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盛放·续(同人)】(01)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发布日期:2018-06-20  来源:

字数:5984  续文主要人物设定:一花尊、三花主、十二花仙,共十八人,江湖并称「十八淫花」。  一花尊:              【兰花】紫幽兰  三花主:              花王【牡丹】              花后【月季】              花相【芍药】  十二花仙:            【梅花】梅吟雪梅挽香               【杏花】              【樱花】白妃樱               【桃花】               【桂花】               【菊花】               【莲花】               【百合花】               【杜鹃花】               【茉莉花】             【水仙花】水仙怡             【海棠花】丘海棠           ************              第一章海棠春睡  光阴如梭,百花谷封谷已有三年。江湖上忽然没了百花谷门人的踪迹,人们都议论纷纷,真相却不得而知。  谁能料到,百花谷那六个美若天仙、不食人间烟火的绝色美人,全都变成了离不开肉棒的淫浪娇娃,被十个淫贼用百般花样奸了三年。  更不可能料到,这些武功修为远在淫贼之上的侠女,竟是自愿献身被奸!  「海棠仙子」丘海棠,是谷主「兰花仙子」紫幽兰最小的徒弟,她是在封谷一年之后才和「水仙子」水仙怡回到百花谷,加入师父和师姐们荒淫无度的生活。  经过这两年的百般调教,丘海棠已然到了当初梅吟雪的年纪,成长为一朵婷婷玉立的娇花,年轻而成熟,容貌虽不似当年清纯无暇,却更加千娇百媚,眉目含情,一路上不知引来多少贪婪痴迷的目光。  她正急急往百花谷赶路。  原来百花谷中虽然富足,但是每过半年,总得有人下山采办生活用品。以前,下山采办物品的都是大师姐梅吟雪或者二师姐梅挽香,然而年前,谷内众人发现,梅挽香已有三个月身孕,都惊喜万分。于是,众淫贼轮流将梅挽香干了数遍,爽的她数日不能动弹,然后逐步减少跟她交欢的次数。如今她还有两月即将临盆,淫贼们都对她爱惜有加,停了性事。  而偏偏百花谷之主,表现最开放、最饥渴,最能经的住淫贼们玩弄的紫幽兰,两个月前却忽然宣布闭关,除大弟子梅吟雪递送水食外,任何人都不许打扰,连形影不离的阴阳师也不例外。  虽然紫幽兰被淫贼们操干时表现的淫浪无比,但是一旦她严肃起来,那威势无人敢冒犯,何况那些淫贼早已对紫谷主百依百顺。于是紫幽兰可以安心闭关修炼。  如此一来,大师姐梅吟雪就成了谷中临时的首领,一边要照顾师父,一边要照顾怀孕的妹妹,还要打理谷中事务,就再走不开。于是小师妹丘海棠自告奋勇,下山采办物品。  两年过去,丘海棠的见识、武功已远非当年可比,梅吟雪也有心让她下山历练,于是当即便答应了此事。  现在丘海棠采办物品已毕,驱着马车匆匆回谷。一想到师父闭关、师姐怀孕在身,自己又出谷办事,大师姐梅吟雪、三师姐白妃樱和四师姐水仙怡就要用她们三人来承受十个淫贼那无尽的欲望,她心中就焦急不安。  如果沿大道而行,还须三天路程。丘海棠忽然想起,多年前曾走过一条山间近道,虽然路况不佳,但是却近的多,只需要一天就能赶回谷。海棠稍稍一想,便驱马车往那小路上驶去。  不久天色便暗了下来。本来海棠打算连夜赶路,然而那两匹马却是累的不行了,直吐白沫。海棠本就心软,于是让马儿慢了下来。  可巧,正在这时,海棠发现林间有一座客栈。  