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英雌大会(上)

  呜……头好痛!一片漆黑,甚么都看不见……

  有光了……一对目光柔和的眼睛,凑到我脸前,就和双儿、仪琳、任盈盈瞧着我的眼色那样,又是温柔,又是怜惜……

  我张臂一把抱住:「双儿、仪琳、盈盈……你们回来找我啦……」

  娇嫩的声音,又羞又急:「我、我不是她们……」

  回过神来,双目逐渐聚焦,眼前人确非跟我失散的双儿她们——十七、八岁的少女,脸色晶莹,肤光如雪,鹅蛋脸儿上有一个小小酒窝,是一位极美的姑娘。
  她被我抱住一搦细腰,不敢强挣,羞得微现靦腆:「你……放开我……」
  脑筋越趋清醒……咦?这本是杨过的经历:《神鵰》原着,杨过受伤,被陆无双的表姐程英所救,朦胧间误认她为小龙女,抱住不放。这游戏里杨过并没出生,他跟程英的邂逅,转嫁到我身上来了……

  定睛一望,少女穿着一身青衫,旁边标示只有我看得见的系统文字,果然是:『程英』。两侧太阳穴还在痛,我无心揩油,便放开怀中的苗条娇躯:「我在……

  哪里?「

  程英在床边站直身子,一整衣衫:「你在襄阳城郭府。」

  我躺着的高床暖枕,是襄阳郭府……即是郭靖府第?喔!记起来了!之前在城外的羊太傅庙,彭长老用『慑心术』对付我和郭襄——

  我忙问程英:「郭襄郭姑娘呢?她可安好?」

  「放心,师妹没有大碍,是她带你回来的。倒是你从昨日午后昏迷到当下,已经一整天了。」

  程英称呼郭襄做师妹……对,之前陆无双说刚打听到,十多年前,李莫愁血洗陆家,小程英被黄蓉救了,收为弟子。跟《神鵰》原作有异,这游戏中黄药师等『五绝』早神秘失踪了十数载,程英自然没法拜黄老邪为师。

  温雅端庄的程英,自我介绍:「我是襄儿的师姐程英,请教少侠名讳. 」自穿越进这世界以来,可从没人敬称我『少侠』……她果然跟小说描写的一样斯文温雅。

  「我叫都敏俊。」好,一、二、三,我已经习惯接下来将会出现的反应了——

  程英一如我遇过的其他姑娘一般,顿变肃然起敬:「少侠你就是那位刺杀了鳌拜的都敏俊?」

  「正是在下。诛灭胡虏,匹夫有责,区区小事,实在不足挂齿. 」我趁机塑造一下形像,又正色道:「程姐姐,我见过你表妹陆无双,我是代她前来报讯的。」
  程英明净的双眼,露出惊喜光芒:「无双还活着?我还道她当年已遭了李莫愁那女魔头的毒手……」

  「陆姑娘无奈拜了李莫愁为师,虎口余生,除了左脚有点行走不便,其余大抵无恙。」撇开早前遭蜈蚣爬满全身,被我看清光裸体,陆无双算是大抵无恙的……

  陆无双说丐帮有内奸勾结蒙古人,意图谋害黄蓉,事关重大,我不敢耽搁:「程姐姐,我有要事想禀告令师黄帮主,劳烦你安排引见。」

  「那我先去知会师父。」程英走出房间前,微微一笑:「你怎么叫我姊姊?
  我年纪没你大。「

  大概是读《神鵰》时的固有印象吧,程英待杨过慇勤周至,总让我想有一位如此温柔慈爱的姐姐。不过现在穿越进来,我二十出头,反比她大上了几岁.
  忽然有人在屋外敲门:「大哥哥?」

  这声音是郭襄!我连忙在床上坐起身来:「小妹妹?请进. 」

  小郭襄推门而入,一身淡黄衣衫,眉清目秀,模样娇美:「我听师姐说你醒过来了,大哥哥,你伤势可好?」

  「只是有点头痛而已。」想来是昨日强行摆脱『慑心术』之故。亭亭玉立的十五岁小姑娘,走来床畔,我柔声慰问:「小妹妹,不,郭姑娘,你也还好吧?」
  「我、我……没甚么. 」郭襄晕生双颊,显然是忆起在羊太傅庙,我对她的诸般非礼:当时我不单亲嘴吻胸,更隔裤撩拨她下阴……

