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千禧年的头一天,天山一处悬崖下一香港考察队发现了两具冰尸,看起来极有研究价值,就用高级仪器使之慢慢解冻,科学家惊奇发现两尸生理结构竟没什么致命损耗,也就是说,这一男一女是极速冰冻,以至还有复活可能。

  这一发现使科学家异常兴奋,经过一些活化处理后打算分开运回香港研究,可惜在到港后被黑社会抢走,运走时在大羽山发生车祸,待警察赶到时,车里的女尸竟然离奇失踪了。

  其实这起车祸并不严重,而且强烈颠簸后女尸竟活过来了。在真空仓的保护下,这位身着古装的姑娘竟没有受伤,慢慢爬出车厢,坐起身来,她轻揉脑袋,一会竟留下泪来,回忆起醒前的事情………………………

  风雪之中一个黑衣姑娘正以极快的速度向大雪山顶消逝而去,速度之快令人惊叹。她就是天香圣斋中百年难得一见的杰出弟子孟月瑶。她年方19岁,但是屡获奇遇。深得现任斋主楚天香的喜爱,为悟得大道而入世。

  出道两年,以一套惊天地泣鬼神的天香剑法和一手出神入化的天香珠赢得了天香圣女的称号。更得到了武林百年第一美女的美称,不过可惜的是,她以拯救武林为己任,一心悟道,武林中无数出色的年轻才俊为她朝思慕想,而她丝毫不为所动。

  令人惊奇的是,这位天骄之女不知为何竟对武林上下的大小淫贼深恶痛绝。出道两年间,天下间出名的淫贼竟被她杀了一半有余,而且下手决不留情,次次把淫贼的淫根切除。与素日救济贫民,温柔善良的她就像两人一样。

  也因为如此,近两年武林中的淫贼大都消声灭迹了。没被杀死的也几乎不敢出来作案,只有一人依然我行我素,犯下很多州府都为之头疼的大案。

  他名叫韩天煌,据说是一个孤儿,武功缘自一次天山奇遇,得到一本数百年前的一本邪派秘籍,上面记载了很多奇异药方和一些奇妙武功,具体是什么,无人能知,只他的轻功已达化境……

  说起来呢,他平日所干之事,也都还算侠义之举,如果不是淫邪之举太盛。也算是受百姓爱戴的侠士,兼之他一年之中半载都隐居于雪山中。所以得到了江湖上黑白两道赠之的雪山淫侠称号。

  好了,书归正传。

  三月之前,韩天煌竟在北五省盟主的寿宴时把他的独生女儿峨眉掌门清华师太的爱徒岳娟儿给施药迷奸了。得逞后还故意被发现,大闹了寿宴,惊动了整个江湖。月前,岳娟儿的好友同为武林四大美女的孟月瑶从南疆挑平五毒教归途中来拜访好友。看到娟儿那梨花带雨的可怜样,震怒之下,放告江湖,要亲上天山替好友报仇,这才引发了一个旷古绝今的故事。

  话说孟月瑶三柱香的时间已奔到天山山顶,可是在茫茫雪原之中寻找一处绝对隐秘的住所谈何容易呀,月瑶正在发愁之中就听到一阵长笑,韩天煌已立在不远处一棵大树的的顶端微笑着说:“欢迎孟小姐大架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看到韩天煌那悠然自得的样子,孟月瑶勃然大怒:“你这个淫贼,不要装糊涂,今天本姑娘要为武林除害,休走,看剑。”

  看到孟月瑶不知以何种手法拔出宝剑飞奔刺来,韩天煌心里不由一惊,同时心里暗暗偷笑:“这个小妞还是出道时短,虽然凭着非凡武功成名于江湖,但还是阅历太浅,很容易就被激怒,看来我垂涎已久的佳人就快到手了。”心中想,但脚下丝毫不停,口中笑道:“孟小姐找夫郎也不要这么着急嘛。”向山峰深处飞去。

  这韩天煌武功如何不得而知,但其轻功的确不次于任何人,否则也不会犯案无数而一直逍遥法外了。连京城六扇门第一名捕冷若冰都被他下药轻薄,要不是被武当“踏云七侠”碰到,官门中人都要贞洁不保了。就这样,以轻功闻名的七人都让他以轻功逃掉,连影都找不到,可见他的轻功如何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们这位大淫侠除了武林“名花宝鉴”上前百名的美女感兴趣,对一般庸脂俗粉看都不看,这就是他干的每件案子都是大案的原因了。
  回到正题。孟月瑶一看韩天煌竟不接招,直接跑了,心中大恨,心想:“让你跑掉,本小姐就不叫天香圣女。”直追下去,可是对方跑的实在太快,月瑶加到全力,也无法短时间追上。而对方好象也甩不掉姑娘,两人一追一跑,最后韩天煌消失在一片山谷中,姑娘一看,心中大喜:“估计是到了他的贼穴,哼!看他还往哪跑!”