「咦?以前怎么没有见过这里有客栈?」海棠奇怪道。不过,她已经两年未曾下山,这客栈估计是这几年刚建起来的。这样的话,不如就到客栈休息一晚,待两匹马吃饱睡足,明天一早赶回谷去也不迟。  将马车停好,丘海棠纤腰轻扭,走进了简陋的大门。  只见店老板正和两个伙计窃窃私语,看到有人进来,都吓了一跳,但是看到进来的是个美貌动人的娇小女孩,又两眼放光。  丘海棠目光一扫,店里没有其他客人,但是却有一股淡淡的奇怪的味道。  忽然海棠心里一震:这分明是血腥味!  难道这是家黑店?  但是丘海棠自恃如今武功已不逊于江湖中一流高手,区区一个山野小店,又能把自己如何?而且如若查实这店家确实图谋不轨,她便要斩奸除恶。  于是,海棠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跟店家打了招呼,要一间上房。  那两个伙计站在一旁默不作声,两双眼睛却直勾勾的在海棠身上打转。海棠心中暗暗冷笑,她几年来相处的都是淫贼中的精英,这两个小货色,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在他们心里,想是早已把自己奸了起来。  那老板还算镇定,给海棠开了间房,又问要不要饮食,海棠于是要了些酒菜,让他们送到房里。  海棠走到自己房间,一路细心留意,果然在楼梯上发现了点点血迹!  血迹消失在一个房间门口,那房间门口的血腥味最为清晰。  难道店家将客人杀死在了房中?  海棠故作镇定,来到房中,等伙计把酒菜送进来,她就急急将伙计遣走,锁上了门。她悄悄打开后窗,施展轻功,悄无声息的沿着外墙走了出去,直到那个带血的房间。  若是几年前,海棠早就直接跳了进去。不过这两年来,她沉稳不少,想了想没有直接进去,吐出香舌,指尖在舌头上沾湿,轻轻在窗户纸上戳个小孔,向里望去。  里面只有一个女子,躺在床上,眉头紧锁。她看来受了不轻的伤,擦拭血迹的白布就堆在桌子上。  因为光线昏暗,海棠看不出女子的容貌,但是却看到床边倚着一把长剑,显然这女子是武林中人,不知在哪里受了伤,在这客栈里休息。这样看来,倒是海棠自己想多了,这女子不是店家所害。不过,那几个人鬼鬼祟祟的,到底有何企图呢?  海棠又悄悄来到厨房外,店老板和几个伙计正在继续他们的讨论。  只听一个伙计说:「老板,今天是啥日子,店里一连来了两个大美女!咱先挑哪个下手?」  另一个伙计说:「前面来的那个,虽然更漂亮些,但是好像受了伤,只怕不太好干,我看咱先对后来的那小妞下手为好。」  海棠又好气又好笑,她还以为这黑店要谋财害命,结果只是几个男人精虫上脑罢了。但听说,那个受伤的女子竟然比她还美,令她十分意外,又有些不服。  这方圆几百里,谁的容貌能比的上百花谷的仙子?  这时,店老板说:「那受伤的女人带着剑,什么都没吃喝就睡了。万一是个武功厉害的婆娘,发作起来,当心你们小命不保!后来的那个小美人酒菜里都放了『春日醉』迷药,只要她一吃,保管一夜都醒不过来,让我们随便怎么玩弄都不知道。今天老天开眼,咱就拿那个小美人爽上一夜。至于那个受伤的大美人,一时半会儿还走不了,我们以后慢慢想办法搞上她。」  「好、好!果然还是老板高明!」两个伙计兴高采烈的应和。  哼,这群小货色,也该打我的主意。海棠不禁冷笑,悄悄回到了房间,坐下来思索该怎么收拾这些色鬼。  百花谷当年专门对付江湖淫贼,区区小贼当然是手到擒来。可是……  海棠静坐了一会儿,思绪却越来越乱了。她脑子里,尽是两年前自己借酒消愁,结果喝的酩酊大醉,被张万、李明两个地痞给迷奸的往事。  与众姐妹不同,她是唯一一个在非自愿的情况下被奸污破身的。虽然她早已原谅了张万和李明,并把他们一起带回百花谷,两年来被他们俩和谷中众多淫贼干了不知多少次,但心底总有一丝不足。  