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妻子已经上班去了,采购最大的好处就是没必要准点上班。相比以前朝九晚五的规律生活我只能说这样简直太好了。顺丰一大早来了电话,我的摄像头们到了。我知道我今天要忙了。

  妻子中午一般不回来吃饭,我看了看家里的线路,预计下午完工。现在的监控科技确实不错,不知道这些民用的是不是都是为了捉奸呢?我在,客厅,卧室,书房,阳台,卫生间都装了最少一个摄像头。真庆幸当初装修的时候我全程参与了,否则真要是弄得满屋电网了,要是那样还不如直接跟妻子坦白我要跟踪你算了。好吧,房子小就是好啊。光着堆摄像头都花了好多钱,回过头来想一想,拿这钱泡个初中小姑娘也不是不可能啊……不,这太无耻了,搞搞小姨子应该没问题。完工后我试了下效果,确实不错。我甚至可以用手机在任何有网络的地方看到家里的一举一动。随即拿出电话「媳妇儿,公司安排我再出去两天」「不是吧,你不是刚回来才没几天吗?」「上次去的A市,那边经销商说价格变动。领导让我泡远点这次」「好吧,几天?」「预计一周左右」「恩,注意安全。按时打电话,不要拈花惹草。回家之前给我打个电话,我给你买好吃的」妻子真是聪明了,我要是提前给你打电话了,不是现在还蒙在鼓里么?我收拾了下近一周需要穿的衣服。开车到对面公寓里租了间位置不错的公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生活设施配套全面,就连周边饭店的外卖电话都凌乱的散在玄关位置。肯定用的上,我低头一边捡一边规划一下这几天的食谱。

  现在是下午4点钟,距离妻子下班还有一个半小时。我登陆了联通的网上营业厅,当初这个密码就是我帮她弄得。找到了从我上次出差开始到今天的所有电话记录。还好妻子只是个文员不是什么做业务的,电话量还不是特别多。但是毕竟时间有一个星期之久,电话的总数还是不少的。我重点关注了几个号码,有两个是近一周通话次数较多的,但是时间都比较短,都是3分钟之内。再有就是最近一段时间通话时间比较长的,基本都在半小时以上而且都是在下班时间甚至有晚上9点之后的。我觉得这是头号嫌疑人。为了不错过漏网之鱼我开始注意在我给妻子打完电话之后她拨出的号码。现在奸夫的微信号有了,头像不知道真假,号码基本也在锁定范围之内。我甚至不知道我就算真的找到他能怎么样。找几个混混朋友揍一顿?还是跟他坐下谈一谈?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

  现在是6点三十分,如果妻子要回家的话,应该已经到家了,但是监控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又看了一下妻子最新的通话记录,没有电话。估计是微信联系,这个就真的监控不到了,今天我觉得是不会有什么收获了吧,明天早上早点起到她单位门口蹲点吧。就算是人妻也应该会送上班吧。我掐好时间在七点的时候拨通了妻子电话。电话未接通时候的嘟嘟声伴随着我的心跳气氛变得很紧张。

  「喂,老公!今天怎么这么乖知道给我打电话了?」「在宾馆没事干,问问你在哪儿,吃饭了么?」「我吃过了,今天有点感冒了,不太舒服,想早点睡」「哦,那你记得吃药啊,别不吃饭啊,电饭锅里我给你做的粥。吃完了别忘了断电。」「哦,我知道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恩,拜拜」

  挂断电话后我定位了妻子的手机,居然在老丈人家那个村里,没有太具体的位置。苹果给的这个功能精度这么低,手机丢了怎么能找到嘛。难道她回家了?

  不应该啊,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她应该会告诉我的啊。我给小姨子发了个微信「妹子,在干吗呢?」「一个人在家,看电视呢」「他们都去哪儿了啊?没一个人在家陪你?」

  「爸妈有事出去了,你们在家干啥呢?」显然妻子没回家,也没跟他们联系「我出差了又,等回去了带你看imax」「恩,我要看霍比特人2」「好,我先忙了」现在不是跟她聊的时候我真是专业的话题终结者啊。

  大约八点半的时候监控画面里终于有人了,我心情异常激动。做了这么多难道就为了能眼睁睁的看着绿帽套头上?看着别的男人在我的床上蹂躏我的妻子?