  当下也不细想,如果真和传言一样,那这个山谷就是数百年前的奇地了,哪会让人轻易闯进去。可惜姑娘一时大意,想也没想,直接闯了进去。

  就在姑娘消失在山谷中的同时,谷口的一个仔细看都不容易发现的小山洞里,韩天煌竟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丝亦正亦邪的笑容:“看你如何逃出我的手掌心。”说完,也展动身形,追了上去。

  再说说姑娘这边,不知不觉已走到谷中深处。发现这谷中竟然毫无积雪,温度适宜,百花盛开,树木怪石丛生,实是一块宝地。而姑娘光顾惊异奇景,毫无发觉自己已陷入一座阵中,想出去并不容易了。可笑她还一边小心翼翼地注意埋伏,一边找寻对手呢。

  走着走着,她突然看见一座一边靠山一边挨悬崖而且并不太小的殿,感觉竟是一座佛殿,好奇下走进了让她后悔终身的地方。只见姑娘一拧身,飞进了大殿之中,看到古佛中立,果然是一座佛殿。突然,就在她脚一沾地的同时香案突然扬起一团紫烟,而身后门两侧风声突起,十二根利箭从后背飞来。

  只见女侠一声冷笑:“这点不如流的东西能伤得了我吗。”身体沾地即起,腾空一丈左右,避过暗算,同时一声娇喝出掌,就看身边起来一阵风,风力能把那些消息埋伏都毁了,空中扭身返回殿外,抓起一把石子用漫天花雨扔向殿内,确定再无消息才又慢慢走进殿中。

  看的暗中偷窥的韩天煌心中暗喝:“果然不愧天下第一侠女之名,真有高手风范,如果再过几年,我也许真会栽到她手里,今次我一定要得到她。”

  再看殿中女侠发现右边伏虎罗汉手下的虎竟横移了一丈,姑娘自言自语道:“这恶贼跑的真急,连机关都忘了关,看来这就是贼穴所在,淫贼,受死吧。”说完,顺着台阶走了下去。

  这时韩天煌眼中才又充满笑意:“这次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让你尝尝这邪帝宫的厉害。”说完轻碰机关,虎座竟慢慢恢复原位了。

第二章

这时,姑娘已走到一条不宽的通道前,甬道两壁上全是小洞,看起来危险十足,我们的孟女侠看了微微冷笑:“淫贼就是淫贼,你以为这点小机关就能让本姑娘止步吗。”就看姑娘霍然拔剑,同时运气把自己的天香神功运到八成,瞬间已经达到百毒不侵的境界。只要不昏迷,不散功,可以达到两个时辰,这一点是她师傅都无法做到的。

  就见一团银光直飞甬道,而甬道同时射出无数小箭与毒雾,但在姑娘的天香剑法与护体神功下,毫无作用。转瞬间,姑娘已毛发无损的通过了机关,处身在一个八卦状的奇阵中,后边通道也突然封闭起来。一个笑声紧跟着响起,只听韩天煌的声音在密室中回响:“孟女侠,这次你可成了我的瓮中鳖了吧,我倒要看看武功高强的的能坚持多长时间。”说完就没了声音。

  孟月瑶这时心中才猛然一惊,发觉自己上当了,可转念一想,这里也不一定能困的住自己。心念一到,便仔细观察起这间阵室来,发现这是一间约百人大的密室,中间一个大号香鼎徐徐的冒着清烟,闻起来好象是普通的檀香,姑娘也没在意,四周有八个分别刻着八卦的门,用剑敲一敲确定是精钢铸成,决无可能凭人力所开,刚才自己进来时走的就是其中一个震字门,而其他地方都是厚厚的石壁。

  研究了很长时间,姑娘已经承认,想出去,的确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想到这里,算了算从自己运功到现在也快两个时辰了,丹田气力渐感不足,心想凭自己的武功什么情况都应付得来,就靠着石鼎盘膝坐下,散去功力,慢慢调息。
  再说这边韩天煌却像热锅上的蚂蚁为起难来,本来他可以等到孟月瑶饿的筋疲力尽再出手擒她,可是一他已被孟月瑶迷的神魂颠倒,狠不得马上和她颠龙倒凤,二也怕她无奈自尽。想来想去,忽然灵光一闪,暗骂自己糊涂,本来早就想好的计策怎么一见美女就全忘了!念到手到,只见他随手把身前木架上的一只花瓶一转,那边密室里的烟中便慢慢的加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味道,而调息中的侠女毫无所查。