海棠总觉得,虽然谷中淫贼手段高超,将她玩弄的欲仙欲死,但是和被迷奸的第一次相比,总觉缺点什么。  海棠细细体味着第一次被奸时的感受,和两年来的无耻淫乱快感,一次次的比较着,不知不觉,一手扶腮,一手竟不知何时探入了裙底蜜桃处,轻轻抚摸起来。  要知道,两年来海棠在百花谷中也不知自摸过多少次,而且是大白天叉开双腿,当着那些淫贼的面自摸,所以并不觉得羞愧。  「难道……我爱的竟然是被陌生人肆意强奸的感觉么……」  想到这里,海棠的脸不禁红了起来,心里砰砰直跳。  「师姐们虽然淫荡,可是……她们都是自愿和淫贼交合的。我竟然……竟然想被强奸……难道,我才是姐妹们中最淫乱、最不要脸的骚货吗?……」  海棠忍不住轻轻喘息起来。  这样对吗?可以这样吗?  一番天人交战之后,海棠意识到,自己下体的蜜桃已然潮湿。「不行,我真的想试一试……」  海棠一咬牙,拿起了桌上的酒壶,喝了两口,将剩下的偷偷倒掉。  按老板的说法,这酒里有迷药,会让人长睡不醒。海棠只喝了两口,然后运起内力,将药劲压制住,正好让自己处于一种迷迷糊糊,似睡似醒的状态,然后和衣扑倒在床上。  接下来不一会儿,房门就被无声无息的推开。海棠自是晓得,因为这不长的一段时间,在她感觉中简直度日如年。  又过一会儿,她感觉到,有几只粗糙的大手爬到了她的身上,开始扒她的衣服。她心中一震狂喜,身体不由颤了一下。  「啊,老板,她动了!」一个伙计惊呼。  店老板扇了他一巴掌:「怎么会?她喝了我一整壶酒,就是睡到明天中午都醒不过来。你要不敢就走开让我来!」  店老板推开胆小的伙计,伸出油腻腻的手,粗暴的将海棠的衣裳撕开。  对对,就是要这样粗暴点才好。  海棠一对高耸的椒乳一下蹦了出来,美不胜收。长年的练武让她的肌肤弹性十足,而紫幽兰创造的百花心法,更是让她们的身体水嫩润滑,白皙透亮。  三个男人看的眼睛都快突出来了。老板急不可耐,又把海棠的裙子剥下。  这回他们更吃惊了,只见海棠下体蜜桃微张,泛出晶莹的微光,显然已是湿了。  「这女娃子,原来是个小骚货啊!睡睡觉下面都会湿,怕是正在发春梦吧?」  老板忍不住伸出手指,轻轻捏了一下海棠的蜜桃,海棠又忍不住颤了一下。  胆小的伙计担心道:「老板,她真的不会醒?」  老板火恼道:「你这么小看我的独门秘药?我就让你开开眼界!阿东,把蜡烛给我拿来!」  另一个叫阿东的伙计立即把桌上的蜡烛拿了过来,老板一把抢过,将蜡烛倾斜,蜡烛下方正是海棠翘起的乳房。  一滴蜡油掉了下来,正中海棠的乳头。那滚烫的温度激的海棠差点叫出来,但是死命忍住不动。  老板又往另一边乳头上滴了一滴蜡烛油。  「看到了吧,这样她都不会醒,阿西你还怕个啥?」  海棠的乳头火辣辣的疼,但是不一会儿疼痛就转化为麻麻的快感,被烫的红红的乳头迅速硬了起来,顶开结块的蜡烛油。  「太、太好玩了!」胆小的伙计阿西忍不住伸出双手,便把海棠的椒乳抓在粗糙的手掌中,肆意揉捏起来。  嗯,这才像强暴的样子嘛。  店老板也由他去玩,自己脱光衣裤,肥胖的身躯挤到床上,连前戏也不做,挺起粗大的肉棒,就攻入海棠已经湿润的蜜穴。  「啊,这小穴,这么紧窄!我还以为她是个被操惯的烂屄,原来比处女的穴还紧!」老板当然不知这是百花谷百花心法和守贞功的作用,可以让女子的阴道始终像处子一样紧窄。老板的肉棒被蜜穴吸住,抽插都有困难,但是却也让他舒爽无比,大声吆喝着就朝海棠的桃花源猛攻起来。  那熟悉的,却又不一样的快感从海棠下体涌出,牙关再也咬不住,就要失声叫出来,这时忽然有一张臭烘烘的大嘴堵住了她的香唇,一条大舌头粗鲁的伸进她的小嘴里搅动起来,正好堵住了她的叫喊。这正是另一个叫阿东的伙计。  老板有的就是蛮力,一次又一次的冲撞,给海棠的身体带来一波又一波的狂欢。阿西的手和阿东的嘴也在她的乳房上,嘴里推波助澜。