儿,双双忍不住将魔爪伸向了莫文,开始对其上下其手。这可是双双家里的那些大婶姊姊们教的,大家闺秀出身的莫文几曾受到这样的侵扰,不一会就被双双弄的娇喘连连,不断求饶。  两人皆已两天没洗澡,身上都有一股汗骚味儿,混杂着青春少女的体香,空气中散发着一股令男人兴奋的费洛蒙。  「莫姊姊好可爱。」双双的魔爪玩弄着莫文的小玉兔,手指在粉嫩的蓓蕾上画着圆圈,引得未经人事的莫文一阵麻痒,秘穴附近泛出一股淫液。  知好色则慕少艾乃人之常情,二八年华的莫文虽然家教甚严,又接受军事训练,少经男女之事。但午夜梦回,不免春情涌动,幻想着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和自己在床上作着那害羞事儿,每当用手指让自己泄身后,莫文都会充满罪恶感,觉的自己成了长辈们口中的淫娃荡妇,心中暗暗告诫自己不可一再沉沦,但这样的誓言却抵挡不住身体追求快感的本能,莫文只能不断的在快感与最恶感之间轮回。愈是如此,莫文愈怕与男人交往,生怕暴露了自己的本性,令家族蒙羞,成为笑柄,但这样反而令莫文的性知识更加的贫乏,对性欲的根源以及本质充满各种的幻想及误解。  「不要这样,双双妹妹,姊姊不喜欢这样。」嘴吧上说不要,莫文的身体却很诚实的扭动了起来。双双可是见惯了这阵仗,立时知道莫文是在害羞,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  「不要……停……阿……疑?!」双双突然停止动作,麻痒感消失,莫文反而一阵失落,身体仍微微的扭动。  「莫姊姊,我们赶紧下水吧,不然少爷他们等下就回来了,被少爷看到还不打紧,被白小鸡看到可就亏大了。」双双这句话半真半假,身为王昊的下仆,虽然未曾给王昊侍寝,但毕竟身体属於王昊,王昊真要看,以双双的身份也是没有理由拒绝,但王昊对双双一向以礼相待,从来没有对其无礼,甚至刚刚跟双双交代,不论她们先清洗完身体还是他们先结束对陆人贾的讯问,都让双双带莫文去找他们,已避免尴尬。双双此时如此说只是想要挤兑莫文抓紧时间,和自己一同下水。  「呀,那可不妥,可不能被王昊同学和白岛同学看到了。」莫文脸上一红,双双毕竟还是同性,这般对自己上下其手虽然可恶,但自己却也不觉讨厌,可让那自己敬而远之的男生看到自己的身体,可真得挖个地洞钻进去不可了。  於是莫文赶忙脱下裤袜,被双双牵着手一起进入溪水中。溪水冰凉,透彻心扉,令身体疲惫的莫文陡然间心旷神怡,忽然双双从背后偷袭,双手捉住了莫文的小玉兔,又开始攻击。  「阿阿……那里不要……」体会着双双滑嫩紧致的肌肤从背后传来的美好触感,莫文还得一边分心着兄前的一对作恶的小手。  「嘻嘻,莫姊姊不要这里,那么我就弄其他地方啰。」双双冰凉的手从莫文平坦的小腹慢慢滑下,经过莫文的黑森林,最终到达了那神秘的洞口。  「呀!」莫文的大小阴唇被翻开,露出微微充血的阴蒂,双双的手指开始逗弄了起来,此时的刺激已比刚才强上了数倍,莫文的屁股不断扭动,也不知是在闪避还是在配合着双双的摩擦。  「莫姊姊舒服吗?」双双在莫文耳边呵着汽,舌头不时的沾上莫文娇小的耳坠子,惹的莫文又是一阵发颤。  「好双双,姊姊求你别弄了,好丢人的……」莫文觉的今日的事情已经到达了极限,平素和学院里其他女学生一起洗澡,顶多看到一些活泼的女生互相捉弄着彼此的乳房,今天竟然让这个平素极为尊敬自己的小丫头玩弄着下体,却又被玩的这么舒服,简直比自己平常偷偷弄还要舒服,莫文感觉脸皮子实在拉不住了。  「好吧,双双赶快让莫姊姊达到高潮,就不再弄莫姊姊了。」双双虽然心中也存着调戏莫文的心情,但毕竟身为女性同胞,对性的观念又较为开放,她决定让莫文享受到身为女人的美妙。  「阿阿……不要……那里好热……喔喔……怎么……那么舒服……」被双双发动猛烈攻势的莫文一路溃败,眼神迷离,双手竟不知不觉间放到了自己的胸部上搓揉了起来。  「阿阿阿阿……要尿尿了……快拿出来……」一股涨热感从小腹传来,莫文却分不清楚那其实是泄身的徵兆,还以为自己要被玩到失禁。  「阿……」阴精喷射而出,强烈的痉挛将莫文送上了高潮,瘫软在双双怀里,两个可爱的小女生,此时一丝不挂的徜徉在自然里,肉体交缠,享受着彼此的温度心跳,真可谓「别有春情放荡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ps。最后一句的原文为「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本帖最近评分记录wj522 金币 +8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