  妻子进门后鞋都没换直接到厨房关了电饭锅,后面跟着个男人大摇大摆的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显然不是第一次来了。这男人身高大概一米八左右,微胖,壮壮的,短发,带着一眼就能看出是空心儿的大金链子,牛仔裤,运动鞋,左臂似乎有纹身看不太清楚是什么。妻子从厨房出来,直接拿了我的拖鞋放在了他面前。

  「早就想来你家肏你了,你不让,这次终于来了,我要当着你老公的面把你干出尿来,再射你一脸怂」妻子向来不跟这种说话粗俗的人打交道的而此刻却温顺的像猫一样坐到了他旁边甚至还贤惠的帮他抬起脚换了拖鞋。

  「刚才在你家不是都射过了吗?现在我还反胃呢。」反胃?难道吞精了?妻子从不帮我口交的啊。

  「那好,这次射你小骚B里,让你怀我的种」妻子没有反驳反而更加温顺的帮这男人脱袜子,脱完了还趴在脚上闻了一下。

  「臭死了,过会儿好好洗洗啊啊,今晚人家是你的,你想怎么日弄人家都行」妻子略带娇羞,这句话也让我的下体高高翘起,被裤子束缚的难受。那男人掐了下妻子的屁股道「换身骚一点的去,要不我可硬不起来」「谁知道你又趴到那个小媳妇儿床上风流去了,现在没电了来找我了。就这样当初还妆模作样的说要娶我呢」这是怎么回事?当初?娶?妻子还有什么秘密?

  妻子已经乖乖的到卧室从衣柜里不知道怎么就翻出来很多衣服袜子,甚至还有假阳具,这些在我家我完全都不知道啊。妻子脱的一丝不挂坐在床上慢条斯理的穿着网袜,由于卧室摄像头的位置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只能看到她对着敞开的卧室门妩媚的穿着内衣裤,然后站起身来,走到梳妆台旁开始化妆。奸夫在门外也开始脱衣服,只穿一条内裤走了进来。裆部一大团,把内裤上的海绵宝宝都撑的立体了许多,这是他还没有勃起。他站在妻子身后向里看「这么多瓶瓶罐罐,等回头我给你灌瓶怂也放这儿」「好啊,那以后每天早上我就拿他润润唇」「那现在就先润润」奸夫把妻子扳向他,拉着妻子的双手往内裤上放。

  「别着急嘛,看这个耳朵好看不?我刚买的」妻子说着戴上了一对兔耳朵,摆出一副无辜的神情,眨着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俨然一副人畜无害,任人宰割的样子,清纯的我见犹怜。我的阳具已经涨的不行了,感觉就要爆炸了。一开始我还以为妻子是被强迫的现在看来,我可能只是个备胎。画面里奸夫坐在了床脚,妻子跪在地上掏出阳具开始舔弄。现在还是条软软的毛毛虫,黑黑的大约11CM但确实很粗,两边的睾丸像鸡蛋一样大,皱皱的垂在一团乱毛中。妻子那唾液湿润着阴毛把他们推向周边,然后开始一颗一颗的轮番含弄睾丸,一只手撸动这阴茎,时不时轻轻的揉揉鬼头,另一只手撑着床边。奸夫一口一口的深吸着气,妻子也一边扭动屁股,一边发出呻吟声,配合上咻咻的水声简直就是真实版的AV,我心跳越来越快,撸动阳具的手也越来越快,不知道现在的心情是愤怒还是什么一种莫名的火焰在胸中燃烧。画面这边奸夫已经进入了状态,向后趟在了床上,阳具一柱擎天像跟大炮一样对着我的屏幕叫嚣。估计长度在17到18厘米,直径也得有个四五厘米,龟头的肉冠像蘑菇的顶一样,整个炮身都是唾液,在灯光下更是黑的发亮。妻子蜻蜓点水般的用充满唾液的舌头扫过整个区域,两只手也在男人的身上上下抚摸。

  「嗯……啊……脏,别……别弄」我这才注意到男人用粗糙的大脚在妻子的阴部不停的动着。

  「咋没有兔子尾巴?我家隔壁的那个,就是开洋洋超市的老吴,他儿媳妇儿就有个狐狸尾巴,弄得时候插屁眼儿里。那叫一个骚啊。」「孩子都上幼儿园了还这么骚,我就说今天去你家的时候她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以后别找她了,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让人知道了看你怎么回家」妻子停下了吮吸,一副醋意大发的样子。

  「没事儿,别说他儿媳妇儿了,就是他儿子的后妈俺都肏了。那媳妇儿嫁给老吴都白瞎了,五十多岁还硬不起来。他媳妇儿就跟自来水一样,一模就湿一裤子。让我日弄两回见了我就走不动道了」男人都一样,已到了吹嘘自己的时候就根本停不下来。「老子这黑驴的外号不是白叫的,让俺日弄过的女人没有晚上不想着俺的,啥时候一个电话,就是来着血也得乖乖跑过来让老子日弄屁眼儿」「不服还不行,咱村儿俺想上的,不管是大姑娘还是小媳妇儿没有得不到的,村长闺女咋了,不还得乖乖吃老子鸡巴。」妻子抬起头看着他的脸。站起身来狠狠的抽了一下他的脸,以后别来碰我。