强烈的刺激早已把海棠最后的几分迷糊也驱除,尽情放纵享受起被强暴的快感来。  终于,阿东的舌头离开了海棠的嘴,海棠立即不可抑制的发出阵阵浪叫。  阿西惊呼道:「睡着了也会大叫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只要爽了,当然会叫!」店老板其实也不无担忧,但是他现在根本想不到那些了,他在海棠娇美的身躯上越挺越快,一阵发力猛插之后,嚎叫着向海棠身体里发射出万千子孙。海棠的身子也是一阵猛颤,喷出大股的浪水相呼应。  「我、我歇会儿。」店老板好像连魂都丢掉了,光着身子坐在地上牛喘起来。  缺少经验的阿西正想仔细看看海棠的下体,可高大的阿东已经将海棠抱了起来,大鸡巴一挺,就插进了海棠还在流水的蜜穴。  海棠被抱着猛插,双乳紧紧贴着阿东的胸膛,虽然双眼仍然死死闭着,嘴里却被干到呜呜哇哇的乱叫。  阿西插不上手,急的要命,忽然看到了海棠耸动的圆滚屁股,于是两只手捏起海棠的屁股来。坐在地上喘气的店老板也不甘寂寞,玩起了海棠荡在一边的秀足。  海棠一次次被顶起又落下,速度越来越快,嘴里的喊声也变成了一连串短促的「哦哦哦哦哦……」阿东已到最后关头,闷哼一声,身子一耸,也把精华送进海棠体内。  被连续内射两次的海棠,酥胸不停起伏,下半身滴滴答答水流不止。  忍了许久的阿西,肉棒胀的通红,急不可耐的把海棠放到床上,一插到底。  「哦哟!」阿西叫了一声,大概太过激动,一插进去当场就泄了。  「哈哈哈阿西你个怂货真是没有出息!」老板和阿东都大笑。  阿西羞的满脸通红,可是他发现,海棠的小穴是如此紧窄,自己的阳物已经软了下来,却仍然被穴壁紧紧裹住,仿佛舍不得他拔出。而且,那肉壁还在一下一下颤动,按摩着他的肉棒,令他一阵阵舒适。  阿西一阵激动,抱住海棠柔软湿滑的娇躯,一阵乱挺乱搅,企图让软了的阳物再度挺立。然而费了好大力气,那宝贝就是硬不起来,阿西都快哭出来了,只得放开海棠。  然而正在这时,海棠两条玉臂忽然搂住阿西,口中喘息道:「不、不要走,我的主人,棠奴要你。」一双美眸已然睁开,散发出勾魂夺魄的艳光。  三个男人惊的呆了。这少女原来早已清醒!可是,她既然明知道被人奸淫,为何还要装作昏迷不知?可见,面对强奸她非但不拒,反而乐在其中。想不到,这模样如此清纯脱俗的少女,竟然淫荡至极!  三人还在寻思,海棠已经做出了让他们更加瞠目结舌的事情。只见她双手扒开湿湿的阴唇,将阿西的肉棒拔出,低下头,将沾满汁液的肉棒贴在自己绯红的脸颊上摩动,然后嘻嘻一笑,一口就把软绵绵的肉棒吞进嘴里。  这两年,百花谷众女的身体各处都被开发的淋漓尽致,口技自然也是娴熟无比,而且各女的舌功又各有特色。海棠的舌头最是尖细灵活,淫贼们笑称她是「蛇信子」。  这时,海棠含住阿西的肉棒,尖尖的舌头快速的钻探马眼处,简直要把舌头伸进阿西的龟头里。  「啊啊啊啊!」阿西哪里受的住这般神技,躺在床上哇哇大叫,那疲软的肉棒一转眼便硬了起来。  「呸呸呸!」海棠松开阿西的肉棒,吐出几点碎渣,「里面好脏!早知道便不帮你舔了。」一边说着,一边按住阿西,自己主动挺起蜜桃,朝已经硬挺的肉棒坐了下去!  「哦哟哟!爽死我也!」阿西又大叫。  店老板站了起来,激动的说:「我、我也要舔!」  海棠一边在阿西身上挺动,一边调皮的张开小嘴:「那就快塞进来啊。」  有了海棠主动配合,淫戏变的更加热烈香艳。漫漫长夜,三个猥琐的男人围着海棠一波又一波的猛干,直到海棠娇小的身躯上都流满了腥臭的白汁。四人都疲惫舒爽已极,就这样搂在一起,挤在小床上沉沉睡去。  (待续,请看第二章:芙蓉出水)[ 本帖最后由 a198231189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