  虽说遭受彭长老摆佈,但兽行大半出於我的欲望……真觉得愧对这位打从偶遇开始,处处善待我的小姑娘:「昨天我失了常性……真是万分对不住。」
  「最终也是大哥哥你救了我呢……」郭襄低头搓着小手:「庙里的事……
  我没向娘亲、师姐和盘托出,大哥哥你……要保密哦。「

  正合我意,我真不敢想像,《神鵰》时期的人母黄蓉,若知道我曾对郭襄大肆轻薄,她会用怎样的手段收拾我呀……

  我想沖淡尴尬气氛,便向郭襄伸出尾指:「好,那是我俩之间的……秘密。」
  郭襄虽出落成小美人,不脱小孩心性,跟我勾勾尾指,边笑边哼:「泄密者~是臭猪~。」

  不过一勾指头,都感觉到郭襄肤如凝脂。想起爱抚她酥胸时的美好触感,我在被子下的胯间立时硬了……

  轻轻带过庙中之事,『小东邪』蓦地睁着黑漆漆的眼珠,一脸崇拜:「大哥哥,师姐说,原来你就是那位刺杀了满州第一勇士的都敏俊啊!」

  哪天我要为这游戏撰写攻略,首要重点就是:必杀、早杀鳌拜!办成此事,仿如手持这金庸武林的『黑卡』,真是一卡傍身,江湖通行;正派姑娘,无不对我好感大增。

  看小郭襄凝望我这神态,她在原着也是这般崇拜初遇的『神鵰侠』吧!杨过既不存在,她景仰的对象,自然变成我了,难怪她打从一开始,便一直叫我『大哥哥』……咦,郭襄因为杨过的缘故,曾经收到一份礼物——

  一摸裤袋,接通道具包,我找到那一对铁铸小罗汉:之前在光明顶山下,我指点少林寺罗汉堂首座无色禅师,化解『金蚕蛊毒』,他视我为救命恩人,赠我这两个小罗汉. 游戏系统的这个安排,原来正是此刻的伏笔——

  原着无色禅师看在好友杨过份上,在郭襄生日前夕,送她这一对小罗汉. 如今罗汉既在我手,明显要我送给郭襄:「郭姑娘,大哥哥送你这对铁罗汉,当作见面礼. 」

  我将两个铁罗汉放上被褥,旋紧了机括,两个铁娃娃便你一拳、我一脚,颇有法度地对打起『少林罗汉拳』来。连拆了十余招,机括使尽,倏然而止,两个娃娃凝然对立,俨然是武林高手的风范,看得郭襄眉开眼笑:「哈哈,好有趣哦。」
  她拿起两个罗汉,似想收入怀中,忽然腮帮微红,把其中一个放回我手上:「我们还是……一人一个吧。」

  一人一个,凑成一对?小妮子这举措,情意隐泛……她对杨过的倾心,亦改投到我身上来了?

  此时,只见程英折返,步出屋来:「都少侠,家师有请。」

  可以见到黄蓉了!我忙走下床来,方发觉衣衫不整——T恤、球鞋之前都让了给白阿绣,我只身穿鳌拜背心及牛仔裤,赤着双脚……

  程英温柔体贴,手上带着蓝袍鞋袜:「匆忙不及细备,请少侠凑合着穿。」
  有长袍鞋子可穿总是好的,不过跟我设想中的那些护腕、劲装、披风大有距离,我其实想穿得威风一点呀……

  郭襄喜孜孜地挽着程英,为我引路:「大哥哥,我带你见我妈。」

**********************************
  来到户外,天色已近黄昏。这郭府庭园不大,但花木亭台,佈局别致,想来是出自黄蓉的手笔.

  程英和郭襄领我到一间书斋似的屋外,门扉刚巧打开,内里走出几名文官、武将、商贾似的男人,都一脸烦恼解决,如释重负的模样:「襄阳内外诸事,真少不了郭夫人出谋划策!」「若非有她辅助吕文德大人,这襄阳岂守得安稳?」
  「不愧人称『女诸葛』啊!」