  咱俩谁也不认识谁。当然这是我的幻想,我多么期望妻子能拒绝他,因为我在心底已经在给自己泄气了。这时的妻子只是抬了头,几秒钟而已,又认命了一样的低头开始继续工作。黑驴也看在眼里「往下点儿,往下点儿,舔舔俺的屁眼儿。

  这两天上火,屁眼儿痒痒的「

  「脏死了,我才不舔呢」妻子轻轻拍了下他的大腿,抬起头觉得这嘴看着黑驴。刚才可能动作太大,现在耳朵也歪了,还有一缕头发当在脸前,显得更加妩媚。「乖,舔舔,这几天我谁都不找,就日你」「爱去谁家去谁家,反正别来找我」妻子总算是还有点尊严,虽然她又低下了头,至少没有让奸夫得意吧,我这样安慰着自己。奸夫继续用脚来回的抚弄着妻子的阴部。摄像头看不清楚,但是却能看到他脚上的水迹,和脚趾上丝线般发亮的线。

  「你以为老吴不知道俺日他家女人的事儿,他知道也不敢说个不字。整个镇上也没人敢跟我硬扛,他孙子说不准都是我的种,真个镇上除了你爹这个村长没人看我不躲着走,你爹也得给我三分面子」妻子抬起红透的脸庞娇滴滴的道「你有痔疮了吧?」我听到这句头嗡的就大了。「那你给我舔干净点儿啊」「不嘛,人家下面都湿的不行了,快点儿吧。舌头都舔木了」「骚B痒了?求我」妻子趴在了黑驴的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我听不清楚。

  黑驴正了正身子躺在了我的枕头上,右手捏着妻子的乳头,抬起脚晃了晃。

  「把老子脚上的骚水舔干净,然后按我教你的说」黑驴命令般的口吻让人不能质疑。

  妻子乖乖的趴到了黑驴的脚上还是舔着。黑驴则不停的抠弄着妻子的肉穴还是不是在屁股上来两巴掌,声音清脆,丝毫不怜香惜玉。

  「你这几年出去上学,村里的事儿你估计都不知道。就那个介绍咱俩认识的人你还记得不?」「我……恩……我小姑?」「对」黑驴一边抠弄着肉洞,一边把淫水往菊花上搓,还尝试的把中指往里捅。妻子已经沉迷在这淫靡的感觉里完全没有反应只会木木的回答着黑驴的问题,机械的舔着脚面。「她是我老相好了,每次去你家吃完晚饭就到我那儿住一晚,就是她说你大学毕业了,还是处女没谈过,问我要不要介绍。」她那个小姑我是见过的,没想到是这样,是她把我妻子推上了贼船啊。「我还答应她不用强的,没想到你居然跑了还把第一次给了你老公那个软蛋」「你要不这样说他,我……我很爱我老公的,我现在……啊……已经很对不起他了……啊……疼」显然黑驴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我心里默默的揪了一下。

  「再说我上面的第一次不是你的嘛,他都没体会过呢,人家现在不也是你的人了嘛」黑驴拉着她跨在巨物的上方,分开两片阴唇开始摩擦。黑龙这是要彻底击碎妻子的自尊,和我在她心里的分量啊。妻子哪里受得了这个,涨红着脸道「求你的大驴屌肏进我的小B播种吧」黑驴也毫不客气的直捣黄龙,几乎整根没入。

  「啊,太深了,要死了,轻一点。」

  「吼吼啥,不是还有三四公分没进去的嘛。顶到了没?爽不爽?」妻子整个上半身完全无力的趴在了黑驴的身上,满面的春色。如果说刚才她的谄媚像猫,那现在就是一匹温顺的老马,低眉顺眼。妻子的两颗乳房也白里透红,如水般的在黑驴手中肆意的徜徉,变换着各种形状。

  屋顶角落里的摄像头真实的反映着房间里的淫靡,我甚至感觉到透过显示器都能闻到一股股性液的味道。现在的我也只能默默的撸动着自己,呵呵,我不会也有淫妻癖吧?

  我现在真后悔在卧室装了三个摄像头,几乎全方位在为我直播。三个摄像头就好像装在我的身边一样,让我无所遁形,却又心跳加速。画面上的妻子如此的娇小,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挂在黑驴支撑起的两条大腿上,随着一阵阵的风前后摇摆着。雪白的躯体在淫欲的驱动下也越发红润,在妻子的臀间却露出了支撑整个画面的支点。他是那么粗壮,青筋暴起,在猛烈的晃动中还不时的带出些白色的粘稠液体。液体顺着下滑几乎覆盖了两颗充满褶皱的睾丸,这里面的弹药待会儿就会迸射出来,在一片肥沃的土地上写下殖民的语句,用他那贪婪又孔武有力的攻城锤敲响封闭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