  就这样过了一天,韩天煌在期间还从天窗的小口中扔进了一些食物,而女侠怕中毒连看都没看。第二天傍晚,从暗处发现女侠表现的越来越烦躁,韩天煌知道,最好的时机到了。

  此时女侠正考虑怎么脱困,突然刻有离门标志的铁门竟然打开,只见韩天煌笑眯眯的走了进来。看的女侠一皱秀眉,叱到:“你这恶贼,为何自己来送死,说,你又有何诡计?”

  韩天煌不紧不慢的说:“小生特来和小姐共赴鸳梦。”

  气的姑娘二话不说,拔剑就刺,一刺之下,不由得大吃一惊,发觉自己内力剩下不到两成,脚步也不自觉的的慢了下来。

  韩天煌见状大笑:“孟大女侠,怎么不来了,我告诉你,你闻的香中含有幽柔草的成分,它正是你几月前用偷袭踏平的五毒教送给我的,现在我用它替他们报仇,别小看这点草,闻一会没关系,闻的时间长了,功力就会全部消失,要休养数日才会恢复,你乖乖让哥哥教教你什么叫欲仙欲死吧!”

  听的姑娘心中一动:原来我应该内力全失的,看来他不知道由于我修习内功特殊的原因,功力还剩两成,看来自己要想办法先把对方击毙才能专心驱毒了。想到此处,偷偷掏出了几颗成名暗器天香珠,口中分散对方注意力,趁着韩天煌以为绝对已经得手,色咪咪的瞄着自己鼓鼓的胸脯的时候,突然出手,以天女散花的手法罩向对方。

  韩天煌也大吃一惊,他实在没想到孟月瑶的功力没有尽失,对方手法又高,仓忙之间只能一式懒驴打滚滚出门外。这也就是姑娘功力已经不到两成,力道不够,否则姑娘这种突然出手,韩天煌绝对九死一生了。

  再说姑娘见一击并未得手,大急之下毫不犹豫,运起剩余功力,拔剑飞刺而去。没想到出得密室一瞬,眼前突然罩下一张大网,孟女侠急忙向上挑剑,谁知那网不知何物所制,姑娘的镇斋之宝天香剑竟也不能将之挑破,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间姑娘已被大网紧紧缠住,而且网上有许多小白球也立即爆炸,放出数团迷烟,可怜姑娘的功力已不足运出护体神功抵抗,无奈下拼命挣扎,但是意识慢慢开始迷糊,耳边能听到的只有韩天煌含蓄而得意的笑声,最终慢慢失去了知觉。
  话说韩天煌看到女侠终于晕了过去,心中大喜,但他始终对女侠十分忌惮,尤其刚才因为大意险些吃了大亏,所以这次十分小心,他先用金钱镖打中了姑娘丹田、气海、井肩等几个要穴,才慢慢启动机关把月瑶身上的缩龙金丝网给撤掉,然后轻轻把姑娘手中宝剑拿了下来别在身上,不忘在姑娘身上又运功补了两指,接着一哈腰,横身抱起姑娘娇躯,走进了密巢深处。

  就这样,他们到了邪帝宫的最深处,一个豪华的宫殿中,只见此殿中最中央是一个地下温泉,四周有一张超大型的绣萝大床,边上有木马、犀牛、逍遥床等各种“奇门器械”,一旁柜上还有很多棉绳等捆绑用具,此时姑娘多亏在昏迷期间,否则看到屋中的淫糜景色非吓的哆嗦不可。

  话说此处是邪帝宫的最深处,也就是韩天煌住的地方,据说是数百年前一名自称邪帝的人在成其霸业之后,耗用十几年时间,建成的一座具防守享乐为一体的地下城堡,除了深悉阵法和韩天煌这种有积缘的人,常人不要说入宫,连帝宫在什么地方都找不到,更不要说攻入了,这次要不是韩天煌故意布下陷阱要引孟月瑶入宫,自己暴露了行藏,而且封闭了大部分阴狠致命的机关,孟月瑶就算找得到山谷,都不能活着走出大殿,更不要说进入地宫了。