  郭襄像是心疼母亲,低声抱怨:「事无大小,天天来问,累死我妈啦。」
  步入书房,陈设井井有条,东壁钉着一大幅襄阳地图;西壁挂着一副对联,上联是『桃花影落飞神剑』,下联是『碧海潮生按玉萧』。书桌旁边,倚着一根晶莹碧绿的竹棒,自是丐帮的镇帮之宝『打狗棒』了。但见桌前伫立着一道绿衣背影,该是黄蓉无疑……

  之前将要见到小龙女,我不过满心期待;此刻黄蓉近在咫尺,我居然紧张得心跳加速:那位《神鵰》的少妇人母!大量美女明星演绎过的经典角色!更是网路上,无数同人色文的首席意淫对象……

  程英恭敬地禀报:「师父,都少侠到了。」

  闻声转过身来的,是一位清雅秀丽的少妇. 一头乌丝挽成云髻,精緻玫瑰金环束发;一双明眸灵动之极,玉颜肌肤胜雪,容色绝丽,不可逼视。郭襄取代郭芙提早了十多年出生,此时的黄蓉三十出头,绰约多姿,风华正茂。

  黄蓉穿着葱绿色交领纱罗襦裙,腰间绸带系结,绣绘文饰淡雅;身为丐帮帮主,衫上不当眼处,象徵式地打着几个补钉。天生丽质,自小练武,腰细身纤,浑似不曾生育;跟程英、郭襄站在一起,比起母女师徒,更像三位美人姐妹花。
  好、好漂亮!说她只二十来岁,我都相信。从外貌看来,年纪彷彿跟我相若,这太犯规了吧!怎么搞的,我初见双儿、仪琳、任盈盈、赵敏她们,都没有如斯心动过!单只看着黄蓉这端丽脸孔,小弟弟已经微微发硬……

  郭襄亲暱地挽住黄蓉衣袖:「妈,这位是都敏俊大哥哥。」

  黄蓉微微一笑,细牙雪白:「久仰都少侠之名!小女蒙阁下所救,此恩此德,没齿难忘。」

  我在其他金庸女角面前都伶牙俐齿,可面对黄蓉,却结巴起来:「不、不敢当,郭夫人……黄帮主言重了。」话说郭靖都死了十五、六年,该叫她做郭夫人好?还是黄帮主好?

  郭靖去世,黄蓉即是未亡人、寡妇、丧服、夫之墓前犯……干,忍不住满脑子都是AV术语……

  我收敛心神,言归正传:「黄帮主,我早前结识了程英姑娘的表妹陆无双妹子。她机缘巧合下,知悉贵帮有不肖之徒,暗中勾结鞑子,意图谋害你。我此来襄阳,正为报讯示警。」

  程英、郭襄听见,都眉头一皱;黄蓉却淡然以对,浑若无事:「树大有枯枝,我方跟敌军互派奸细,兴风作浪,由来已久。有劳少侠奔波提醒,我会多加注意。」
  郭襄愤愤不平地插口:「妈,鞑子昨天想捉住我,来要胁你吧,真卑鄙。」
  黄蓉横了女儿一眼:「你若听我吩咐,乖乖留在城内,彭长老那叛徒岂有可乘之机?」

  小郭襄可爱地吐舌撒娇:「是、是,下次不敢了。」没有郭靖、郭芙、郭破虏,她俩相依为命,果真母女情深。

  喔!突然想到,比起丐帮内奸,尚有更重大的情报,要告知黄蓉:「黄帮主,前来英雄大会的宾客,是否比预计的少了很多?」

  黄蓉一望徒儿,程英略带忧色地回道:「明天就是正日,的确还有很多门派、朋友未到。」

  我正容凝重:「以我所知,少林、武当、峨嵋等六大派、与及『五嶽剑派』,都铁定来不了。」

  这下子,连黄蓉也闻言一怔。我便先道出『六大派』远征光明顶后,尽数被赵敏生擒一事;再揭露『五嶽剑派』盟主左冷禅暗降蒙古,已诛灭『恆山派』,更牵制阻挠余下『四嶽』,前来襄阳与会……