  此时,韩天煌美人在抱,反而不着急了,他慢慢把姑娘放在大床之上,自己坐在床边,仔细欣赏姑娘那绝美的面容,姑娘不胖,也就是说并不是丰满妖娆的那种,但是体格匀称,因长年练武的原因,长腿细腰,虽然平躺床上,但还是能看的出胸部完美的隆起,脚不大不小,轻轻拿起她的纤手,发现并不粗糙,手掌柔若无骨,滑嫩丰盈。韩天煌自出道碰到这么多女人,像月瑶姑娘身材这么好的也是他平生仅见。

  抬头上看,姑娘的绝世玉容就出现在他面前,因为经过剧烈挣扎,高高挽起的云髻有点散乱,几缕发丝垂在额前,一双美目紧紧闭上,睫毛还显得有点微微抖动,翘鼻缓缓的射出丝丝甜香,小小的樱唇微张,说不出的诱人。

  韩天煌看的实在忍不住,低头罩向那张轮廓完美的瓜子脸,吻在朝思暮想的小嘴上,轻轻吸吻,同时手慢慢放在姑娘的酥胸之上缓缓揉搓,手指一粒一粒松开了姑娘的劲装,温柔的褪下她上身的保护,然后毫不停顿,滑过姑娘的玉腿,拿住小脚捏玩几下,扒下了姑娘的剑靴,紧接着手腕一抖,已经解开的姑娘的裤子,迅速拉下,转瞬间大名鼎鼎的天香圣女身上只剩下一件月白色的肚兜护住她雪白的肉体,但是双臂袒露,玉腿横陈的样子反而是最引人遐想的。

  韩天煌终于抬起头来,放开姑娘已被吻的微肿,略带血丝的樱唇,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战利品,而且停止动作没有继续下去。

  旋又站起身来,回手拿起几条白色棉绳,把姑娘四肢松松的帮在四个床角,让一个女人能不自由的活动,但无法解开束缚的程度,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只用紫金制成,上面刻有如意束灵丹的太极状小罐,从黑心方倒出一粒丹药,撬开姑娘的嘴,放入姑娘嘴中,看到丹药立时化开,顺津液流到姑娘腹中,才如释重担的把小盒小心藏起,搬出一个玉盒,从里面拣出十三根奇状金针刺入姑娘十三处穴道,待了半刻才拔出收起。

  这才又掏出一颗幽柔草的解药给姑娘服下,顺手解开了姑娘身上除了软麻穴的全部穴道,拿起床头的一个小瓶,掀开肚兜,把姑娘的神秘草丛扒开,把瓶中药水倒入其中,轻涂几下。然后上床侧身躺在姑娘身旁,看月瑶的嘴唇微动,知道姑娘要醒了,就把手放在姑娘酥胸之上慢慢揉搓,静等姑娘醒来。

  再说姑娘只觉眼前飞舞着许多幽幽柔柔的小蝴蝶,飞呀飞呀好象很快乐的样子,突然,这些蝴蝶聚在了一起,变成了一只鬼爪,抓上了她的胸。吓的猛然睁开眼睛,本能的想坐起来,谁知竟然没能起来,而且她还在清醒的同一时间,发现竟有一只手在她的胸口肆意把玩。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孟女侠马上下意识的提气运功,想一蹿而起,却发现丹田内空空荡荡,内力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封在一个自己找不到的地方了,同时发现身上被四条绳子松松的禁制住了。耳边却响起一个她现在决不想听见的声音:

  “没用的,别挣扎了,吃了天下奇毒榜排行第四的束灵丹,又被我金针封功,大罗金仙都提不起一丝内力的。我对姑娘你真是够忌惮的,还没第二个人逼的我如此小心呢。现在你就乖乖的和我快活一下吧。哈哈哈……” 

第三章

韩天煌一番话,说的女侠全身发抖,眼睛不停的四处张望,希望有逃脱的机会,可是又很快失望了,四周除了一个温泉,一些不知是什么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器具摆在四周,只有……一样东西把女侠吓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不,更准确的说,那是一个人,正在女侠眼睛几乎看不见的地方不停的抖动。

  韩天煌看到女侠的表情,知道她看见了,就也先不着急享受女侠了,决定先摧毁她的心理,那样就可以长期享用这美丽的肉体了。于是把那边的人带了,确切的说是牵到了女侠面前,平和的说:“来,孟女侠,看看她是谁?”

  月瑶费力一看,大吃一惊,只见一个雪白肉体,长发披肩,表情淫媚,两眼迷离,双手不停的揉搓着自己的双乳,娇唇中不停的的呻吟,全身上下除了脖子上有条锁链,一丝不挂,仔细辨认,竟是和自己同排武林四大美女失踪半年的嫣柔宫主“冰清妖姬”吕飘雪,原来竟失陷在此处。

  想那吕飘雪因外表淫媚,其实内在十分清高,并不像外人想象中那么淫荡,传闻仍是处子,又因继承家学,执掌武林“四大艳地”之一的嫣柔宫,所以知情人便给她起了个冰清妖姬的封号。

  但是现在的吕飘雪表情淫荡,双眼迷离,娇喘连连,竟似还不如被下了春药的自己,使孟月瑶百思不得其解,耳边只听:“主人,雪奴要,求求你,快给雪奴吧,雪奴受不了了。”月瑶此时下体极痒,全身发热,双眼渐感朦胧,隐见吕飘雪双手直奔韩天煌的裤带,瞬间已经解开,马上把韩天煌本已兴奋的淫根含在嘴中,不停的干起活来。

  心中一阵烦乱,那是她说不出的一种感觉,索性强压心神,扭头不看。
  此时的韩天煌却是神定气闲,他看出吕飘雪的出现并没给女侠的心理造成太大的震撼,也不着急,只见他下身享受着,禄山之爪又在女侠全身不断游走,摸的姑娘全身急抖,下唇被咬的发白。

  韩天煌的声音不断涌入耳中:“雪奴不要着急,先等一下,月瑶宝贝呀,你看看人家雪奴多乖,想要就说出来,闷着多难受呀,你真的不要?那我就先和雪奴亲热一下啦。”言罢,真的不管强自苦撑的孟月瑶,拽起吕飘雪,走向一边的逍遥床前。

  韩天煌把吕飘雪以狗交式固定在逍遥床上,轻轻抚摩吕飘雪大幅度摇摆的雪白丰臀,突然发动,一下就把早已挺立的龙枪没入了吕飘雪的蜜穴,一下接着一下,大力的抽插起来。

  “好哥哥,啊!!好主人,使劲插,喔!使劲插雪奴,请主人狠狠的惩罚雪奴,啊……”吕飘雪的淫声浪语不停的在孟月瑶耳边响起,让本来就欲火焚身的孟女侠香汗淋漓,不停的扭动身体,若不是从小修习玄功,定力较强,早就大声呻吟,哭求韩天煌来操自己了。

  这时韩天煌突然停了下来,笑吟吟的说:“雪奴,看来这样玩你我都玩不尽兴,还是加点玩意好。”说着,走向旁边的檀木象牙玉柜。

  走到柜前打开柜子,韩天煌从中掏出了数条颜色不一的棉绳,把吕飘雪从逍遥床上解了下来,开始捆绑吕飘雪。

  只见他先拿出一根红色的绳子,在吕飘雪的胸上面和下面各绑两道。看见绳子,吕飘雪两眼放光,表情极为兴奋,嘴里用极尽娇媚的声音呻吟出一串让任何男人消魂酥骨的叫声,而这种声音的确也让韩天煌兴奋,他接着把红棉绳从吕飘雪的双乳间勒过,按8字型把本来就很丰满的胸房拢的更加突出,紧跟着拿了一条白色棉绳,把雪奴的双手反绑,然后向上,把她的肘关节也紧紧绑了起来,使劲把双腕向上拉,和绑乳房的红绳连在了一起。

  吕飘雪虽然很兴奋,也被训练的非常喜欢让韩天煌捆绑,但是今天的韩天煌异常兴奋,尤其要使孟女侠刺激出性感来,下手也格外的狠,所以即使被韩天煌训练了很长时间的她也禁不住大声呻吟起来:“主人,疼,轻点,啊!主人,来吧,折磨死雪奴吧。呜……”只见韩天煌目光温柔的把一个用牛皮胶熬完冷固的钳口球塞入了他雪奴的樱桃小口中。

  这时孟月瑶正巧忍不住睁眼瞟向这边。刚好看见吕飘雪嘴里塞着钳口球,身上诡异的分布着两色棉绳,身体微微的扭动,下体湿的离很远都能看到淫水往下流。不由身体一震,再也无法压制情欲,尤其下体越来越痒,淫水不由自主的润湿了双腿。

  孟女侠被胸中欲火一冲,终于忍受不住大声的呻吟起来。不停的叫:“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被松松绑着的四肢也不停的挣扎,如果她不是内力全失,估计是早就挣断绳子扑向韩天煌了。