  稳重的程英,亦难掩震惊:「竟有此事?」

  这金庸群侠游戏,世界观以《神鵰》为主轴,由南宋正道江湖,对抗满、蒙等外族入侵。即将举行的英雄大会,骤然少了《倚天》的六大派、《笑傲》的五嶽剑派出席,不论实力、士气,打击均非常巨大……

  黄蓉沉吟片刻,淡然一笑:「唯有见招拆招,随机应变了。无论如何,多得少侠你通报这两件大事。那『慑心术』后劲颇强,你不宜再耗费心神……襄儿,你招呼大哥哥去用膳吧。」

  会面结束,程英送我和郭襄离开书房,再关门转身,留下来跟黄蓉待着。
  郭襄活像初次带男朋友见家长的小女生般,既松一口气又欢喜:「大哥哥,我妈对你的印象应该挺好呢!」

  「大哥哥?」郭襄一看身畔,惊觉我竟不知所踪……因为我已发动隐身技能,形同消失。

  我撇下摸不着头脑的郭襄,无声无息地绕到书斋东侧外墙——我好想偷听一下,见过面后,黄蓉会否对我作出甚么评价?我好在乎她对我的看法……

  悄悄走到屋外,东窗敞开了一线空隙。我望进房里,黄蓉、程英正站着说话:「英儿,你暗中盯着那个都敏俊。」

  程英诧异失声:「师父,你不相信他?」

  黄蓉神色思疑:「他所说的,尽是片面之词,别无旁证. 就连他是否都敏俊本人,我亦是姑妄信之。都传说有个姓都的刺杀了鳌拜,可你听他吐纳、观其步履?武功低微之至!」

  呃……你是赌神吗?一眼就看穿我的底牌……

  「焉知这不是满人跟鞑子的诡计?」黄蓉冷笑一声:「借鳌拜之死,假做一个汉人英雄都敏俊,他再前来襄阳,混入我方,博取信任……就连他昨日救了襄儿,亦有可能是跟彭长老合谋的苦肉计。」

  当真是女中诸葛,心眼真多呀!怀疑的事情,也合情合理。这样才像我心目中的黄蓉!不比以往看过的色文,一味说她聪明,但描写起来却迹近白痴……
  程英将信将疑:「但他知道我表妹幼时曾跌断左足……况且,他若是奸细,岂会告诉我们六大派、五嶽剑派之事?」

  「也许他当真识得你表妹……」黄蓉盘臂於胸:「至於六大派、五嶽剑派一事,真伪难辨,暂时说不准。总之,我不相信这个都敏俊。英儿,你对他多加提防,别让襄儿跟他走得太近。」

  哎,这是我顶替了杨过的缘故吗?黄蓉在《神鵰》初段对杨过的怀疑忌惮,全部转移到我身上来了……

  黄蓉绕过书桌,在椅上坐下:「替我传话,发散第二批帮众,继续寻找鲁有脚、彭长老的下落。明天就是大会,各式事项,你再仔细打点. 」

  「是,师父。」程英告退,书斋便只剩黄蓉一个。

  她遥望东窗,自然看不见隐形的我,只道四下无人,便放松坐姿,瘫软般靠上椅背,花容困倦,重重吁气:「累死人了!天天如是,真当我是铁打的生神仙么. 」

  原来文武双全的女诸葛、丐帮帮主,在人前是精明干练的一张脸;可在背后,只是个每天都身心俱疲的女子……想来不管亲如郭襄、程英;还是整个襄阳城上下,都无人得见她真实的这一面。

  「又是满人、又是鞑子……」黄蓉竖起葱指,搓揉额角:「靖哥哥,你若活着,蓉儿就不用这么辛苦啦。」

  父亲『东邪』黄药师、师父『北丐』洪七公,齐於华山之巅神秘失踪;丈夫郭靖,又在新婚燕尔之际,战死沙场……异於原着,这黄蓉无依无靠,不单十多年来独力抚养遗腹女;还要殚精竭虑,固守襄阳。