  韩天煌本身一直在注意孟月瑶这边的反应,此时一看时机到了,便把吕飘雪抱到了旁边一个木马之上,用一条蓝色棉绳把她的双腿固定在木马两侧,身子用刚才剩余的绳子固定在木马上的一根木杆上,嘴中笑言:“雪奴,你先在这里自己玩会,一会主人过来陪你。”

  说完转身又走向孟女侠身边,二话不说,直接俯身吻上了姑娘的樱唇,用舌尖挑开对方牙齿,一阵吸吮。这边姑娘未经人事,但在淫药催生下,激起了人类本能,迷茫中见有人吻自己,主动伸出舌头,像品尝世间第一美食一样,两舌疯狂缠绵起来。

  韩天煌满意的抬起头来,看着孟月瑶媚眼如丝,吐气如兰,心中一阵迷醉,手中马不停蹄的解开了女侠腿上的束缚,刚一解开,孟月瑶的一双玉腿便不停乱踢,时而还夹紧大腿,使劲摩擦,口中不停喊痒,动作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虽然她武功全失,韩天煌动作轻柔的制住她双腿还是费了半天力气。

  双手握着女侠两脚的脚腕,尽量分开前压,使姑娘的私处尽现眼前,只见姑娘密处毛并不多,但极顺畅,且毛色微微发黄,因为药物作用,两粒红豆已经充血,通红外翻,淫水从中稍稍流出,景色十分诱人,韩天煌不由俯下身子,逼近这个人间胜地,凑鼻轻闻,一种微微发酸,散发着一股令男人感觉能够接受,还钩起一丝兴奋的骚味直冲中枢。使他忍不住张开大嘴,罩住了姑娘玉门,卖力的一阵狂吸。

  再说这边孟女侠乃是未经人事的处女,虽说现在被欲火烧的神智已然不清,但这样被一个男人看自己的隐私之处,仍然羞个满脸通红,口中大叫不要,下身不停挣扎,但是韩天煌紧紧抱住她的纤腰,怎么逃的出,反而方便了韩天煌。当韩天煌大嘴覆上她小穴时,姑娘只觉脑中嗡的一声,小嘴微张,竟出不了声音,心中一急,再也控制不住,尿了出来,撒了韩天煌一头一脸。

  诸位想孟女侠从小到大何时在男人面前小解,而且是在这类情况下,羞的她竟暂时停止了挣扎,通红的玉面被泪水润满,口中只是喃喃的说着:“不要看,不要再舔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可是韩天煌怎么可能在此时罢手,抬起了湿淋淋的脸,笑言道:“孟小姐,孟女侠,到了这种程度任谁都不会放过你的,不过没关系,你嫌脏的话,就让小可替你清扫干净吧。”言罢,真的又低下头狂吸狂舔起来。 

第四章

就在千钧一发我们的孟女侠就要崩溃的时候,孟女侠突然觉得从本身应该一丝内力都没有的丹田内,流出两股寒流,直奔自己前后两处正被侵犯的圣地,同时一股同样的寒流从脑中直冲被银针封穴的百汇穴,徒然脑中一清,立时醒悟到这是本门自幼入斋的弟子在三岁以前由师傅由密传功法在体内形成的一种神秘力量。

  其过程分三步,其一,由本代斋主用七七四十九天,在法坛之中为弟子祈求“观音清心咒”,使其拥有一颗清真的心,即有助佛法,也防走火入魔(当然,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候也管用~~~)。其二,由其亲传师傅用本身真元将根基的“观音洗髓劲”当作火种传入弟子心脉之中。最终传授弟子“观音贞身诀”,从三岁每天运行三十六周天直至第一次天葵到来为止。

  由于它既不是内功心法也对于制敌无效,所以在武林中根本无人知道,甚至月瑶自己都不知道贞身诀到底有何作用,加上多年未练,几乎都忘了,此刻欲火焚身,半生半死之间,由于这股力量自己启动,使女侠忽然领悟到功法的真谛。
  且说孟月瑶在忽然间领悟从小修炼的功法是在功力全失的情况下也能发挥神奇作用的同时,“观音清心咒”已然发挥佛门禅功的神奇功效,把女侠因药性而起的冲天淫欲化为无形。而“观音贞身诀”更夸张的封闭了女侠的前后双洞,使女侠变成了比石女还石女的石女:)同时把淫药逼出体外,更自动更形成一种非真气的护身气体在体内流动,虽然对毒药无效,但任何淫药对女侠已无作用。
  在这种护体神功全部运行之后,就算女侠昏迷过去,她身上的两处宝地都不会解除自我保护。现在的月瑶,除了武功尽失,已经让人无法凌辱了。

  韩天煌正玩的起劲,突然感觉不对,只觉得孟女侠的小穴自动闭合了,连本来潺潺的淫水也同时停止了流动。以为女侠恢复了,大惊之下倒飞出去,右手按住一处机关,打算随时逃走。

  待定了惊魂,发现女侠仍然不动,念及如果女侠真的恢复,就算知道自己要跑,但自己在她身上作的事也会让她不顾一切冲过来,才壮了壮胆子回到床头。发现女侠脸上已经恢复了玉女般的冰清表情,眼中一道极端愤怒憎恨的眼光瞪向自己,但仍然无法行动,才略为放心。

  经过仔细检查实验(为庆祝三八妇女节此处删掉三百八十个字!哎呀!!不要打我!!!)发觉无论什么办法都无法奸淫孟女侠了。

  前后都无法打开,灌肠不行,如厕时都没机会,强来会伤到女侠,而没玩到就伤到太可惜了。口交倒是可以,但现在淫药无用,除非用工具或卸下巴,否则自己的宝贝会被咬掉,麻烦的是用口钳感觉不好,而卸掉下巴的女人再美的都会吓死人的。最重要的是韩天煌真舍不得现在就杀了了武林第一美女孟月瑶。
  这样过了三天,孟月瑶除了韩天煌强行灌下参汤的时候,没张过一次嘴,说过一个字。韩天煌的烦恼也让他辗转难眠,这三天眼前摆着看的见吃不到美女让他差点抓狂,只能一遍遍的在吕飘雪身上发泄欲望。而孟女侠摆脱淫药影响,功法又在五蕴皆空的状态下,对周遭之事充耳不闻。

  第四天中午,韩天煌一边喝闷酒一边泡着温泉,半醉之下灵光一闪,一个计划在胸中形成。兴奋之下连吕飘雪都没“宠幸”一下,直接进入后殿的一个寝室睡起觉来。

  一觉醒来,韩天煌精神十足的来到囚禁孟女侠的室内,看到全身劲力全失的女侠正半靠在石床之上打坐入定。心中已有定计的韩天煌不像前几天那样烦躁,淫笑着摸摸月瑶姑娘的玉脸,柔声说道:“孟女侠,与在下谈谈好不好?”
  孟姑娘厌恶的皱了下眉,但知道无力推开恶徒的手,所以也没有动。所幸韩天煌志不在此,手很快的离开,这时孟女侠双眼微睁,厌恶的看了对方一眼,“和你有什么好谈的,我知道你不会放我,所以一剑杀了我吧,我做鬼不会放过你的。”

  韩天煌微笑道:“姑娘言重了,我真的舍不得杀了你,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只要从我指定的出路破出去,我就放你走,要是你破不出去,死在里面也会比我亲手杀了你让我好受点的,你说好不好。”

  孟女侠听的一呆,“你这恶徒使的什么奸计?竟会这么好心放我走?要杀便杀,不要再使奸计,姑娘的观音真身是念到即有,除死无解的。”

  韩天煌显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是姑娘自己找来的吧,韩某没惹到姑娘吧,您也知道,我本身就喜好渔色,现今对你无法下手,只能放了你了。”

  孟姑娘的确想离开这个使自己受尽屈辱的地方,迟疑道:“真的?可是我现在这样……?”

  韩天煌心想:只要你肯,就不愁你不入套,呵呵。笑道:“这个你放心,我会还你衣服,宝剑和一身功力。”这个反常的承诺让孟月瑶孟女侠不知所措了。
  韩天煌见状,忙出言道:“当然,我会保证自己安全下放你的。”说完点了女侠软麻穴,在女侠两道怀疑目光中,再次把十三金针刺入女侠穴道。片刻后收针,女侠只觉虽然功力未复,但穴道已不堵塞,身子已经能动了,心中有了三分相信。突然想起自己状态,不禁双手抱胸,缩成一团。

  韩天煌无奈笑道:“不能动时也不在乎,能动又怕羞了。”触及女侠眼光,下面的调笑吞回去了,继续执行自己的计划。

  只见他变戏法般拿出了女侠的衣服,竟然已经洗好了,他得意地笑道:“怎么样。吕飘雪洗的还干净吧?”