  我当真好想帮轻一下黄蓉……可恨我却只得等级1。话说回头,即使丧夫多年,她始终没忘记郭靖。枉我之前还在妄想,如何攻陷孀妇的寂寞芳心……
  此时,有个婢女前来敲门通传:「夫人,有一位闵女侠求见。」

  姓闵的?是之前在雪山跟我结怨,《侠客行》石中玉的母亲——闵柔?嗯,既是正道云集的武林大会,她应邀出席,正常不过.

  不像接见我这后辈,黄蓉跟闵柔份属同辈,便走出书房,亲自相迎:「闵姐姐,你来啦。」

  来的是一位白衣少妇,文秀清雅,白衫飘飘;鬓边戴了朵红花,腰间系着一条猩红飘带,红带上挂了一柄白鞘长剑。正是『玄素庄』的女主人,『黑白双剑』中的『冰雪神剑』闵柔。

  咦?闵柔怎么单独前来?原着里跟她形影不离的师兄老公石清呢?这游戏嘛,像样的男性角色大多不存在……难不成,石清的命运类同郭靖,亦已……不在人世?

  原作描述,闵柔素以美貌驰名武林,喜爱打扮,注重容止修饰。两位美少妇四手交握,相互问好,闵柔看来跟黄蓉一样,也是三十开外的韶华之龄. 黄蓉自信亮丽;闵柔温柔敦厚,各自散发不同的人妻韵味。

  寒暄过后,闵柔神色紧张,压低声音:「郭夫人,我儿子中出,可有来到府上?」

  我若非隐身,直想访问一下石太太你,将儿子石中玉的表字取为中出,究竟是出於甚么反社会心态啊……

  「令公子中玉?你不是送了他去凌霄城学艺吗?」黄蓉何等敏锐,立时偕闵柔在花园一角的石椅坐下:「可是出了甚么岔子?」

  闵柔的性情,忠於原着,斯文柔弱,提起爱子,眼眶顷刻红了:「早前雪山派大批人马,前来我玄素庄寻仇……说中玉他……污辱了掌门人『威德先生』的孙女白阿绣. 结果那白姑娘投谷自尽,玉儿则……畏罪潜逃。我猜他不敢回家,就姑且碰碰运气,看他可有借着这英雄大会,躲到襄阳来。」

  雪山派、闵柔双方,皆以为白阿绣蒙污惨死,却不知道她遇上了我,同行来襄阳,清清白白,活得好好的。

  黄蓉听得黛眉皱紧,语气极重:「这小畜生不单犯了一个『淫』字,更搞出人命……你怎保得了他?姐姐就当没生这儿子吧!」

  闵柔万分心酸,不由得泪水一滴滴的落上衣襟:「当年我师哥生死不明,我立誓会好好抚育中玉。我若保不住这石家的唯一骨血,师哥他就……绝后了。」
  石清长年生死不明?那闵柔可说是守生寡……瞧她一身白衣,哭得梨花带雨——『若要俏,一身孝』……呜,这英雄大会的关卡是怎么回事呀,继黄蓉之后,又来一个叫我起意的慈母寡妇?

  「咇~咇~咇~」特技『蜘蛛感应』突作警告!又有危机逼近我?还是……
  逼近这郭府?

  蓦地,似是正厅的方向,远远传来一声巨响:「轰!」

  黄蓉、闵柔闻声对望一眼,情知不妙。两位女侠展动身法,我等她俩背影掠过,方解除隐身状态,匆忙尾随跟去。

  我不会轻功,迅即被抛离丈外……黄蓉、闵柔奔过花园,跑向正屋。仰望那夕阳下的屋顶,中间屋瓦没了一大片,似是被甚么东西,砸穿一个大洞?