  孟月瑶一边以最快的速度穿衣一边道:“我想起来了,吕飘雪我要带走。”
  韩天煌脸色一沉,道:“孟女侠不要得寸进尺,放你已属无奈,放她决不可能。”

  看对方说的坚决,而自己现在也无反击之力,孟月瑶也就不再坚持,默默穿好衣服。韩天煌顺口问了姑娘一句:“姑娘是否吃喝一点?”月瑶恐防有诈,微微摇头。

  韩天煌见她不吃,也不勉强。把她带到一个三尺长宽,一丈高的石室里,转身出去关闭石室。就在月瑶惊疑之时,发觉头顶开了一个很小石窗,丢下一个玉瓶,一把宝剑,并传来韩天煌的声音:“孟姑娘,在下实在怕你恢复功力击毙在下,只能出此下策,玉瓶里是束灵丹解药,吃了调息一下你就可以恢复,左边的路是我这里八条出路之一,能走你就离开吧,后会无期。”只见左边露出一道石门,里面黑黑的不见尽头。

  孟姑娘虽然疑惑,但觉得真能恢复功力韩天煌再想擒住自己一不可能二没意义,如果是毒药死了也罢,也就不再想,吃了解药。韩天煌不愧是当代的药神,一盏茶的工夫,排名天下第四奇毒的束灵丹真解的一点不剩。

  功力恢复,信心跟着回来,月瑶姑娘丝毫不乱,拿起宝剑,决定闯出这里,再行报仇。便顺着黑黑的通道走了下去,走出几十步只听后面石门又封了,知道没有回头路,孟姑娘也没理会,继续顺着路向下走去。

  走着走着,女侠发现了一个五丈见方的石室,镶着几颗夜明珠,还可以看的清楚。姑娘仔细观察,发现石室本身是一个大水池,周围长着几株生着红果的植物,水池水只齐腰,里面全是绿色型似海带的植物,虽不显诡异也有点不对头。
  月瑶姑娘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出口,只有绿色植物里好象有个地洞,姑娘心想:反正到了这里,龙潭虎穴也闯一闯吧。侧耳凝功发现百丈内应无活物活动,便默运玄功把观音真身撤掉,终归改变身体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暂时无危险,一会再说吧。

  月瑶姑娘也怕池中有诈,撤出宝剑,凝神纵身下池,也没敢直接跳向中间,只丛边上下去。一下之后,立觉不对,再想回头也来不及了,只见周遭水草如蛇般席卷而至。

  女侠本来以为有毒虫,没想到是草有怪异,反应也算灵敏,侧剑急撩,没想到水草无比坚韧,手中镇斋至宝竟砍它不断。姑娘出道以来,只与人动手,何时打过草来?一时手忙脚乱,竟被水草缠个结结实实,只余一只右手暂时自由,但宝剑掉到了池中。

  说来也怪,孟女侠见挣脱无望,本想放弃,死与池中。突然发现,她不剧烈挣扎,水草也不动了,但想脱身还要另谋出路,剩下一只手,女侠发现自己又渴又累(也难怪,在韩天煌那本身没怎么用餐,离开前也没敢喝水,现在又剧烈挣扎,不渴才怪),但怕自己如果弯腰喝水会被水草闷死在水中。突闻一阵奇香,发现身边就有一棵红色果子发出诱人香味。但女侠最近吃亏怕了,没敢去吃。
  就这样过了大概一天,女侠实在口渴难忍,想出一个主意,她用那只自由的手拔出束发银针,刺向果子,发现银针依然银亮。才放心张口吃在嘴中,只觉一阵酒香甘甜,十分解渴,不过一会发觉不对,身子竟慢慢无力倒向水中,脑子也像喝醉般难于思考。就在不停喝水,觉得生命即将消失的时候,朦胧中看见一个人影拿着一把火红的锯,破开水草,把自己带离。

  一会姑娘吐出些水,睁开了迷离的眼,觉得眼前人像是韩天煌,但脑子怎么也不清醒,无法判断,只能张开嘴,啊啊的询问。

  不错,带她回来的正是韩天煌,这时韩天煌颇为得意,“枉你自认聪明,还是自愿吃了醉千年了。告诉你,那条路的确是八大出口之一,但蛇束草阵没有特殊宝物,神都难出,但我的主要目的还是让你吃下红色奇果。”

  “那果名叫醉千年,没有毒性,是酿酒神种,但空口吃了,没有我的秘方,永远会在一种奇特的醉中度过,它还有个特点,吃者必须自愿,否则几乎无效,这也是假意放你的原因,你觉得我可能放走口边肥肉吗?呵呵,我知道现在我说这么多你也反应不过来,我只知道,吃了醉千年,你的念发不出,身子反应不出侵犯,你的观音身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