  经后堂跑入大厅,只见几个家丁、婢女吃惊围观,地上仰天躺着一个年老乞丐,系统文字显示他乃『丐帮九袋长老鲁有脚』。遍地破碎屋瓦,鲁有脚浑身浴血,体力值归零,已然毙命。

  黄蓉、闵柔抬望大厅樑上,屋顶大破,鲁有脚显然是被敌人被上面摔下来……

  只不晓得,他是早受折磨归天?还是最后跌下来才毙命?

  见到鲁有脚的死状,我蓦地记起昨日羊太傅庙中,彭长老对郭襄说的两句话:『鲁有脚?他会帮我收拾你娘亲!』『哼!黄蓉?她活不长啦!』

  糟!这鲁有脚的屍身,蒙古人做了手脚!

  黄蓉、闵柔不虞有诈,正欲上前察看屍体,我慌忙解除隐形,从后现身,一手一个,硬生生扯住两人的玉手:「郭夫人!碰不得……」

  黄蓉诧异间回头瞧我一眼,再望向身前触手可及的鲁有脚遗体,明明尚未碰着分毫,忽然五官扭曲,往后跌倒!

  「妈?」「师父!」郭襄、程英同时赶到,黄蓉已跌在我怀里,昏厥过去——

**********************************
  半个时辰后,日沉月升,愁云惨雾,笼罩郭府。

  我百毒不侵,便独力负责生火净化鲁有脚屍体,再於后园就地掩埋。蒙古人杀死鲁有脚,毒染遗体,黄蓉乍见故旧丧命,关心则乱,再聪明亦不禁着了道儿……事发之时,闵柔就在她身边,却出奇地逃过一劫,乃唯一的不幸中之大幸。
  守在黄蓉闺房外良久,终於等到程英、闵柔开门出来。两女神情凝重,情况明显大大不妙。

  我力阻黄蓉、闵柔触碰屍体,众女都看在眼里,程英遂防下戒心,视我如半个自己人:「师妹在里面陪着师父。我虽喂师父服下『九花玉露丸』,但毫无好转迹象。师父浑身发冷,长睡不醒,我才疏学浅,完全看不出这恶毒是甚么名堂,该如何救治……」

  闵柔忧心忡忡:「这如何是好?明天就是英雄大会,鞑子既暗算得手,必会大举来袭……」

  按照《神鵰》剧情,蒙古国师金轮法王,率领弟子达尔巴、霍都前来闹场,要抢那中原武林盟主之位。南宋一方,朱子柳、点苍渔隐连输两场,幸得杨过、小龙女出手,再加郭靖在最后关头介入,方逼得法王等人佔不了便宜,无奈撤退。
  但这是小说内容;目前这游戏郭靖却死了;杨过没诞生,那在古墓的小龙女更没诱因出现……且慢,朱子柳和点苍渔隐呢?

  「程姑娘,从前一灯大师座下,不是有『渔樵耕读』四位吗?何以不见他们现身?」

  程英语气遗憾:「都少侠有所不知……当年李莫愁血洗陆家庄,『耕』的武三通前辈,跟敦儒、修文两子,同遭赤炼女魔的毒手。其余渔、樵、读三位,亦相继因对抗外侮,先后捐躯. 」

  郭襄取代郭芙,那大武小武自没存在必要,牵连老头子,父子三人全被游戏系统干掉;连朱子柳、渔隐、还有那樵夫,亦都死翘翘?

  当前中原北方江山,被清、元瓜分,南宋的劣势,比《神鵰》里的更甚。男性角色伤亡惨重,正好解释何以诸书群芳,纷纷走在江湖前线。

  怎么办?该有的郭靖、杨过、小龙女、朱子柳、点苍渔隐没一个在场,连主帅黄蓉都被毒倒。我方叫得出名字的,只得程英、郭襄、闵柔和……我。这阵容,怎么看都击不退金轮法王呀……

  手上有没甚么宝贝可以扭转乾坤?鳌拜背心、匕首、小龙女曾用来射我的三枚玉蜂金针,还有一套……电动情趣玩具套装. 但金轮法王又不是有被虐倾向的赵敏……跳蛋、假阳具、按摩棒,可抗衡不了他的金银铜铁铅五轮……

  今次真是神仙难变……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